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古典言情 > 將軍夫人在種田 > 第600章 珠玉在前
    兩個姑娘又跟從前似的,孟不離焦。

    只是李眉嫣卻跟變了性子似的,一改尋常嬌蠻性子,反而開始處處的護著李憶安。有幾次魏三娘說了個開頭,立馬變被她駁了回去。

    兩個孩子的重歸于好,她自然是看在眼中喜在心里的。不過很快,一份千里之遙的信讓她心中更是歡喜起來。

    原來阮瓊華已經帶著兒子順利的到了李琰處。一家三口在鎮上租賃了個宅子下來,日子過的很是安穩,還送兒子去了學堂念書。一切都安頓下來后,這才寫了書信來報平安。

    魏三娘捏著信,來來回回的看了三四遍都不肯松手,直到李涇之進屋,這才終于找到了個說話的人,將那一肚子的話宣泄了出來。

    “你說瓊華這孩子,既然到了,就趕緊先來個信多好。這么多天,我這心里是一天都沒安穩過,就怕她們娘倆別出個好歹。她可真是沉得住氣,把什么都弄好了,才給我來信。”

    李涇之接過信,細細的看了一遍后,塞回胸前:“兒媳的性子像阮將軍,辦事都是一樣的沉穩,這下好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魏三娘只顧著高興了,沒留意到李涇之異樣的動作。想了想,美滋滋道:“現在好了,大郎一家子團聚了,三郎的小日子也過的不錯。就是二郎那家伙,叫人操心啊。”

    一提起這個冤孽,阮瓊華帶來的好心情,瞬間煙消云散了。

    “兒孫自有兒孫福,你莫要總是憂心。”李涇之調笑:“有機會,你不如操心操心我。”

    “你?”魏三娘不明白:“你有什么好操心的?”

    李涇之裝出一副痛苦的樣子:“你可都許久都沒給為父納一雙新鞋了,瞧瞧。”

    他抬起腳,晃了晃腳上的鞋子,魏三娘這才發現,那邊已經有些磨的發毛了。

    “哎呀!”她一拍腦門:“我還真是忘了,瞧我這記性。對了,眼瞧著天氣要轉冷,我得趕緊給他們一人納雙鞋。還有那幾個小的……”

    說著,就一咕嚕的從炕上下來,趿了鞋就開始蹲下翻箱倒柜的找棉布。

    李涇之知道這鞋八成又是要泡湯了,不禁苦笑的摸了摸鼻子。不過,眼下他也并不打算打斷她,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廚房內。

    他從櫥柜里頭拿了一只廣口瓷碗出來,放在粘板上。又倒了半碗的清水,而后,從胸前掏出了那封書信,小心翼翼的展開后,放了進去。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那書信浸泡在水中之后,沒一小會兒,上面的墨跡竟然慢慢的變淡。漸漸的,有些字竟然全部都掉了下來,只留下了幾個稀稀拉拉的字還在上面。

    李涇之慧眼如炬,仔細的盯著,只見那幾個字練成了一句話。

    “西……北……不……滿……已……久……可……清……君……側。”

    清君側!

    李涇之疑心是自己看錯了,然而那上面白紙黑字,寫的是清清楚楚。

    他伸出手,用力的一抓。原本已經泡爛的紙瞬間被揉成了一團棉絮似的。哪里還看得出上面曾經有過字跡?

    這些日子以來,他已經被無數人來游說過了。

    朝廷如今已經徹底變了樣。以察哈一派緊緊的把持住了朝政,對內,排除異己,特備是南朝人。而對外,則是酷吏暴政,民不聊生。

    朝中從前的忠臣,全部都被他給找茬弄了下去。并且此人極為看不起南人,認為這些兩腳羊生來就是該為被敵人奴役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竟然還妄想與他們分庭抗爭。

    朝中大臣如此,何況無辜百姓?

    這些年,在他的大力推動下,死傷在北狄紈绔手下的南人數不勝數。上一次大臣尋來,乃是因為查哈手下的一個無賴頭子,竟然在大街之上公然強搶民女,并且施加侮辱。引得一干民眾的反抗。然而此人無德,竟然帶了一對北狄士兵,當場殺了數百人。

    一時間,朝堂一片嘩然。

    戶部尚書,禮部侍郎紛紛上奏,可都被察哈直接打了回來,并且在朝堂上公然的頂撞和威脅皇上,儼然一副已經不把任何人看在眼中的樣子。

    所以,大臣們才想起了這個往日的功臣,前來秘密尋訪。

    既然會來第一次,那么必然不會止此一次。只是李涇之沒有想到的是,連一向沉穩持重的長子,竟然也會說出這種話。

    一時間,他的心里有些亂了。

    “老李!”

    “來了。”

    他麻利的將瓷碗里的水倒了,又將那一團棉絮扔到了泔水桶里,直接走了出去。

    而北方的窗戶上,趴著一對小姑娘,正瞧著有趣呢。

    “哎!”

    李眉嫣壞笑的撞了撞李憶安的胳膊:“你說,爹爹從前的部下若是聽到了老李這個稱呼,會怎么想?”

    李憶安在腦海中回憶,那些各個壯碩的黑臉漢子,卻在瞧見祖父后一臉緊張的窘態。也沒忍住,笑了。

    “只怕這世間,也只有祖母敢如此了。我看他們叫將軍兩個字都艱難的緊呢,爹爹從前說過,在李家軍里頭流傳一句話,寧可去逗只老虎,也不愿陪祖父說句話。”

    “對啊。”

    透過薄薄額窗戶紙,綽約的瞧見那個被將領害怕到發抖的男人,正對著眼光,穿針引線呢。

    “哎。”

    見李眉嫣突然嘆氣,李憶安笑了:“好端端的,你嘆什么氣?祖父在你跟前,不也跟小綿羊似的嗎?”

    “我嘆氣,自然不是因為這個。”

    李眉嫣從小膽子就大,跟李眉亦一模一樣。李涇之雖說對三個兒子嚴厲,可對這倆姑娘,卻是從心眼里疼愛。盛京誰不知道,李家的兩位明珠,簡直就是李將軍的心頭寶。

    如今這小珍珠突然的嘆息,也難怪引得李憶安奇怪了。

    “我是想,身為女子,總要嫁人。娘這輩子,也爹爹這樣好的男人陪在身邊。大嫂有大哥,三哥對三嫂,那也是言聽計從。可憐全天下的好男兒,怎么都投生到了我們李家。有了這明珠美玉在前,只怕我日后不管是嫁個什么樣的男兒,都會嫌棄。這讓咱們可如何是好,我怎能不嘆氣感慨呢。”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