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古典言情 > 將軍夫人在種田 > 第88章 大禍臨頭
    “你要我跪,我也跪了,要我賠銀子,我也愿給。只是你我之間,姨娘又何必要牽連無關緊要的人。”

    “無關緊要?”  由氏仿佛聽到了世間最可笑的笑話一般,哈哈大笑起來。之后,猛地一拍桌子,怒不可遏:“若非她在中間挑撥離間,我與大郎怎會走到今日。總之,我就要她張氏被休,從此跟條狗一樣抬不起頭來,

    被人唾罵,遭人白眼!”

    魏三娘站起身來,彈了彈膝蓋上的灰,轉身便要往外走。

    由氏慌了,大叫:“你干什么,難道不想救你兒子了?”

    魏三娘停住腳步,轉過身,目光沉靜,望著她:“兒子自然是要救的,但是我也不會因為救兒子,便喪盡天良,賠上別人的一生。”  “呵呵!現在又沒有外人在,你又何必要演出一個好婆婆的樣子呢。”由氏走上前,如毒蛇吐信一般,在她耳邊嘶嘶低語:“一個外人,難不成比大郎還重要?只要你休了她,我立馬放大郎回去,好不好

    ?”

    她的話猶如來自地獄中的彼岸花,魅惑人心。

    只可惜——

    “我看,姨娘的盤算注定要落空了。”  魏三娘不為所動,扭臉望著她,沉著冷靜:“張氏并不是外人,是我兒媳,大郎要救,張氏也不能休。大不了傾家蕩產,我也能將大郎給救出來,不過多費些周折便是。同時,我也奉勸姨娘一句:得饒

    人處且饒人。誰又能保證,這風水不會再度轉回呢?”

    說罷,直接走出去,連看都沒有再看她一眼。

    由氏氣的攥緊拳頭,顧不得顏面發瘋般的怒吼:“魏三娘!”

    她氣的渾身發抖,猶不解恨,將桌子上的酒盅盤子,一一砸在地上,摔了個粉粹。

    “姨,姨娘,您說您這又是何必呢。”

    由大勇勸道:“那魏寡婦頭也磕了,銀子也答應給,咱得了好處便罷。至于什么張氏劉氏,愿意跟著他們過苦日子就過去。您何必跟自己個兒慪氣,再氣壞了身子!”

    “你懂什么!”

    由氏飛快的扭過來,沖他撒氣:“我就是要張氏那個賤人嘗嘗被趕出去,眾叛親離的滋味!”

    由大勇矮了身子賠笑:“那人家不休,你還能代寫了休書不成?”

    由氏翻了個白眼,忽然,計上心來。

    她揮手,在由大勇耳邊低語幾句。

    由大勇有些不信,懷疑道:“這,真的能行?”

    “照我說的辦便是,事后,少不了你的好處。”由氏眼珠子一轉,拉長尾音:“聽說,你和秦六有些不對付。若是你能幫我辦成這件事,我便能叫你日后,處處壓秦六一頭,如何?”

    由大勇一聽,頓時喜上眉梢,一拍大腿:“好,姨娘就瞧好吧,這件事,保證給您辦的妥妥帖帖,讓您舒心!”

    天香樓內的罪惡勾當,正在趕路回家的魏三娘當然不知。

    一出門她就摳著嗓子,將那點東西都吐了出來。也不知道吐了多少回,膽汁都差點吐了出來,若非對兒子的擔憂一直支撐著,她真怕自己會倒在了路邊,醉死過去都不知。

    咬著牙趕路,現在的她只想要快點回去。

    快點,再快點。

    她一進門,顧不得圍上來問東問西的兒女,而是一頭鉆到自己房內,留下幾個發懵的孩子。

    “娘這是怎么了,滿身的酒氣?”李二郎有些納悶:“咋跟失了魂似的,我叫她她都沒聽見。不行,我得去問問。”

    “二哥!”

    李三郎將他攔住:“娘從不飲酒,指不定是遇到什么大事了,咱們還是別給她添亂了。就在外面候著吧,娘想說時,自然會叫咱們的。”

    的確,魏三娘的眼中現在誰都看不到了。

    她一頭鉆進屋,打開柜子上的鎖,將卷在衣裳里的匣子拽了出來。

    她的三百兩銀子,買這處房子要了八十兩,又用了整二十兩給孩子們打家具買東西,如今只剩下二百兩。還有李大郎拿回來的五百兩,再加上這段日子店里的利潤,正好有八百兩。

    這也是為什么由氏問她要銀子,她能一口應承下來原因。

    由氏并不知曉她能拿出這么多的錢來,也是想要為難她。她知道,那個女人壓根就沒想這么輕易的放大郎。她是恨透了李家,不把自己逼到窮途末路,家破人亡就不會甘心的。

    只是沒想到她手頭還真能拿出這么多的銀子。

    有錢能使鬼推磨,可現在的問題是,上哪兒去找這個推磨的鬼。

    從前若是戚大川在還好說,現在他去打仗了,真真是要將人給愁死。

    這世界上怕的不是沒錢,而是有錢卻沒門路送。

    叫來李三郎,將事情的原委三言兩語簡單說了一下,三郎大驚,當下表示去找掌柜的幫忙,叫她不要擔憂。并將熬好的醒酒湯端來,叫魏三娘服下,好好在家休息等信。

    可魏三娘如何坐得住,還想要去打探一下別的門路。沒想到,卻有不速之客上門尋來了。

    “哎哎哎!”

    由大勇連忙伸手一把攥住李小妹迎面而來的掃帚棍子,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哎,俗話說:來便是客,你這女子,怎么還打客人呢。”

    “呸!”

    李小妹沖著他的臉啐了一口:“你算是個什么東西,由大勇我告訴你,下回再敢踏入我家門口,我便叫戚伯伯來打斷你的狗腿!”

    “嘖嘖嘖!”由大勇滿臉油膩,綠豆眼一瞪:“嚇唬誰呢,那戚大川早就外出打仗了,誰知道還回不回得來。”

    即是要收拾李家,當然一早就打聽清楚了,趁著他們孤立無援才好出手。

    李小妹沒想到他竟然知道的這樣清楚,頓時氣勢弱了下去,心里發虛道:“那,那等我大哥回來,一樣能收拾了你!”

    “啥,你說李大郎?”

    由大勇挖了挖耳朵眼,夸張的瞪著眼睛:“怎么?你還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我告訴你,少在這兒裝神弄鬼的,我才不吃你這一套呢。”  “嘖嘖嘖,可憐啊可憐,沒想到,魏寡婦竟然沒告訴你們啊。你們李家啊,馬上就要大禍臨頭了。”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