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古典言情 > 霸道帝少惹不得 > 第2255章:這是夫妻間的商業互夸嗎?
    厲衍瑾和夏初初這段時間,幾乎是時時刻刻都在小吵小鬧。

    夏初初拿了一條熱毛巾出來,然后又倒了熱水。

    她左手拿著毛巾,右手拿著熱水,走到了床邊。

    “諾,喝水。”

    夏初初說,“看你臉,現在都還是紅的。”

    “是房間里的溫度太高了。”

    厲衍瑾回答,“空調可以打低一點。”

    夏初初點點頭:“行,厲先生,你喝醉了,你是老大,我現在就去。”

    “不。”

    誰知道,厲衍瑾又說,“我熱一點倒是沒關系。

    倒是你,剛出月子,還是要好好的調養身體,別凍著了。”

    夏初初哭笑不得:“你到底要怎么樣啊?”

    厲衍瑾沒說話。

    他把水喝完,把杯子放在床頭柜上,然后又用熱毛巾擦了擦臉。

    夏初初站在一邊,看著他。

    這樣平淡的夫妻生活,終于實現的時候,還有一種詫異的驚喜。

    夏初初接過厲衍瑾用完的毛巾,轉身準備放回洗漱間的時候,手腕忽然一緊。

    她回頭一看,卻是厲衍瑾把她的手給抓住了。

    “你干什么?”

    夏初初問道,“放手,別鬧了。

    你這么有精神,就自己快去浴室洗澡……啊!”

    他的話都還沒說完,就已經被厲衍瑾握著手腕,大力的一扯。

    然后,她整個人重心不穩,沒有站好,就這么倒在了他的懷里。

    厲衍瑾的身上,那肌肉又結實得很。

    夏初初這么一摔,直接摔到在他的身上。

    她硌得有點疼。

    厲衍瑾的雙手已經環住了她的腰肢。

    隨時,他抱著她,就地一滾,直接就把她給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你……”夏初初看著面前的他,“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你說呢?”

    厲衍瑾低頭,鼻尖蹭著她的鼻尖,動作十分的親昵。

    夏初初說道:“我怎么知道啊……自從賓客都走完之后,你就跟比變了個人似的。”

    “變了個人?”

    厲衍瑾問,“我不是一直都這樣嗎?”

    “才不是。

    你在別人面前,不是這樣的。”

    “那肯定不能一樣。”

    厲衍瑾回答,“我這樣的一面,只能夠被你看見。

    別人……是絕對都看不到的。”

    夏初初笑。

    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是是是,厲先生,我真的是何其有幸啊,能夠看到你這么與眾不同的一面。”

    “那是。”

    厲衍瑾說,“不過,我也何其有幸,能夠遇見,你這樣的妻子。”

    夏初初笑的更加花枝亂顫了:“這是夫妻間的商業互夸嗎?”

    “算是吧。”

    厲衍瑾點點頭,“不過,我是真心的。”

    “瞧你這話說的,我難道就不是真心的嗎?”

    夏初初看著他,勾著他的脖子,把他往下拉了一點:“行,你當然是真心的了。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也喝醉了,早點睡覺。”

    厲衍瑾一身的酒氣。

    夏初初雖然有那么一點點的嫌棄,但,在一起這么久了,彼此的壞毛病,也都能夠坦然接受了。

    說起來……厲衍瑾倒是沒有什么壞毛病。

    他這個人,很自律,而且也很整潔,從不邋遢。

    “睡覺?”

    厲衍瑾回答,“現在就睡覺了?

    我都還沒有洗澡。”

    “是啊,你還知道,你沒有洗澡啊?

    那你還不快去?”

    “不。”

    厲衍瑾看著她,“我想和你多待一會兒。”

    “你難道不知道,你一說話,就滿嘴的酒氣。

    身上也是一股酒味兒。”

    夏初初說,“你覺得,我會不會嫌棄你?”

    “不會。”

    夏初初笑了:“你倒是回答得這么的肯定。”

    “我自己怎么聞不到一點酒味?

    嗯?”

    “你自己當然沒感覺了。”

    厲衍瑾看著她,眼睛里忽然閃過了一抹狡黠的光:“你想不想嘗一嘗,我嘴里的酒……是什么味道?”

    夏初初正要拒絕的時候,厲衍瑾的唇瓣,就已經這么壓下來了。

    她的唇,順便被他給堵住了。

    她“嗚嗚”了兩聲,想要反抗。

    但是,很快,她也投入到這個吻里了。

    稍微有點醉意的厲衍瑾,其實……很迷人。

    他吻得很溫柔,很纏綿,一下一下,循序漸進,慢慢的深入。

    夏初初勾著他的脖子,投入又沉醉。

    他嘴里的酒的味道……倒是還真的讓她有那么一點迷戀。

    厲衍瑾的手,也慢慢的,往她的身體探索而去。

    夏初初很快就察覺到了他的意圖。

    她微微離開他的唇瓣:“厲衍瑾,你……”他的眼睛里,滿是濃濃的情誼,滿滿的溫柔,快要把她給淹沒似的。

    濃得化不開。

    厲衍瑾看著她,征求這她的意見:“可以嗎?

    初初。”

    夏初初回答道:“原來,你今天晚上這么的無理取鬧,是在這里等著我呢?”

    “不然呢?”

    厲衍瑾說,“我想了好久好久了……”夏初初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她的眼角眉梢,都是風情:“也是,忍了這么久,我想,也辛苦你了吧,”厲衍瑾反問:“你覺得呢?”

    “我就知道,你今天晚上借著喝酒的這個理由,絕對不可能是裝醉這么簡單……”“我覺得非常的好。”

    厲衍瑾說,“天時地利人和。”

    “什么啊……”厲衍瑾笑了笑,沒有說話,手卻已經滑到了她的裙子上。

    只要,輕輕的把拉鏈給拉開,那么……她曼妙的身體,就會出現在他的眼前。

    厲衍瑾真的要忍不住了。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要過你了。”

    厲衍瑾說,“十月懷胎,我都不敢碰你,哪怕醫生說,溫柔一點,是可以的,但我都不敢……”“是你自己不敢,怪誰?”

    夏初初回答,“你憋了這么久……今天晚上,我怕是要被你,給吃干抹凈了。”

    一想到這里,夏初初不自覺的就有點發抖。

    完了完了。

    明天早上,她只怕是下不了床了。

    厲衍瑾可是空巢了這么久了啊……現在爆發……她這樣的小身板,也不知道夠不夠他蹂躪的。

    “十月懷胎,加上你坐月子這么久……”厲衍瑾一邊說著,那雙手,也已經滑到了她的裙子拉鏈處。

    他慢慢的,拉開。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