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偵探推理 > 妻華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群情激憤
    三小姐一番驚天動地的嚎叫,贏得所有人的注意。

    原本百姓們已經遺忘掉永安侯府和木家換了女兒的事,畢竟慕婳太過優秀,風頭正勁,哪怕不是親生的,誰又能拒絕出眾的好女兒。

    沒見木指揮使和沐國公為慕婳已經把官司打到皇上跟前?

    有不少人暗笑永安侯夫人聰明反被聰明誤,白白把慕婳這樣明顯能光宗耀祖的女兒推出去。

    誰能想到今日三小姐又給出另一種說辭,再次拉來當時為私心換了女兒的木夫人,此時田氏被木齊休掉的事兒還沒有散播開去,田氏在眾人眼中依然還是木齊的夫人。

    慕婳神色恬淡,無喜無怒,好似在聽別人的事一般,語調平緩:“我不是你的親生女兒么?”

    田氏身體一顫,心頭被狠狠捅了一刀,更顯得猶豫不敢開口,她只要說了……再也沒有任何的挽回余地。

    不知為何,田氏莫名不忍心,淚水盈盈的眸子望著云淡風輕的慕婳,她從來就沒有認真看過的女兒,她感到慕婳并沒有外表看起來那般平靜。

    三小姐暗再次掐了田氏一把,田氏似呆傻了一般毫無知覺,三小姐橫身擋在田氏身前,直接怨懟慕婳:“你再威脅娘也沒用,不就是看我爹如今做了神機營指揮使,你不舍得富貴,才再次往我爹身邊湊?慕婳,你一直就是個愛慕富貴的,以前我不怪你,現在我也不怪你,只求你……你明白自己的身份,以免害人害己!”

    “慕婳,你把我爹娘還給我,好不好?”

    三小姐話風一軟,雙眸含淚,楚楚可憐,哀求道:“聽說我們身份調換了,知道你在關外受苦,我是真想把父母還給你的,所以我忍痛苦離開生活了十幾年的木家,斬斷十年的養育之恩,不敢再親近木家的任何人,只能偷偷去看看爹娘……我很痛苦,但我一直盼著你們骨肉能真正相處,不去打擾你們。哪怕在永安侯府過得不好,戰戰兢兢,始終無法同永安侯和夫人產生感情,我也沒有想過再去打擾你……”

    “我一直不明白了,明明是親生的骨血為何總有陌生的感覺?這不是生恩和養恩誰輕誰重的問題。我在侯府住著,心上卻總是惦記木家的一切,知道娘受傷,我比誰都心疼,好似在剜我的肉一般,知道爹爹生意不順,我比誰都著急。”

    “后來我才明白這才是骨血親情。”

    三小姐攬住田氏的肩膀,哭著說道:“我和他們才是一家人,是至親的骨肉,當初我娘沒有換掉我們,也是不忍心吧,不忍心把至親的女兒交到永安侯府,哪怕當時我會得到更好的照顧。”

    慕婳嘴角微彎,“是嗎?田氏?”

    “……我……”田氏躲閃著慕婳的眸光,三小姐就在身邊,以后會一直陪著她,等熬過這一段艱難捱的日子,她再同慕婳說明身份,或是讓慕婳遠遠離開,等沒人記得她的時候,再回到京城,她總是不會虧待慕婳的,一定會給慕婳足夠的補償,“是,三小姐才是我的親生女兒,當時……當時我沒有換……”

    還沒等田氏說完,一塊石頭狠狠砸向田氏,碰,田氏躲閃不及,額頭被砸出個口子,鮮血流淌下來,落入眼中,眼前的一切模糊,并一派赤紅。

    “楊柳……”

    慕婳看著再次蹲下撿起石子的楊柳,“你這是……做什么?”

    從來沒有人會為她出頭?

    任何時候,她總是站在所有人最前面,哪怕是在中軍坐鎮,她也是所有人的主心骨。

    “揍她!”

    楊柳雙眼紅紅的,好似受了極大的委屈痛哭過一般,不管三七二十一,撿起石子就向田氏身上臉上砸,“我就沒見過這么無恥狠心的母親!她當婳婳……不,當我們是什么?”

    沒有牽引到婳婳身上,婳婳會傷心的,楊柳比三小姐哭得還慘,一邊扔石頭,一邊哽咽道:“當我們是白癡嗎?她說什么就是什么?羨慕侯府富貴換了女兒,哈哈,當時誰不知道侯府即將被抄家奪爵?她身為親娘竟然不知道侯府的富貴如同鏡花水月,把女兒送進侯府,換回侯府千金,真是忠肝義膽啊,永安侯夫人給了你不少的好處吧,你就沒想到你那些東西是拿你親生女兒換回來的?”

    “在你寵愛慕媛時,你就不覺得愧疚?”

    “我說過……”三小姐躲閃著石子,可是發覺扔石頭的人越來越多,她抱著頭,“你們瘋了,慕婳,你的人都瘋了!”

    扔石頭的人始于楊柳,高潮在于宛城的小姐們全部拋棄以往的端莊,撿石頭,砸人!

    謝瑩高聲道:“我們婳婳不屑同你們動手,給你們臉是吧,以為她好欺負是吧,呸,那是婳婳懶得同你們這對無恥子嗣,愚蠢狠心的賤人計較。慕媛,你口口生生說婳婳愛慕富貴,你這是再說你自己,聽說自己是侯府的千金,你跑得比誰都快,回到永安侯府,看把你風光能耐的,就怕別人說你長在商賈的木家,幾次陷害婳婳,甚至婳婳都去了宛城,你還不肯放過婳婳,屢次三番陷害婳婳。現在看到侯府落魄了,木齊做了指揮使,你又來說你是木家的女兒?”

    “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會名揚天下,無論怎樣的出身,慕婳注定都是你這輩子望塵莫及的。”

    “婳婳可以不是永安侯的女兒,可以不是木指揮使的女兒,她自身的光彩和才情比是誰的女兒更耀眼貴重。”

    “像你這樣貪婪平庸的女孩子永遠只會在意誰是你的父親!”謝瑩一臉鄭重,“而婳婳,她的親人會因她而榮耀!”

    慕婳眼瞼蓋住眸子中的感動,不愛哭的她,此時眼圈亦有幾分紅。

    “對啊,她說什么就是什么,她怎么不說自己是皇上的女兒?”

    “天大,地大,皇帝最大。”

    “三小姐,你其實是公主吧。”

    “哎呦,她若是公主,咱們這可是要被砍頭的。”

    “是啊,是啊。趁著砍頭之前,多砸幾個臭雞蛋,奶奶的,我忍了好久了。”

    各種雞蛋,爛菜葉等物什向三小姐和田氏砸來,鋪天蓋地,她們兩個好似木頭樁子一般,完全不知躲閃,亦無法發出聲音!

    ps慕婳:“我要虐渣,虐渣,你們都閃開。”小伙伴和百姓:“女神,不勞你動手,我們來!”柳三郎:“迷弟迷妹太多,我都沒撈到出手機會啊。”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