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帝霸 > 第3801章蒼天無情
    一提到虛空秘境,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為之劇震,那怕是經歷過無數風浪的大教老祖,一提及“虛空秘境”這四個字的時候,在心里面也都不由為之駭然。

    虛空秘境,對于多少修士強者來說,那如同不可觸摸的存在,又是讓所有人神之向往的存在,莫說是凡俗之輩、當世強者,就算是無敵如道君,提及“虛空秘境”,那都是神之向往。

    虛空秘境,這四個字,充滿了無窮魔力,不知道多少修士強者,窮其一生,都想去虛空秘境去看看,當然了,有資格進入虛空秘境的人,那是寥寥無幾。

    事實上,無敵如道君,也不見得能進入虛空秘境,也不見得能有資格被邀請進去。

    就如當年驚艷萬古的摩仙道君,對于虛空秘境,既是忌憚,也是驚慕。甚至有傳言說,那怕萬古無敵的摩仙道君了,他都未曾得到虛空秘境的邀請,這個傳言也不知道真假。

    但,也有傳言說,除了一些特殊的古之大帝之外,純陽道君、買鴨蛋的,也都曾進入過虛空秘境。

    虛空秘境,關于它的傳說實在是太多了,玄妙無雙,而且怎么樣的傳說都有,甚至有人說,虛空秘境就是仙境。

    但是,真正去過虛空秘境的人卻又寥寥無幾,而且真正去過虛空秘境的人,對于虛空秘境都是閉口不談。

    也正是因為如此,使得八荒之人,對于虛空秘境了解得極少極少,各種傳聞都是十分的荒謬。

    盡管說,關于虛空秘境世人了解得的極少,但是,虛空秘境在世人的心目中,在八荒修士的心目中,有著極高極高的地位,甚至那怕是強大到無敵的存在,對于虛空秘境都不愿意去談及,都有著極深的忌憚。

    “虛空秘境傳出的劍法呀,虛空秘境傳出來的神劍呀。”當知道獨孤嵐手中這把三才劍乃是從虛空秘境傳出來的,頓時讓許多修士強者為之莊容,就算是大教老祖,也都肅然,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云泥上人,好大的面子。”也有大教老祖也不由十分感慨,喃喃地說道:“那怕是真仙教也沒有這么大的面子吧,竟然能得到虛空秘境的親自拜訪。”

    大教老祖這樣的感慨,并非是沒有道理,千百萬年以來,有過多少的古之大帝,又有過多少的道君,不論是古之仙帝君臨天下,還是后來的今日道君凌駕八荒,當他們證得大道、登上大寶之時,也不見得有虛空秘境的仙使來恭賀。

    或許說,那怕強大無敵的古之仙帝、今日道君,都不見得會讓虛空秘境放在心上,或者對于虛空秘境而言,無敵的古之仙帝、今日道君,那也只不過是一個強者而已,與蕓蕓世人沒有多少區別。

    但是,云泥上人,卻是那么的獨一無二,當他的云泥學院開院之時,連虛空秘境都為云泥學院送上了秘笈和兵器。

    如此大的面子,只怕許多道君都遠遠不如吧。

    “虛空秘境很強大嗎?”也有晚輩對于虛空秘境了解得極少,僅僅是聽過名字,甚至有可能一無所知。

    現在見如此多的大教老祖、世家元老對于虛空秘境如此的談之色變,這也讓晚輩們十分的好奇。

    “何止是強大。”有大教老祖神態莊重,徐徐地說道:“虛空秘境,甚至可以稱得上是禁忌。”

    “禁忌,是怎么樣的禁忌?”年輕人充滿了好奇,忍不住打破沙鍋問倒底。

    但是,不少大教老祖不愿意去多談虛空秘境,有強者只好說道:“一言出,可滅萬教。”

    “一言出,可滅萬教?”聽到這樣的話,不少年輕人都呆了一下,覺得這太不可思議了。

    有年輕人就不相信了,不由有所質疑地說道:“一言出,可滅萬教,這真的嗎?有這么厲害嗎?有這么大的神威嗎?”

    年輕人是充滿了好奇,甚至忍不住打破沙鍋問到底,但是,不論是大教老祖、老一輩強者都不愿意去談了。

    就如他們所說的那樣,虛空秘境,此乃是禁忌也,少談為妙,說不定哪一天會引禍上身。

    不像年輕人那么的無知,也不像他們那般的初生牛犢不畏虎,老一輩強者、大教老祖經歷過無數的風浪,知道虛空秘境的可怕,那怕比他們更加強大的存在了,對于虛空秘境都是閉口不談,他們這點實力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這個時候,就算絕世天才的正一少師,看著已出鞘的三才劍,神態無比莊重。

    不論什么時候,正一少師都是神采飛揚,睥睨天下,一副目無余子的模樣,但,當三才劍出鞘之時,正一少師神態凝重,如臨大敵。

    “三才劍。”正一少師輕嘆一聲,徐徐地說道:“我的七耀奪天矛不如也。”

    “少師自謙了。”獨孤嵐徐徐地說道:“有了不起的先賢曾說過,沒有什么最強大的兵器、功法,只有最強大的人。三才劍在我手中,也不見得能勝得了少師。”

    說到這里,獨孤嵐頓了一下,神態謙遜,徐徐地說道:“我也是得長輩厚愛,才有機緣習得‘三才劍法’,才有厚福持有三才劍也。”

    獨孤嵐這樣自謙的話,卻讓在場的所有修士強者相視了一眼,特別是大教老祖,他們心里面都清楚,云泥學院不僅是把“三才劍法”傳授給獨孤嵐,而且把三才劍也傳給了獨孤嵐,這就意味著云泥學院極為看好她,也是對她極為器重,將要重點栽培她。

    “好,這話實是有理也。”正一少師不由大笑一聲,徐徐地說道:“今日有緣,領教一下三才劍法的無敵,還請仙子不吝賜教。”

    “少師賜教。”獨孤嵐也干脆利索,神態自然,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

    在這個時候,只見獨孤嵐已經緩緩地舉起了手中三才劍,當三才劍被她緩緩舉起的時候,雖然沒有滔天的殺氣,也沒有縱橫的劍氣,但,在這剎那之間,所有人都瞬間感覺自己的命運已經被獨孤嵐捏在手中了。

    似乎,在這一刻,任何人都感覺自己在三才劍下引頸待戮。

    這樣的感覺,頓時讓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打了一個冷顫,在這一刻,很多人才感覺到三才劍的可怕。

    獨孤嵐還沒有出手,沒有驚天的威力,也沒有強大無匹的力量,僅僅是舉劍而已,便已經讓人有一種引頸待戮的感覺,這簡直就如砧板上的魚肉,這怎么不讓人毛骨悚然呢。

    正一少師也神態凝重,他手握七耀奪天矛,雙目綻放了無窮光芒。

    “殺——”在這瞬間,正一少師出手,沒有絲毫的猶豫,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大道亙橫,正一少師踏道面至。

    臨近之時,正一少師手中的七耀奪天矛橫擊而出,一矛橫天,斷輪回,斬陰陽,滅萬法,一矛而無敵也。

    一矛橫天,天崩地裂,萬道粉碎,如此一矛,何等的恐怖,何等的可怕,在這樣的一擊之下,天地崩碎,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之毛骨悚然,忍不住駭然大叫一聲,似乎,在這一擊之下,就算是大教疆國,都能被瞬間打沉,這一矛之力,那是何等的恐怖,何等的可怕。

    “轟”的一聲巨響,一矛橫天,蕩掃萬世,當世之人,都不由為之駭然,年輕一代,不管是多么驚才絕艷的人,看到這一矛橫天,都不由駭然失色,他們都知道,在這一矛之下,自己必死無疑。

    但,面對這一矛橫天,獨孤嵐神態自若,眼看一矛橫天將鎮殺而至,獨孤嵐出手了。

    “鐺”的一聲響起,三才劍一翻,白為上,長驅而入,一劍無情,至高無上。

    在一劍破空之際,瞬間有花瓣綻放,此乃為青蓮,但,青蓮那也僅僅是一閃而逝,三才劍瞬間刺入,絕殺無情。

    蒼天無情!一劍刺來,便是蒼天之殺,而且是絕殺無情,一劍致命也。

    一劍之下,所有人都不由駭然,不管多么強大的人,都感覺一劍刺穿了自己的喉嚨,鮮血濺射,一陣劇痛,這樣的感覺太可怕了,嚇得不少人尖叫起來。

    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正一少師的一矛橫天,瞬間封絕,斷輪回,斬陽陰,一切都被斬斷封絕,諸神都難于跨越半步。

    但是,在一劍之下,那怕是斷輪回、斬陽陰都一樣無法封絕。

    聽到“鐺”的一聲響起,三才劍擊在了七耀奪天矛之上,石火電光之間,正一少師暴退,整個過程實在是太快了,萬分之一的石火電光之間而已,在場根本就沒有幾個人看得清楚。

    血珠濺飛,傳來了正一少師的一聲悶哼。

    在這個時候,暴退的正一少師站定,大家定眼一看,只見正一少師肩膀被鮮血染紅,他肩膀中了一劍。

    不過,再仔細看,那僅僅是傷了皮肉而已,并沒有構成多少的傷害。

    盡管如此,頓時讓所有人心神一震,強大如正一少師,想傷他是多么的困難,更別說,比起普通修士來,正一少師的皮肉堅如鋼鐵,又焉那么容易刺破他的皮肉!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