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隋唐大猛士 > 第1489章 頑抗
    砰。

    街巷暗處,突然跳出一名兇惡的新羅兵,舉刀猛劈。幸好姚遠一直小心警戒,馬上就地一滾讓開這記兇猛的突襲。

    七重城已經攻破,但是新羅人并沒有投降,城主依然帶著守軍退守街巷,頑強反抗,這頑抗意志,讓入城的秦軍都很意外。

    本以為城池一破,守軍必然投降,新羅人的反擊讓先入城的部隊吃了不少虧,尤其是民兵們。

    “老三,丁哥。”

    姚遠滾到一邊的同時,迅速的呼喊。

    老三和丁哥都是姚遠同村的村民,老三來自山東,丁哥來自淮南,這次出征,三人隨軍,編為一組。三人一組是衛府營兵的基礎編制,三人一組,三組一火,五火一隊,加上隊頭隊副和旗手以及兩個護旗手,剛好是五十人一隊。

    戰斗時,三三制的火組更利于相互掩護、配合。

    年紀比阿遠大的老丁和比他小些的王三,馬上就提著長矛回援。

    兩柄長矛左右刺向那個新羅兵。

    新羅兵一擊不中,還想追擊,可身后兩支長矛刺到,只能揮刀格擋,擋下了王三的槍,卻來不及擋老丁的槍。

    長槍狠狠的刺入那家伙的大腿中。

    “抓活的!”

    已經迅速爬起來的阿遠大喊一聲,挺著長矛過來。

    矛尖抵在新羅人的喉嚨上,那人不動了。

    “活的比死的值錢呢。”

    阿遠笑道。

    生擒俘虜和斬首一樣有功,但生口與戰馬,在上交后,還會根據價值返還部份給所獲者。

    一個青壯俘虜轉賣為奴,能值幾十貫錢,擒獲者一般能分到兩成左右的折賞,這么一個戰俘,能得近十貫賞錢呢,就算是三人分,一人也可以分好幾千。若是一刀砍死了,可就什么都沒有。

    王三也很關心的打量著這個戰俘,發現身上雖不少血,但都不是什么致命傷,比較重要的也就剛才老丁刺的大腿那一槍。

    “捆起來,給他包扎一下,別死了。”

    王三拿出牛皮索開始捆人,阿遠則負責掏出身上的急救藥包,拿出點傷藥和紗布給那新羅人包扎。

    新羅人想掙扎,可老丁的長槍抵在他喉嚨上。

    同隊一組民兵過來,看到他們捉了一個生口,笑著恭喜了兩句。

    “隊頭命令,大家加強警戒,小心搜索,這些狗日的新羅人狗急跳墻。”

    原本是小組分散搜索,現在命令變成了以火為單位,三個小組相互支援,一起行動。

    遇有持械者,可直接攻擊。

    “娘的,這些新羅人為何這么頑強?”

    這是大家共同的疑惑,阿達城時,城主和城中軍民都是不戰而降,十分痛快,可是在這七重城,卻遇到了極頑強的抵抗。

    出城的四千兵馬被殲,他們依然不降。

    城池轟破,退守街巷也拒不投降。

    這太反常了。

    東明郡太守,自命為平叛先鋒的劉仁軌,倒是并不覺得有什么意外的。

    畢竟,戰爭嘛,各種可能都有。

    秦軍勢大沒錯,新羅國弱也沒錯,可并不意味著就能不戰而降人之兵。

    阿達城城主與軍民愿降,很正常。

    如今七重城的城主與軍民誓死血拼到底,也一樣正常。

    如果只是比拼實力,就能不用打仗,那當年楊廣發兵一百多萬征高句麗,只有三十多萬軍隊的高句麗豈不是直接就投降了?

    但事實呢,幾征遼東都沒打下來,頭次征遼,一百多萬大軍,海陸并進,結果先鋒九軍三十萬大軍,卻幾乎全軍盡沒。

    說到底,新羅國雖是大秦藩屬國,可終于不是諸夏,他們對秦其實并沒有太多的認同感。

    而駐守七重城這座要塞的又是新羅國的精銳,故此在城主與將軍們的動員下,他們拒不投降。

    “把阿達城城主叫過來,讓他帶阿達城的新羅兵負責清剿街巷。”

    劉軌仁派人把自己的部隊撤下來,只管占據城門、衙門、府庫以及各條大街的街口。

    至于具體的搜捕任務,交給了阿達城帶來的新羅軍。

    “告訴他,我只給他一天時間,一天時間里清理不干凈街巷,那就是心懷不軌。”

    阿達城主叫苦不迭,根本不愿意干這種揮刀向同胞的事情,可劉仁軌也是不客氣的,猶豫了一會,還是叫來了自己的手下,然后下達了死命令。

    挨街挨巷的清理,只要是活的,都必須跪降,誰敢持械,就直接殺無赦。

    每清理干凈一條街,就交接一條街。

    另外,他還下令,禁止搶劫。

    因為秦軍禁止搶劫。

    當高達城的新羅降軍開始接替清理街巷后,效率大增,因為他們并不要活口,他們只要投降就行,不降的絕不廢話,直接就是弓射刀砍殺死再說。

    阿遠他們忙了半天,抓了三個拒不繳械反抗的新羅兵,又俘虜了許多投降的新羅百姓,然后清街的差事交給新羅人,他們接著負責搜查被清空的街巷商鋪宅第。

    搜查戰利品這活,當然更安全輕松。

    雖然搜出來的東西不能私藏,可大家還是挺興奮。

    一箱箱一車車的東西被搜出來,然后運到七重城外。

    城外,跟隨軍隊來的那些大小商人們早就已經等的眼睛都紅了。

    劉仁軌為了搶時間,對戰利品的處置很干脆也很簡單。

    軍隊負責搜查清繳,然后直接搬到城外,稍加整理后,便直接向商人們拍賣。

    從俘虜到牲畜,從金銀到錢帛,甚至連家具等都沒放過,能賣錢的通通拍賣。

    價格上,當然很優惠。

    商人們一個個紅著眼睛到處搶購。

    因為七重層的頑抗,劉仁軌對七重城下達了發賣為奴之令,所有城中之人,不論官民皆拍賣為奴,直接就賣給那些隨軍的商人們。

    戰利品拍聲所得,直接拿出了三成來發給將士們做賞賜,引的一片歡呼叫好之聲。

    僅僅三天,七重層就成了一座空城。

    能拆的全都被拆走了。

    劉仁軌留下一個營看守,并把傷兵留下后,便帶著軍隊繼續前進。接下來劉仁軌的左路軍一路高奏凱歌,卻是再沒碰到七重層這么頑強的了,一連三座城池,皆不戰而降。

    加上右路軍攻破的四座城,劉仁軌短短時間,已經拿下了新羅九座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