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歷史軍事 > 最強逆襲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應該不會
    第八百九十四章 應該不會

    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這或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早晨,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該晨練的晨練,可是對于和長安系這場風波息息相關的那些人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早晨,一個消息可能會改變很多人的命運,至于對秦家來說,這絕對是最黑暗的一個早晨,當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秦家的命運似乎就已經被判了死刑。

    秦長安被抓。

    長安系從此和秦家再無關系,成為了六爺等人戰利品。

    長安系其他股權全部倒戈或者中立,秦家再無其他盟友。

    秦家內部兩位封疆大吏對秦家避而不見,那也就等于背叛。

    一個個壞消息接踵而來,直接將秦家徹底砸暈,似乎要讓秦家永無翻身之日,而且這絕對不是結束,這也許僅僅是開始而已,接下來可能還有一個個更壞的消息。

    秦家全線奔潰,秦家何如何從?

    秦家西山別墅里,秦升聽完公孫所說的消息內心已經毫無波瀾,相比于其他消息,這個消息并沒有太大的殺傷力,他只是淡淡說道“公孫叔叔,我知道了,你回來吧”

    公孫欲言又止,似乎并不想就這么算了,他本來信誓旦旦的給秦升保證,現在卻成了這幫模樣,自認為沒有顏面回北京去見秦升,可是現在秦家已經到了最危難的時候,這些不過都是些小事,先回北京才是大事。

    公孫默默點頭嗯了聲就掛了電話,隨后直接選擇最近的航班回京。

    趙安之看向秦升詢問道“升兒,怎么了?”

    其他人也很是關心的看著秦升,生怕又出了什么大事,這個時候的秦家已經風雨飄搖,實在是再也經不起任何大風大浪了。

    不過秦升并沒有解釋什么,只是說道“公孫叔叔說他知道消息了,我讓他這就趕回來”

    “這個時候,誰都沒有用了”趙安之有些感慨道。

    秦升有些心力交瘁,這個打擊不管是對于他還是對于秦家來說都太大了,他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人力終有窮盡之時,秦家努力了這么久最終得到的結果卻是如實,任誰可能都無法接受吧。

    秦升失魂落魄的坐到沙發上,這時候已經顧不上其他人了,他閉著眼睛開始沉思,秦家就真的這么完了么?如果可能的話,還有什么其他辦法?

    幾分鐘時間看似很短,可是秦升來說卻像是漫長的幾個世紀,他想了很多事,也想了很多可能,想到這個家族還有這么多人,他覺得不能就這么輕易認輸了。

    大媽,姐姐,丫丫,還有很多很多人需要他,他不能倒下,他絕對不能倒下,如果他都放棄了,那誰還能撐起這個家?

    秦升猛然起身,對著眾人說道“我們絕對不能這么認輸,長安系沒有了,我們還有秦家,只要我們再想盡一切辦法,終究會有改變處境的辦法,現在老頭子不過是被抓而已,不是還沒有判刑么,我們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讓老頭子的結果盡量好點,只要我們秦

    家所有人都還在,終有一天我們秦家還會重新站起來”

    秦升這句話雖然給所有人都打了雞血,讓大家再次看到了希望,可是大多數人心里還是知道,這不過是在無用功,大勢所下誰能逆轉?

    不過,趙安之聽到秦升這話,就算是她也不相信,可是也不能讓大家絕望,她也附和道“好,我們決不放棄,我這就想辦法打聽消息”

    秦升似乎想到了什么,對著眾人說道“我出去趟,晚點回來”

    說完秦升就直接離開了西山別墅,就算事情鬧的再大,如果只讓他待在這里死等,他絕對做不到的。

    秦升離開以后,常八極跟著離開,如今的秦家已經成為了焦點,任何時候都有可能出現另類的意外,他必須守在秦升的身邊,不過卻將烏哥巴赫留在了西山別墅,公孫不在他不太放心。

    趙安之也忙碌起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辦法了,她必須為了秦家付出一切,就是厚著臉皮也得一個個求過去,如果所有人都不行的話,她就要逼著秦長興回來了。

    秦冉沉思片刻,就立刻跑到了樓上,反鎖房間門以后直接撥通了小姨的電話,沒多久朱清文就接通了電話,沒等秦冉開口,那邊的朱清文就柔聲道“小姨都知道了,想哭就哭吧,你在小姨這里,永遠都是個孩子”

    聽到這句話,秦冉再也忍不住了,嗚的就哭出了聲。

    此刻,朱清文剛到廣州這邊,參加一個學術交流會,她也是看到新聞才知道這個消息的,不過那位大哥早就給她打過預防針了,所以她對這個消息并不意外。

    只是看見新聞的那刻,她就想到了那兩個苦命的孩子,小時候沒了媽媽,就這么跌跌撞撞的長大,現在又經歷了這么大的風波,沒有其他人幫忙,也就只能他們自己扛了,怎么能不心疼?

    不知過了多久,秦冉終于哭夠了,她雖然不想哭,可是聽到小姨的聲音,就忍不住想哭,因為從小到大最疼她的就是外婆小姨和舅舅,她小時候幾乎就是在朱家長大的,所以有了任何委屈朱家都會給她撐腰,現如今也是如此。

    “哭夠了?”等到秦冉不哭了,朱清文才開口道。

    秦冉低聲啜泣道“小姨,你和舅舅救救我爸爸吧,小姨,我求你了”

    “冉冉,那你想讓我們怎么救,讓你舅舅去找領導們求情?就算是你舅舅愿意,你覺得領導們會答應么?這不是小孩子過家家,這是國家大事,不管是小姨還是你舅舅,都沒有資格也不應該去干涉,何況你知道如果我們干涉了,這對于朱家又會帶來什么樣的結果?”朱清文語重心長的說道“小姨知道你擔心你爸爸,但事情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壞,你爸爸能有今天也都是他所造成的,只要他配合調查,我想會有一個善終吧”

    秦冉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她擦掉眼淚道“小姨,你們真的不愿意給我爸爸求情么,你們就真的看著被人欺負我和弟弟么?”

    朱清文有些頭疼,她最怕的就是這樣的秦冉,有些無奈道“冉冉,這不僅僅是我的意思,如果

    你不信我的話,可以再去問你舅舅,我們其實幫了很多忙了,只是你們并不知道而已”

    秦冉沒有再無理取鬧,而是道“小姨,那你說我和弟弟該怎么辦啊,就只能這樣么?”

    “冉冉,有些事情超出了你們的能力范圍以后,就不要再去掙扎了,會是什么樣,它就會是什么樣,你們無法改變結果的,你們要做的就是想好退路及時止損,你們還有你們的未來”朱清文繼續說道,她所站在的角度自然是為了秦升和秦冉這對姐弟考慮。

    秦冉不再說話,她愣了幾秒道“小姨,我知道了”

    秦家的事情已經是人盡皆知了,此刻六爺那里可謂是異常的熱鬧啊,澤源帶著徐興偉過來給六爺祝賀了,徐興偉父親出差了所以沒來,不過已經給六爺打過電話了,這件事情一出,秦家就徹底死了。

    至于李家那邊,也已經和六爺等等通過電話,不過為了避嫌,他們在這個關鍵事情并沒有過來。

    “六叔啊,難怪四九城里面都說六叔才是真正的手眼通天,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原來你早就知道這個接過了,所以請假再怎么折騰,你才不為所動啊”澤源直接拍著馬屁道。

    六叔喝著茶笑而不語,他是誰啊,他能走到今天經歷了多少,如果要是沒這點本事,可能早就被別人給玩死了。

    徐興偉也附和道“哈哈哈,六爺真厲害,我爸都心服口服了,估摸著楊家這會都后悔死了,現在別說把股權賣給秦家了,就算是和秦家接觸,他們都避之不及了,而且還把我們都得罪了,楊家這步棋真的走錯了,真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啊”

    六叔不以為然道“楊家再不簡單啊,也早已不是以前的楊家了,如果那兩位老人還在的話,現在的楊家可不是誰都能惹得起的,后繼無人啊”

    “六叔說的對啊”澤源笑道。

    徐興偉直奔主題道“六爺,那現在長安系那邊怎么辦?”

    澤源樂呵道“還能怎么辦,長安系現在已經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了,我和六叔已經通知召開臨時董事會,商議接下來的一系列事情,這第一件事啊就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給秦長安,長安系是長安系,秦長安是秦長安”

    “那秦家那邊能答應?”徐興偉隨口道。

    澤源回道“不答應他們又有什么辦法?現在還用開股東大會么?估計除過秦家所有股東都會答應的,所以這董事會也不用改選了,我們已經徹底掌控董事會了,估摸著召開董事會秦家也不會參加的,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

    徐興偉總有種不太好的感覺,他皺眉道“六爺,澤源叔叔,你們說這件事會不會越鬧越大,最終牽扯到我們啊?”

    徐興偉這句話算是居安思危,也許他比很多人想的更多吧,這句話讓六爺和澤源陷入了沉思,也許他們也都想過這個問題,也考慮過各種可能,只是不知道結果。

    六爺若有所思道“應該不會”

    應該不會,不是絕對不會,所以還是有會的可能……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