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偵探推理 > 無恥術士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封神
    不同于霜巨人的靈魂有一部分寄居在隕落的神格內,阿特薩姆的靈體純粹的是因為響應了信徒們的信念才重新凝聚的。

    他死后靈魂長眠于霜巨人的神國,故而在奎爾拉斯拼死打開咫尺神國之后,阿特薩姆的靈體才得以復蘇。

    阿特薩姆的靈魂是完整的,但令奎爾拉斯心寒的是,對方的態度顯得有些抗拒。

    奎爾拉斯眼睜睜地看著阿特薩姆,這位自己從小便崇拜到了極點的先祖。

    半晌,阿特薩姆才有些疑惑地詢問:

    “庫特林人的處境已經糟糕到如此地步了嗎?”

    這是他第一次開口,相比于霜巨人的殘靈,阿特薩姆明顯更具備思考能力和溝通能力。

    奎爾拉斯雖然已經絕望,但聽到這話,仍然忙不迭地回答道:

    “這倒沒有……您為什么會這么問?”

    阿特薩姆顯得更加疑惑了:“既然沒有到絕境,為何要花費如此多的心力,來復活我們兩個逝者呢?”

    “年輕的庫特林人里,就沒有出色的人才了嗎?”

    “為什么要執著于過去呢……”

    他的發言語法結構相當簡單,措辭也直白無比,而且帶著真誠的疑惑,不似在敷衍奎爾拉斯。

    奎爾拉斯有些語塞了。

    他一時間無法接受阿特薩姆的反問,他沉默了,但他足下的神火,已經熊熊燃燒到了他的膝蓋。

    咫尺神國支撐不住了。

    阿特薩姆顯然注意到了這一點,他有些心疼,更多的仍然是不解。

    “我能感受到你的虔誠,我很感激你們仍然記得我……但這不是我想要的。”

    “無論是偉大的霜巨人,還是我,我們都是已經是逝者,在過去的時光長河里,我們已經做了我們所有應該做的事情。”

    “接下來的事情,難道不應該是交給你們么?”

    “你告訴我,庫特林人需要英雄。”

    “可是為什么你自己不去成為那么一個英雄?”

    “你是沒有自信嗎?抬起頭來孩子,你可是偉大的霜巨人的血裔啊。”

    奎爾拉斯的眼神出現了罕見的茫然。

    類似的話,他曾在米倫身上聽到過。

    只是那個時候,他根本就沒想聽從這個深受通古斯詛咒的病秧子的話!

    他只想著恢復庫特林人以往的輝煌,卻從未想過,自己選擇的這條路,未必是最正確的道路。

    “我幫不了你。”阿特薩姆有些同情地看著奎爾拉斯:“快撲滅這神火吧,霜巨人的神性可以幫助你減緩副作用,這神國不是你能支撐的,早點放棄吧……”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奎爾拉斯粗暴地打斷了!

    “我不!”

    “你們都是懦夫!”

    “這些都是什么可笑的理由,如果我們可以依靠自己的話,我們為什么還要尋求先祖的幫助?”

    奎爾拉斯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一個說要睡覺,要休息;一個反問我為什么不成為自己的英雄……呵呵,可笑可笑!”

    “你們只是不想承擔責任罷了。原來歷史上說的都是假的,長輩們告訴我的也是假的,什么霜巨人,什么阿特薩姆,都是假的!”

    他看上去有些瘋瘋癲癲了,一邊放聲長笑,一邊眼角落淚。

    阿特薩姆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他沒有再勸阻,本來,他就是一個單純的靈體,伴隨著奎爾拉斯的情緒波動,信仰之力不再穩定,他瞬間就消逝了。

    偌大的咫尺神國里,只剩下奎爾拉斯一個人。

    神火將他包裹。

    信仰之力源源不斷地涌現出來,那些不知情的信徒們,仍然將自己對霜巨人和阿特薩姆的信仰傳輸到咫尺神國里。

    這仿佛在火上澆油,要將奎爾拉斯粉身碎骨。

    “老哥,你看上去情況不妙啊,要不我幫你……”

    見情況有了變化,暗月之子重新燃起了對神格的渴望。

    然而奎爾拉斯壓根就沒看他一眼。

    他捧起神格,表情堅定無比。

    “他們都是懦夫!”

    “不過有一點,阿特薩姆沒有說錯。為什么要寄希望于那些逝者?我自己也可以!”

    “既然你們都不愿意重新背負起這些責任,那就讓我來好了!”

    “我,奎爾拉斯,庫特林人后裔,今日登神!”

    伴隨著他宣誓般的話語,他的聲音通過咫尺神國清晰無比地傳遞到了每一個藍衣教信徒耳中。

    有那么一瞬間,藍衣教信徒的臉上露出了錯愕的神色。

    這和他們預想中的不相符合啊。

    信仰之力開始動搖了。

    神火雖然減弱,但奎爾拉斯身體的崩潰速度,卻在加速。

    來不及了。

    奎爾拉斯從容地抓住鵝卵石狀的神格,然后一只手撕開了自己的胸膛!

    下一秒,他把神格直接塞到了自己的胸口里。

    在這片咫尺神國內,奎爾拉斯擁有無上權限,很快的,他胸口的傷痕就修復了。

    這一下,神火成為了奎爾拉斯融化神格最重要的助燃劑!

    只是,信仰之力仍然在衰減,無論是藍衣教的信徒,還是庫特林人,本身信仰的都不是奎爾拉斯!

    情急之下,奎爾拉斯也做出了最正確的應變,他向咫尺神國之下所有信徒發出震懾心靈的宣言:

    “吾名奎爾拉斯,傳承霜巨人血脈,乃霜巨人轉世!”

    “吾,即霜巨人!”

    老實說,如果說是平時,這兩句話可能沒人信。

    但今天的奎爾拉斯是展開了咫尺神國的,而且霜巨人的神格也在他的體內,信徒們本來就察覺到了異象,雖然猶猶豫豫,但至少一半的信仰之力恢復了正常!

    神火重新點燃,一邊焚燒著奎爾拉斯,一邊也融化著神格。

    只要他的身體在被神火焚燒殆盡之前融合神格,他就有希望真的繼承霜巨人的神格、神性以及神力!

    當然,這種臨時封神的方式注定充滿了缺陷,就算成功,以后也會后患無窮。

    更何況,就在咫尺神國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冰雪女神彌賽拉就應該注視到了這一切。

    她會視若無睹嗎?

    很顯然不可能了。

    別說奎爾拉斯了,就連旁觀的暗月之子和羅恩墓室二人組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羅恩墓室里。

    徐楠的神經也有些緊張。

    剛剛發生的一切,他和本都看在眼里,本來想著只是能看到一場好戲,沒想到峰回路轉,女神還沒出手呢,霜巨人和阿特薩姆居然拒絕了復活的要求!

    奎爾拉斯惱羞成怒之下自己封神!

    這一切都來的太突然,讓倆人連吐槽的時間都沒有,只是張大嘴巴負責目瞪口呆。

    “不會那么簡單吧……”

    本猶豫了一下:“這么強行封神,真的行嗎?”

    沒有人回答他。

    對于封神這種事情,徐楠完全不懂。

    理論上來說,奎爾拉斯確實是有資格的,他擁有霜巨人血脈,對神格的兼容度也高很多。

    但這必須經過嚴謹的準備。

    很顯然,奎爾拉斯沒有做好自己封神的準備,他本來是想犧牲自己成全先祖的,沒想到兩位先祖壓根就不領情,他懵逼之下,只能自己上了。

    只能說時也命也。

    徐楠也吃不準冰雪女神是否會出手干擾,最終導致奎爾拉斯的失敗。

    從私心的角度,即便他沒那么喜歡奎爾拉斯,卻也愿意在北地看到一位死而復生的古神的。

    眾所周知,古神和法則神,從來就不是一個派系。

    霜巨人體系的奎爾拉斯,一旦成功封神,必定成為冰雪女神的眼中釘肉中刺。

    這對北方的局勢影響蠻大的,畢竟在北地,冰雪女神教會是傳播最廣的幾個教會之一,其占據的世俗力量也非常龐大。

    就算奎爾拉斯不是純粹的古神,但能惡心惡心那些法則神,對徐楠來說就是賺到。

    如果可以,他還挺想幫奎爾拉斯一把的。

    可惜封神這活兒太高端,他就一個小術士而已。

    只能靜觀其變了。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冰雪女神的干涉卻遲遲沒有出現。

    只不過,霜巨人寢宮的一角,卻出現了其他的身影。

    那是抱著小茉莉的杰洛特,還有之前走散的黑貓,以及……秦樂樂!

    徐楠猛然瞇起了眼睛。

    ……

    杰洛特出現了。

    他看上去非常焦急,抱著昏迷不醒的小茉莉。

    他們穿梭在霜巨人的寢宮里,最終在靈柩旁發現了正在封神的奎爾拉斯。

    杰洛特當然不認識現在的奎爾拉斯。但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他怔怔地看著被神火包裹的奎爾拉斯:

    “你……”

    “走開!”奎爾拉斯發出急切而暴怒的聲音。

    “離開這里,帶著小茉莉離開這里!”

    “不想死的話,馬上離開!”

    他這一開口,杰洛特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你是……老師?”

    有些木訥的杰洛特怔怔地看著奎爾拉斯,那一瞬間,他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你想要篡奪女神的領域?”

    “你在封神?你融合了霜巨人的神格?你……你騙了我?”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奎爾拉斯。

    奎爾拉斯沒有說話。

    他需要專心融合神格。

    杰洛特雙目失神,似乎畢生的信仰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畢竟,在他從小到大的意識里,是和藹可親的老師帶領他走向了信仰女神這條道路。

    到如今,奎爾拉斯叛變了。

    他不明白,他不理解,他有些無法接受。

    杰洛特將小茉莉放在地上,委托秦樂樂幫忙照顧一下。

    旁邊的黑貓一言不發,他看上去有些走神。秦樂樂看了他一眼,眼里露出好奇之色。

    “這里確實很危險。我們要不要先溜了?”

    她難得主動開口:“也不知道徐楠那個死鬼跑到哪里去了。”

    杰洛特猶豫了一下,語氣很卑微地說道:

    “可以等我一下嗎?”

    “就一下。”

    秦樂樂點了點頭。

    杰洛特整理了一下衣物,一步步走向了咫尺神國。

    黑貓往前走了兩步,似乎想要勸誡,最后又忍住了。

    整個寢宮之內,仿佛只剩下了杰洛特和奎爾拉斯兩個人。

    “別過來……”

    奎爾拉斯的聲音非常虛弱,他看著杰洛特一步步走來,甚至有了一絲哀求的意味。

    杰洛特的腳步停了一下,但還是繼續前進。

    “為什么?”

    他問。

    “您不是從小就教導我,傳播女神的教義是這世上最光榮的事業么?”

    “為什么,您要背棄這份事業?”

    杰洛特的皮膚在蠕動,整個人非常激動,但又很克制。

    他不懂奎爾拉斯現在的狀態,卻也能看到那熊熊燃燒的神火。

    “我騙了你。”

    奎爾拉斯聲音喑啞地說:“離開這里吧,孩子。”

    “如果我失敗了,你們,都會死的。”

    杰洛特置若罔聞。

    他走到了咫尺神國里。

    奎爾拉斯猶豫了一下,那咫尺神國竟然沒有排斥杰洛特。

    這證明了他之前說的是真的,杰洛特也擁有霜巨人的血脈,否則不可能這么輕易地走入咫尺神國里。

    “那我這些年都在做什么呢?”

    杰洛特低聲問道。

    奎爾拉斯猛然咆哮道:“走啊!”

    “你只不過是一個被我隨手欺騙的棋子!”

    “為什么還要問這么多呢?”

    那一瞬間,他體內的神火燃燒的更加旺了。

    本來就完成了初次熔煉的神格再度融化,從膠狀物變成了一團介于氣體和液體之間的粒子!

    它們在奎爾拉斯胸膛里來回碰撞。

    這是融合神格最關鍵的時刻。

    奎爾拉斯不想再分神了,他決定了,如果杰洛特再往前走一步,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其驅逐!

    沒有什么比自己的夢想更重要。

    他已經付出了那么多,既然霜巨人和阿特薩姆都不愿意回歸,那么只有他自己,才能扛起這份責任!

    然而就在他下定決心的那一刻。

    杰洛特忽然語出驚人:

    “別騙我了,父親。”

    “我知道你是在乎我的。”

    “我早就知道了。”

    大廳里一片靜謐,唯有神火燃燒時發出的灼灼聲響。

    恍然間,杰洛特已經來到了奎爾拉斯身邊,兩人面對面站著,兩張面孔,在神火的映襯之下顯得那么相似。

    “你知道了?”

    那一瞬間,奎爾拉斯有些失神了。

    旋即他警惕無比地喊道:

    “你不可能知道!”

    但這一刻,已經遲了。

    杰洛特的手,不知在何時已經插入了奎爾拉斯的胸膛里。

    他的神色很古怪,似笑非笑:

    “神格,已經熔煉完成了。”

    “真是辛苦了呢。”

    那聲音飄忽不定,和杰洛特原本的聲線截然不同。

    更像一個得意洋洋的女性。

    ……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