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古典言情 > 將軍夫人在種田 > 第36章 有了買主
    李大郎濃眉一皺:“掌柜的把我看成什么人了,莊稼人,一口唾沫一口釘。五百兩是我的,多出來的是您的本事。”

    “好!”郝嘯大悅,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這兄弟,我郝某人交定了!劍鞘。”

    劍鞘跑來后,他道:“去賬上支五百兩銀票。”

    待取了銀票來之后,李大郎要走之際,郝嘯叮囑:“日后若是再得了什么稀罕物,第一時間便可送來我月寶齋,銀錢方面不是問題。”

    他還是頭一回見著這么多偶錢,這會兒揣在懷中心里忐忑的緊,告別了郝嘯,急忙往回走去,想著快些告訴魏三娘和由氏這個消息才是。

    李大郎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一名男子直接走了進去,看到郝嘯之后,便大大咧咧將手上銀錢拍桌上:“掌柜的,給我選支簪子,要赤金的,你們這兒最好看的!”

    開門便是做生意,來者皆是客。郝嘯望著眼前這個身材瘦小一臉猥瑣的男子,微笑問道:“不知客官是送何人呢?”

    原本以為要耽誤一天的,沒想到竟然這么快就成事,李大郎腳下飛快,恨不得趕緊回到家中。

    萬幸路上沒什么耽擱的,回去正好趕上午飯。

    “大郎回來了?”魏三娘也是吃了一驚,感嘆他竟然這樣快,連忙命由氏去給他盛飯。

    由氏原想著等吃過晌午飯她便去村頭等著,順便問問情況,沒想到他回來的竟然這樣早。現在好了,在婆婆眼皮子底下,許多話自然是不便說的。

    李大郎坐下之后,接過由氏手中的碗放在桌上,心中激動不已,哪里還能吃的下飯。

    李二郎貼過來:“哥,那皮子賣了?”

    “嗯。”

    “那賣了多少錢?”他賤兮兮的伸出五根手指頭,晃了晃:“有五兩銀子沒?”

    “沒多少,吃你的飯。”李大郎壓抑下心頭的狂喜,強迫自己端起碗,扒了口面之后,對魏三娘道:“娘,一會兒吃罷飯我有事跟您講。”

    由氏一聽,頓時焦急萬分,可從李大郎平靜的臉上也瞧不出喜怒。不知道是不是去看了李小妹,亦或者是聽說了什么,頓時更是吃不下了。

    一桌子人兩口子都心不在焉,好容易熬過了,魏三娘放下筷子:“今兒正好你們都在,有件事,我想跟你們說說。”

    “啥事啊娘。”李二郎嘟囔:“我這腰酸的厲害,等著回去叫張氏給揉揉哩。”

    “就你事多。”魏三娘橫了他一眼:“怎的,多坐會兒腰還能斷了?“

    被一頓呲的他不敢言語,撇了撇嘴,老老實實坐著。

    “前幾天呢,我叫你們大哥去了趟里正家,商量著想把咱家的地給賣了。正好,昨兒里正那回復,說有人打聽咱家地,給了個誠心的價格,想買下來。“

    “啥!”

    除了李大郎,一家人全都驚叫起來。

    特別是李二郎,反駁的厲害:“那不行,娘,地是咱家的命根子哩,怎能賣嘛。賣了咱吃啥,喝啥,種啥,不賣,說啥都不賣!”

    由氏也附和:“娘,怎么也不能賣地。莊子里就沒聽說過誰家賣地的。再過不下去也不能動它的念頭啊,再說,咱家這可是水田,在村里是絕無僅有的。”

    魏三娘沒理她們,而是問張氏:“二郎家的,她倆都不同意,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張氏半天才開口,諾諾道:“我,我也不懂,不知道娘想啥。但娘肯定有您的顧慮,我都聽您的。”

    由氏在心里的白眼都快要翻飛了。

    “那大郎呢?”

    李大郎一聽說地已經有買主了,懷里那五百兩銀子帶來的欣喜頓時也淡了幾分,悶著頭:“我也聽娘的。”

    “好!”

    魏三娘一拍桌子,朗聲道:“咱家現在五口人,就二郎和大郎家的不同意賣地,其余我們三個都愿意。那這事就這么的定了。”

    “哎哎哎。”李二郎沒想到他娘還學起耍無賴了,頓時阻止,磕磕巴巴道:“咱們怎的才五口人啊,明明是七口,要這么說,那我明兒就去鎮上找老三和小妹去。”

    由氏一聽,頓時急了,訕笑:“二弟,不如咱先聽聽娘的意思?我覺得弟妹說的對,娘不會好好的就要賣地,肯定有她的苦衷哩。”

    魏三娘倒是灑脫,一攤手:“沒啥苦衷,就是不想在鄉下住,住膩了。”

    啊!

    大家早就在心中做好的思量,沒想到得到的卻是這么任性的答案,李二郎還要開口,卻被他哥攔住。

    “二郎!”李大郎濃眉緊皺:“娘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咱們就別再問了。對了,早上地里的芝麻秧你去看過了嗎?”

    一想起自己這兩日辛辛苦苦灑在地里的汗水很快就化為烏有,李二郎這會兒委屈的臉都皺巴了,筷子一丟,沒好氣:“地都沒了,還要那秧子干啥。索性我下午就去拔了,省的便宜了別人。”

    “胡咧咧啥呢。”李大郎不悅道:“當著娘面,就胡說八道,下午你別去了,這兩天歇歇,地里活我來。”

    “你們誰都不用去了。”魏三娘嘆了口氣:“下午就去里正家給人家把戶過了,這地咱就不用再操心了。”

    “啥!”

    饒是知道這地要賣,可這么突然,誰也接受不了。李二郎更是激烈:“娘,您知道這芝麻我下了多少力嗎?怎么的也要把這一茬給收了吧。”

    “收芝麻得夏天過了。”魏三娘耐心解釋:“人家等不及,咱家也等不起。算了,就這么滴賣了吧。”

    “為啥?”李二郎瞪大了雙眼:“你看張氏那,窮成那樣也沒賣地,咱們是缺吃還是缺喝了?”

    被點到名字的張氏頓時又化身成了鵪鶉。

    反正這個家,不管是誰都能踩她一腳,啥不好的都要拿她出來做個比對。也就是仗著她脾氣好了,若是換個人試試,估摸早就鬧翻天了。  相比較垂著頭的張氏,李二郎則挺胸抬頭,氣鼓鼓的跟只蛤蟆似的。他原本身子弱人又瘦,漲紅個臉,這會兒沖著魏三娘瞪眼呢。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