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偵探推理 > 妻華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臉真疼!
    柳三郎走過去,把慕婳從地上拽起來。

    慕婳被他那雙溫柔似玉似水的眸子看著,下意識就讓他得逞了。

    他們兩人站在一起,女孩子婉轉明媚,少年溫柔俊美,彼此之間纏繞似有似無的情絲,純碎而和諧。

    跪在一旁的嘉敏縣主徹頭徹尾成了陪襯,沒有人再把目光落在她身上。

    一對璧人養眼得很,嘉敏縣主還是跪著吧。

    連太后娘娘神色都有幾分期許,在他們身上想到先帝和自己,輕聲對皇上說:“當年哀家和你父皇也似三郎和慕婳一般郎才女貌。”

    皇帝連連點頭,笑容真誠很多,不再為敷衍太后,同時陰郁沉重的心緒一瞬間被點亮了,慕婳是個好姑娘,善良通透,哪怕不懂情,依然心疼三郎,愿意陪三郎一起,這樣的女孩子也只有……皇帝曾經最怕聰慧的三郎誰都看不上,孤獨終老。

    皇上摸著下巴笑得開心,三郎為他愿意舞劍,最后卻得了好處,是不是三郎早就預料到慕婳會心疼他?心眼最多就是三郎!

    不過木齊卻好似牙疼瞪著柳三郎,標準的岳父心態……皇上慢慢板起臉。

    “皇上,寶劍到了。”

    無庸公公捧著兩口寶劍,見皇帝揮手,躬身遞給柳三郎和慕婳。

    隱隱綽綽聽到一小段對話。

    “劍譜你看過沒?”這是擔憂一會露怯的慕婳。

    “咱們心靈相通,還用什么劍譜?”這是不要臉的柳三郎。

    宛若一對璧人,沒想到私下卻是這個樣子……無庸公公送上寶劍,退到一旁。

    慕婳感到手中的寶劍重量很輕,便抽出寶劍看了一眼,便再不舍得還鞘了,眼里滿是喜愛之色,薄若蟬翼,輕若鴻毛,削金斷玉,吹毛斷發……慕婳愛不釋手,比之流傳下的古劍更好。

    “這把紫劍才是你的……”

    柳三郎看著比青劍稍稍短一線的紫劍,又見慕婳那副喜愛的表情,默默咽下后面的話,抬頭時,正見到皇上笑得只見牙不見眼,柳三郎握緊紫劍,鄭重其事謝過皇上。

    宛若沒有發現兩口寶劍的秘密。

    他嚴謹平靜,旁人沒有仔細看兩口寶劍,更是無法知道其中原委。

    慕婳的確更喜歡青劍一點,也沒有自覺女孩子要拿長度短一線的寶劍,徹底拔出寶劍,劍尖遙指柳三郎。

    既是共同舞劍,柳三郎也沒客氣,同樣寶劍出鞘,兩劍相碰。

    一道紫色和青色光芒閃過,發出金銀玉石般碰撞的清脆聲,眾人明了,這兩口寶劍是難得的精品,足以傳世。

    “皇上……”

    “天工坊的匠人按照皇祖留下的傳說e所鍛造,朕親手打磨而出,一堆的珍貴材料,天外隕石也只勉勉強強造了這兩口寶劍。”

    皇帝向太后解釋兩句,多了幾分期盼之意。

    太后手指不安的扣著鳳座扶手,眼角的肌肉微微顫動。

    慕婳向太后娘娘微微頷首,望著柳三郎,卻是說給嘉敏縣主:“你還不離開?一會劍光傷到你,你哥哥又會冒出來大喊大叫我欺負你了。”

    “你先回來,別耽擱他們舞劍。”沐國公夫人出聲道:“咱們在一旁好好欣賞就是了。”

    嘉敏縣主唇邊噙笑,高傲般起身,斜睨慕婳一眼,“你可也要好好表現,爭取向太后娘娘多討一些賞賜。”

    袖口微擺動,好似甩掉低賤之物,亦是不堪同慕婳站在一起,嘉敏縣主昂著頭回到沐國公夫人身邊,端莊大方,宛若看戲子一般帶著高高在上和輕蔑之色望著慕婳,然而慕婳連個余光都沒看她。

    許是旁人覺得壽宴上舞劍不好,但前世她時常和部署舞劍比試,興趣高漲時,更是不覺舞劍不好。

    “隨心所欲,不必在意旁人的目光。”

    慕婳只怕柳三郎覺得難堪,畢竟她是‘粗人’,柳三郎是個活得雅致精細的人。

    柳三郎扯起嘴角,瀟灑利落遞出劍招,“看招!”

    兩人身若游龍,劍氣縱橫,一招一式煞是不單是好看,更有幾分銳利的鋒芒。

    太后瞧見他們寶劍上的光芒越來越盛,按著額頭,面色有幾分難堪,低聲抱怨:“只是讓他們舞劍,怎么還打出火氣了?前朝留下的劍譜就是這樣的?哀家方才看他們挺穩重的,拿起寶劍什么都忘了,出手沒輕沒重,萬一傷到了……”

    給了皇后一個目光,皇后也想到了一個傳聞,毫不猶豫的接話:“還是讓他們停下吧,見了血豈不是沖撞母后的壽宴?不好,這不好。”

    皇帝笑盈盈說道:“母后多慮了,朕看他們手上是有分寸的,不會傷到彼此。舞劍同跳舞似的,看起來也沒意思。”

    “母后不是一直想見朕的先祖留下的神跡?沒準祖宗庇佑,今日在您壽宴會顯圣。”

    “皇上倒是對他們有信心,就算三郎是魏王的兒子,身有皇室血脈,卻不是先祖嫡脈,同太祖的血脈也隔了數代,怎么可能……”

    臉疼!

    臉真疼!

    太后握緊扶手,柳三郎手中的寶劍一時光芒大亮,襯得他整個人如同披了一層霞光,神圣而威嚴,隱隱有氣吞山河之勢。

    “先祖傳聞竟是真的?”

    皇上立刻從龍椅上站起,肅穆而正式,身子筆直,垂手站立。

    慕婳被柳三郎寶劍上的劍光刺到了眼睛,他那口寶劍怎么成了發光體?柳三郎身上紫氣繚繞,如仙如佛,紫氣越來越濃,宛若一團紫火燃燒。

    她猛然記起帝國開國太祖的傳聞,哎呀,莫非先祖顯圣?

    這個世界同遙遠記憶所知的古代歷史既有相似,亦有區別,還是存在一些神乎其神的神跡的。他們在祭拜祖上時,時而會有一些特別的景象,當然異相是極為稀少,皇上又不信吉兆祥瑞,也就沒人觸皇上眉頭。

    前世她祭拜祖宗,一次異像都沒有,聽長青師傅說起一些傳聞,也當做后人為彰顯祖宗,故意夸大其詞。

    現在柳三郎渾身紫火,慕婳自己也覺得臉有點疼。

    早知這樣,她陪柳三郎舞劍作甚?

    好不如在一旁看著柳三郎顯圣。

    有了這樣的神跡,朝臣誰敢輕視柳三郎?

    “你身上也有光亮,不是青色的,紅得似火。”

    身影交錯時,柳三郎輕聲如是說道。

    ps放心不會寫成玄幻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嗯,歸根到底,俺就是親媽啊,舍不得親閨女受苦。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