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春秋我為王 > 第940章 以鄰為壑
    ps:晚上還有兩章

    “從這個月起,安邑鹽官暫時不收鹽了……”

    ”什么!?“聽聞此言,所有的鹽工,還有鹽氏之女的父親如遭雷擊,紛紛追問道:”上吏,這……這是為何?“

    ”具體的情形吾也不知道?只是這個月不收就是了。 [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那市吏搪塞道。

    “那下個月呢?”鹽氏之女的父親大聲問道。

    “不知,不知,到時候汝等再來看看罷,總之速速離開,休要耽誤輜車入市。”他開始不耐煩,讓人驅趕鹽工,鹽氏之女一家只能悻悻而去。

    在回去的路上,老鹽工將怒火發泄到女兒身上,不住地斥罵她,罵她不再嫁,留在家里吃白飯,就這么罵了一路,鹽氏之女的心在發緊,發虛,眼睛里滿是淚花。在離開安邑時,恍惚之間,她只以為自己在街上看到了類似丈夫的身形,不顧父親的斥罵,連忙過去拉住那人,誰料他回個火頭來,鹽氏之女卻只看到一個皮膚爛得像癩瘡的丑漢,張口用沙啞的聲音問道:”作甚?“

    ”妾認錯人了……“這哪是她丈夫?容貌聲音氣質都不像,鹽氏之女嚇得跳到一邊,行禮抱歉,那丑漢不再理她,氣哼哼地轉頭走了,鹽氏之女這才注意到,他一邊的袖口,是空的……

    ”也許是受過刑吧……“她悻悻離開,少不了又要被鹽工父親斥責一頓,市吏雖然不收鹽,卻也沒把話說死,一家人只能再熬一個月,下月再來碰碰運氣。

    ……

    市場小吏的確不清楚安邑鹽官不再從民間鹽工那里收鹽的原因,魏氏的家主魏曼多,卻正在為此事而煩惱呢。

    ”河西形勢如何?“呂行剛到安邑,便被魏曼多召進府邸里問話

    呂行憂心忡忡:”不好,秦人兵力雖然不多,但十分難纏,雒水沿岸的一些陣地已經丟失,秦人長驅直入,搶割秋粟。[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一些小邑的得失無關痛癢,但萬萬不能讓敵人食我粟麥,要知道,食吾一鐘,當敵十鐘!“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原本河東受災,所以魏氏便指望河西能有收成,好解燃眉之急。誰料秦人乘魏氏遭災,發兵來伐,割糧搶人,大片粟田被搶割,許多河西人也跑到了秦國去reads;。

    這對于魏氏而言,無異于雪上加霜,因為河西,他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為了河西,他們與秦國結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如今魏氏遭旱災和蝗災重創,卻無法得到河西的反哺,這是魏曼多無法接受的。

    “君子還在河西苦苦維持,還望家主再度發兵,他一定能早日擊退秦人,爭取運糧到河東來。“

    魏氏父子一東一西分居大河兩岸,無論哪一邊的形勢都不同樂觀,魏駒要治理桀驁不馴的河西之民,還必須擊退敵國反攻、防止奸細滲入。魏曼多一點不比兒子輕松,他不僅要應付突如其來的天災,也得小心蓄謀已久的人禍。

    魏曼多之所以會對河西糧食那么渴望,也因為魏氏經濟的支柱之一的安邑鹽出了大問題。今日七八月間,朝歌、濮陽、陶丘的鹽商突然停止收購安邑鹽,現在安邑的府庫里鹽堆積如山,糧食卻空空如也,所以鹽工們才無功而返,因為連魏曼多本人,也在指望負責食鹽轉賣的令狐博從中原傳回消息,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至于解燃眉之急的糧食,他現在只能厚著臉皮,以侯馬之盟的名義,向鄰近的韓氏借糧了。

    韓虎很快就回信了,他在信中一口一個”舅父“,卻以自己也受災嚴重為由,拒絕借糧。

    和魏氏的河西類似,韓氏占領的成皋也是一處讓他們陷入連續戰爭的禍源,乘著晉國遭災,鄭人也試圖反攻奪回那里,韓虎自然不愿意松口,這月余時間里,雙方已經在成皋進行了數次攻防,都奈何對方不得,面對魯班監督修建的堅固壁壘,鄭國人只能望城興嘆,韓氏也因為實力有限,又被旱災蝗災影響,無力擴大戰果。

    反倒是魏曼多沒有求到的趙氏主動派人來詢問災情,并殷切地要幫助魏氏賑濟災民,運糧進入河東。

    魏曼多只覺得眼皮直跳,蝗災橫行時他曾讓人傳言,說天災是趙無恤失德專權引起的,但趙氏很快就用卓有成效的治災手段予以還擊,讓拜了神蝗廟卻沒什么用的魏曼多好不尷尬。眼看領地內的矛盾越來越劇烈,他卻拿不出什么好法子來,但當趙氏主動要幫忙時,多疑的魏曼多卻覺得其中有鬼了……

    他沒有第一時間答應,而是調集兵卒,在趙魏分界小心提防。

    ”晉國諸卿,無不是以鄰為壑之人,趙氏子如此殷勤,我若不防備,只怕會被偷襲,與其接住趙氏帶毒的援助,我還不如等一等,等中原鹽價回升,或者河西糧食運來。“

    但他防得了外,卻防不了內。

    ……

    自從蝗蟲吃盡莊稼之后,自從去安邑送鹽被市吏趕回來以后,鹽氏之女便總是苦著臉,負責煮飯的她總是不時地揭起米缸的蓋子,看一看米缸里的米越來越少,最后見了底。

    現在一天到晚占據全家人心思的,就是吃食,她的父兄們不再去鹽池采鹽,而是漫山遍野地尋著野菜,尤其是蝗蟲沒有啃噬干凈的塊根塊莖reads;。他們甚至把頭年的糠反復放在風中吹揚,從中再找得一些米粒,在這些日子里,米幾乎是一粒一粒地數著下釜的。

    情況越發惡化,鄉中不想去河西做徭役的人遁入山中做盜寇去了,其實山里也很難找到吃的,他們只能兇狠地搶掠別人為生。還有一兩個人悄悄離開了故鄉,走上逃荒之路,他們的目的地是兩百里外的趙氏長子郡,據說那里受災不重,就算沒有糧食了,靠趙卿的救濟,農夫還能混個溫飽。

    總之,鹽池邑的民眾在尋找各種各樣的出路,他們都已經預料到前景不妙,最機警的人已經走了,等進入隆冬后,剩下的人多半也會背井離鄉,離開這片已經失去希望的土地。

    鹽氏之女一家人想來想去,沒有別的出路,他們只能像大多數鹽工家庭一樣,守著幾乎空空蕩蕩的鄉里,每天掰一小塊鹽放進嘴里,喝一大碗混雜野菜根的稀粥,讓胃處于充滿的狀態,假裝自己已經吃飽了。

    因為市肆的鹽吏承諾過,到了下個月,會給他們答復的。

    也許下個月,自己辛苦采的鹽就能換來糧食呢?

    天氣越來越冷,白天越來越短,寒冷的夜晚不斷消耗著人們的熱量,從晚到早的這段時間,長得似乎永遠過不完似的,一家子只能餓著肚子躺在床上睡覺,希望永遠不要醒。

    因為一醒過來,就會有想吃東西的念頭。

    到了十月的第一天,他們家終于斷炊了,鹽氏之女將最后幾粒米煮成粥,一家人默默地喝完,隨后便再度拉著鹽車,朝安邑走去。

    安邑周圍的千余戶鹽工們約好了,他們要在這一天再次去安邑外的市肆換糧。

    眾人已經商量好了,若不行,就去向家主請命!

    這些人家都已山窮水盡,他們懷揣最后的希望朝安邑進發,單家獨戶慢慢匯聚成溪流,又變為大江大河,最后密密麻麻地堵在安邑市肆外。

    然而這一次,魏吏連市場都不讓鹽工們進了。

    ……

    安邑鹽市,曾經是最熱鬧的一處食鹽交易地,人來人往,極為繁榮。可在大災之后,鹽氏之女總覺得,安邑市肆外墻的紅瓦已經不像早先那么鮮亮了,市場也不像以前那么熱鬧了,顯得有點兒冷清,野草正在四周蔓延著。

    ”上吏,這個月能換鹽么?“鹽氏之女的父親高高仰著頭,詢問樓上的官吏。

    市吏面無表情,鹽價還在大跌,安邑池鹽產量過剩,在遭到價格擠兌的時候,就面臨賣不出去的困境,官府自然不能自己貼錢貼糧,再從鹽工這里收鹽了。

    ”府庫內沒有糧食與汝等換鹽……汝等……下月再來罷。“

    眾人一片嘩然,當即有人憤怒地說道:”下月下月,怎么總是下月!下月乃公全家都餓死了!“

    ”總是說缺糧,這不就是糧食么?“

    鹽氏之女的父親也指著市場里不斷裝車運走的糧食質問,河東總有那么幾個地方逃過蝗災侵擾,但凡運來安邑的糧食,自然要先滿足官府和卿大夫的需要,其次是軍用,至于鹽工們,并不在考慮范疇之內。

    ”吾等祖輩為魏氏采鹽,故以鹽為氏,先家主曾與吾族有盟誓,以糧易糧,世代不移,如今卻食言了,今日若不換糧,吾等便不走了!“

    ”刁民,亂說什么?“

    市吏又不耐煩了,一揮手,便讓看守市場的兵卒驅趕,推攮之中,不小心見了血……

    ”殺人了!“

    看到有人倒下,本來就被饑餓逼急的鹽工們頓時便惱了,他們也不是吃素的,紛紛拿起了采鹽的鋤頭,和市吏打了起來。

    ”搶了糧歸家去!“不知道是誰喊了這么一聲,鹽工,以及市肆邊餓綠了眼睛的饑民頓時炸了鍋,他們忘記了初衷,朝裝著糧食的輜車撲去……

    歷史是這么記載這一天的:公二十二年冬十月,河東饑,安邑鹽工反!

    (未完待續。)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