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古典言情 > 將軍夫人在種田 > 第6章 大權旁落
    “怎的,就顯你勤快?管好你男人就行,你大哥的事,有你嫂子呢。”

    張氏坐立不安,也不知道自己哪兒錯了,促局的攪著衣襟,瞧著可憐巴巴的。

    魏三娘也想好好說話,可二媳婦吧,簡直就跟一頭老黃牛一樣。只知道埋頭苦干,還死腦筋。對付這種人,還真的得用她最原始的法子。

    李大郎見弟妹因為自己挨了罵,站起身準備自己去廚房,卻被魏三娘叫住。

    “干啥呢你。”

    “娘,你別罵弟妹了,她也是好心。”

    我當然知道她是好心,可是就因為她這樣,在這個家里才容易被人欺負。也越來越縱容那由氏,后來養成了無法無天的性格。

    再加上,魏三娘突然想起了那個早夭的孫子。

    原是嫁過來第二年,生了個兒子,可就因為要帶由氏的兒子,反而沒空管自己孩子了。后來失足跌落井中。也因為這個緣故,李家人都對她越來越厭惡,更是直接造成了李二郎要休她的直接原因。

    若張氏是與她不相干的,她才懶得管呢。這樣愚笨的人,就由她自生自滅,被人欺負好了。可因為是自己的兒媳婦,自己孫子的娘。若是不管,日后她撒手去了,受罪的不是孩子們嘛。

    “你沒媳婦啊?你媳婦沒長手沒長眼?看不見她男人碗里空了去盛飯?啥事都有她,瞧給她能的。”

    說罷,魏三娘指著張氏:“往后,家里的衣服啥的,你只許洗你和你男人的,弟媳婦給大伯子洗衣裳,傳出去我臉都臊的慌!”

    李大郎一臉茫然,扭過去看由氏,見自家小媳婦眼底一閃而過的心虛,瞬間明白了什么,臉頓時黑的跟鍋底一樣。

    望著桌子上的飯菜,頓時,如鯁在喉。

    “娘,我吃飽了。”

    “吃飽個啥。”魏三娘還不明白自己大兒子的性格,那就是跟他爹一樣,啥都悶在心里,三桿子打不出個屁。自己這么指桑罵槐的,他心里肯定不好受。

    可這個家外表光鮮亮麗,內則已經是強瘡百孔,不破不立,索性今日都將他們給罵醒了也好。

    “你整日下地干活,累的跟啥似的,不吃飽飯能行?你別看你娘我生了你們四個,可瞧瞧你倆弟弟,一個進鎮子上幾個月也不回來一趟。一個整日的游手好閑,除了你,我還能指望誰?你若是病倒了,你娘往后就是死炕上都沒人管哩。”

    原本是借機罵二兒子的,可一想起前世的晚景悲涼,她就忍不住悲從心中來,鼻子一酸,真的落淚了。

    她這一哭不要緊,周圍人頓時慌了。

    “娘,好端端的,咋說這個不吉利的。”

    李二郎坐的近,連忙去哄:“就您這長相,這身段,出去說您十八都有人信。”

    “臭小子!”魏三娘狠狠的拍了他手一下:“今兒下午起,你就扛著鋤頭,跟你大哥一起下地,聽到沒!”

    “啊!”李二郎頓時苦了臉:“娘,我這身子骨,您也知道,從小就弱......”

    “所以你就打算叫你大哥養你一輩子?”魏三娘冷笑:“我告訴你,你要是不下地,晚上開始,家里就沒你的飯!”

    李二郎見她真的動了氣,也不敢言語了。

    “還有。”

    既然今兒要說,她就索性說開了。

    “過去咱們家,就你們兄弟幾個,干啥也好說。現在老大老二都娶媳婦了,家里倆媳婦,那就把家里的活,都分一分。”

    張氏這時倒是嘴快了一句:“娘,沒事,家里活不多,我一個人就都能干了。”

    由氏接著道:“弟妹要是忙不過來了,隨時叫我,我去給你搭把手。”

    魏三娘狠狠的剜了張氏一眼,嚇的她趕緊低頭。

    “家里的飯菜,我瞧著張氏做的挺好,既然沒分家,那以后一大家子的飯,就由張氏來做。”

    張氏點頭,由氏松了口氣。

    那飯菜別看簡單,其實是最難弄的,摘菜洗菜生火煮飯炒菜,渾身油煙不說,還不出活。

    看到由氏臉上的輕松,魏三娘心中冷笑,一會兒得有你哭的時候。

    “大家都沒啥意見吧。”

    由氏第一個搶先說:“沒意見,我就是手藝不如弟妹,不然,這活我就干了。那以后要辛苦弟妹了啊。”

    張氏傻乎乎一笑:“沒事大嫂,不是個啥難得。”

    魏三娘扭過頭,征求大兒子意見:“大郎,你說呢?”

    “弟妹的手藝自然是沒說的,只是”他沉吟片刻,一雙眸子如點漆般深邃:“是不是太累了。”

    還好,這個家里還是有良心公證的人在。

    還沒等她說話呢,李二郎馬上嚷嚷:“累個啥啊,她嫁咱家來又不是當大小姐享福的,做個飯還能累死她了?”

    魏三娘忍住了自己那躁動的右手。

    “行,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就這么決定了!”

    說罷,開始摸自己的腰。

    眾人都有些驚訝,不明所以。只見魏三娘直接從腰里掏出一塊兒素色帕子,沉甸甸的,不時發出碰撞的聲音。

    由氏眼睛一亮。

    錢!

    見魏三娘把錢放在桌子上,由氏美滋滋道:“娘,正好我要跟您說呢,家里沒肉了,我這不是明兒再去買點。您放心,我知道您愛吃五花,明兒我就去割點肥肥的五花回來。“

    說罷,便伸手要去拿錢。

    “慢著!”

    魏三娘睨了她一眼:“老大家的,咋別的事沒見你出頭,一提到錢,這么積極呢?”

    由氏臉有些臊的慌,卻笑嘻嘻道:“瞧您說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這不是尋思買了回來孝敬娘嘛。也是為了大郎和二弟都能好好的吃上一頓。”

    李二郎個缺心眼的跟著點頭。

    “既然方才都同意了,往后一家子飯菜都由張氏來做,那以后這吃喝上用的錢,就給她了。”

    魏三娘話音剛落,便聽到由氏尖叫:“那怎么能行!”

    李大郎一直沒開口,這會兒見自己媳婦這么失態,不由蹙眉。但當著人前,啥話也沒說。

    “咋個就不行?她既然掌勺,那家里吃啥,缺啥,她自然是最清楚不過的。難不成還要叫張氏每天做飯之前,現告訴你要啥你去買?”

    反正魏三娘是打定了主意,這個家,一定不能讓由氏來當。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