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古典言情 > 將軍夫人在種田 > 第580章 傷勢緣由
    吳春花的冷汗都快要下來了,直到聽到屋子里面傳來兒子的痛苦嚎叫,才猛地打了個激靈,覺醒過來。警惕的望著眼前的人,磕磕巴巴的開了口:

    “你,你來這兒做什么?俺可告訴你,你現在可不是什么將軍了,你要是敢殺人,照樣,照樣有人治你的罪。”

    李涇之站在門口,輕笑:“即便我是將軍,也不能犯法啊。我來這兒,是送藥的。”

    他將手中的東西放在殘破的石桌上,道:“這是我從前行軍用的上藥,很是有效,特意給你們送來的。”

    吳春花一見這個,頓時跟得了救命的寶貝似的,連忙上前去搶。卻見眼前藥瓶子一空,原來是李涇之抬起手將它給攥在掌中。

    吳春花再蠢,也不敢在眼前這個殺人的魔頭去搶東西。只有眼巴巴的看著那藥,心里跟貓爪子撓了似的,七上八下的。

    “這藥,卻也不是白送的。”

    李涇之微微斂了笑意:“我怎么聽說,你在外面宣揚,令公子的傷,好像與我家有什么干系?”

    “就是!”吳春花立馬的理直氣壯起來,叉著腰:“若不是你們家那小蹄子跟狐貍精……”

    話尚未說完,便見眼前寒光一閃,下一刻,吳春花的頭發爭先恐后的披散下來。而原先被藍色帕子包住的發髻,則滾落在地上的一角。

    她驚恐的瞪大眼睛,后知后覺的看了半晌。然后用雙手捂住腦袋,拼命的嚎叫起來。

    天哪,她甚至都沒看清楚眼前男子的劍是什么時候出鞘的,又是什么時候出的手。這倘若他當真想要自己的性命,她還焉能活的下去?

    李涇之風輕云淡的望著她,就好像剛剛那一幕跟自己一點干系都沒有。

    待吳春花叫的嗓子都沙啞了,驚恐的瞪著倆眼珠子瞪著自己時,他才開口。

    “令公子的傷,果真是與我家有什么干系嗎?”

    話語平淡,卻是掩飾不住的威脅之意。

    吳春花這下全明白了。

    李家雖然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回到呂梁這小地方來。可俗話說,瘦死的駱駝還比馬大呢。她兒子若是能撈著李家的一個姑娘,那下半輩子她們老兩口也能跟著吃香的喝辣的了。

    連人選她都盤算好了,那李眉嫣別看生的更好看一些,可這李憶安的爹卻還在做著官呢。有個做大官的老丈人,顯然比有個做獵虎的老丈人靠得住的多啊。

    就是這樣,在她的慫恿之下,原本就含著色心的魏石頭直接對李憶安下了手。

    她的想法是,破了她的身子是最好不過的,一個女人,貞潔沒了,饒是皇帝的閨女也得乖乖給她石頭生兒育女不是?

    可誰想到,竟然叫她跑了不說。那魏三娘個潑婦,還動了刀。

    吳春花氣的,她本是打算等石頭好一些了,就在外面去宣揚。本來就是,那丫頭碰了石頭的卵蛋,這樣隱秘的部位,還想要清白的嫁人。

    呵呵,做夢!

    可誰想到,逃過了一個女潑婦,卻來了一個活閻王。

    吳春花只覺得后背一陣陣的發寒,李涇之冰冷的目光就像一把利劍,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砍斷她的脖子。

    就像是削掉她的發髻一般。

    吳春花看著眼前挺拔俊朗的男子,卻覺得他比十大閻羅殿中的鬼面羅剎看的還要可怖。哆求生欲讓她哆哆嗦嗦的脫口而出:“沒,沒關系。是我家石頭自己走路撞的。”

    “走路撞的?”李涇之嘴角輕揚,眼底卻絲毫沒有溫度的凝視著她:“走路如何會撞到呢?編借口,至少也要找一個能讓人信服的吧。”

    吳春花立馬改口:“我說錯了,是石頭下河游泳,被水蛇,被水蛇把卵蛋給咬腫了。”

    很好。

    李涇之滿意的點頭,放下了手中的藥,不忘叮囑:“我希望村子里的人,都可以盡快的了解令公子的真實病情。”

    吳春花看著那瓶藥,生怕它長了腿似的,連忙拿過來一下子抱在懷中。然后抬眼,望著李涇之遠走的背影,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李涇之一路走回去,剛到院子門口,就聽到了里面的聲音。

    “你瞧瞧你整天,怎么跟你爹說話的?”一個嬌俏的聲音帶著怒意:“還說你爹不疼你?對你的好都喂狗肚子里頭了?不是你說想要一對頭花,你爹能跑去山里風餐露宿的等著獵鹿?真真是個白眼狼,可氣死我了。”

    緊跟著,就是一個怯懦的聲音,再不復往日的神氣:“娘,我知道錯了。我也就是說說而已。大嫂怎么這樣啊,還當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以后有事再也不跟她說了。”

    魏三娘見女兒認錯敷衍不說,還把毛病推到別人身上,頓時氣的揚手就給了她屁股一巴掌:“家里這幾個嫂子,哪一個不是把你給疼到心縫里去了?你大嫂不是擔心你,能因為神色恍惚把手都給切了?再說,這話不要別人來告訴我,你娘我還沒到老眼昏花的時候呢。瞧著你整天這幅模樣。瞧你整天,看誰都不滿意的樣子,怎么了?是覺得給我們黨閨女委屈了?”

    “娘!”一聽阮瓊華受了傷,李眉嫣也著急了:“您這是說什么呢,大嫂沒事吧。”

    “哼。”魏三娘冷哼:“這會兒想起來你大嫂了?不說她兩面三刀了?”

    “我壓根就沒這么說過啊,就是不想她把我們的私房話說給別人罷了。算了算了,跟你也解釋不清楚,我自己去瞧瞧大嫂去。”

    看著眼前一道紅色的倩影跑過去,直到進了屋,李涇之才抬手,推開了小院的柵欄。

    魏三娘望著女兒的背影,真是又氣又好笑,不禁念叨:“冤家,真是一個個的討債鬼,也不知道前世欠了你們什么。”

    說吧,便轉身要去準備晚飯,卻突然撞到了前面的男人,鼻子碰的發酸。

    “哎喲。”

    她捂住了鼻子,半天的都緩不過勁兒,眼睛都跟著泛了一泡酸水。好容易緩和會兒了,氣的不禁去捏他:“好好的路不走,躲人身后裝神弄鬼干啥。”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