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五百一十七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唯有魏公啊
    張昭和張纮答應郭鵬為他們舉茂才、孝廉并且任命他們官職。

    他們將作為徐州士人的代表,進入郭鵬的幕府里,進入這個核心集團之中,作為徐州徹底倒向郭鵬的標志。

    然后郭鵬詢問他們徐州有什么真正有本領的人才,希望得到他們的推薦,張昭和張纮不敢怠慢,以自己的真實感受為出發點,舉薦了不少人。

    比如廣陵海陵人呂岱呂定公,廣陵東陽人陳矯陳季弼,彭城人嚴畯嚴曼才。

    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原本的時空中在孫吳政權里大放異彩的人物,還都是徐州人,為孫吳政權在江東的穩定立下了汗馬功勞。

    他們之所以會去江東,不是為了避難,就是孫策死了以后孫權招攬的,但是本質上還是為了避難。

    避曹操,避呂布,避劉備,躲避那場波及徐州全境的災難。

    孫策的政權沒有得到江東本地人的承認,難以招募到江東本地士人,缺乏行政官僚,這本來是一個巨大的缺陷。

    但也是幸運,正好曹操肆虐徐州,徐州大亂,徐州士人紛紛渡江去江東避難,和缺乏行政官員的孫策一拍即合,就因此被孫策所用。

    沒有江東人,我就用徐州人,用誰不是用?

    用這些人,還能避免受到江東本地人的鉗制,看我直接給江東來一次大換血!

    孫策雄心勃勃的想著。

    孫策時期的孫吳政權文武大員基本上都是江北人士,行政官僚以徐州人為主,然后孫策就死了。

    之后一直到孫權登位,才有江東本地人加入。

    但是現在一切都不同了,徐州沒有大的動亂,這些人也未曾渡江,郭鵬將徐州笑納,他們更沒有渡江的理由,當然紛紛往北走,投入了郭鵬的懷抱之中。

    這批徐州精英決定投入郭鵬的懷抱,加入郭鵬集團,為徐州為自己謀取利益。

    比起混亂之中的江南,當然江北更安全,他們也更愿意投靠勢力龐大的郭鵬,而不是岌岌可危的江南割據政權。

    于是在正式會議開始之前,張昭和張纮被郭鵬舉薦進入他的魏公幕府之中為他辦事的消息就傳揚開來了。

    陳氏覆滅之后,名望大德行操守高的二張就成為了徐州士人們眼里的領頭人物。

    他們主動投靠了郭鵬,和郭鵬談攏了,那么自然而然的,其他的事情也就不是事情了。

    徐州人大為寬心。

    隨后幾日,郭鵬分別見了呂岱,見了陳矯,見了嚴畯,與他們談論了一些關于徐州和各自看法的問題。

    這些可以得到舉薦的士族子弟早就通過各自的家族教育得到了歷練,對于縣令這樣的職位是手到擒來,稍加歷練,郡太守也不是不可以,和豪強還有黎庶比起來,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話雖如此,郭鵬依然毫不猶豫的為他們舉薦,一起將他們納入幕府里為自己辦事,先定下一個郭氏故吏的名分,然后再談論其他的事情。

    既然要讓徐州人安心,就要接納徐州人進入自己的權力核心,為徐州的利益說話,做個表率,先讓徐州安穩下來,不搞地域黑。

    隨后,糜竺向郭鵬舉薦了一人。

    也是東海郡人,算是糜竺的同鄉,名為魯肅,字子敬。

    得知這個名字,郭鵬有些意外,忙讓文吏調查名單上是否有這個名字,結果發現還真有。

    “魯子敬也是士人,身材高大,為人豪爽,勇武,但是學識也非常不錯,早些時候屬下行商各地,聽說過他的名字,鄉里人都十分稱贊他,后來卻沒有聽過他的事情了,這一次看到了他的名字,這才想起來。”

    郭鵬對此感興趣,于是派人邀請魯肅來到他的住所見他。

    魯肅有些意外,他沒想到聲名不算很顯著的他居然會得到郭鵬的接見,而且舉薦自己的居然是從未有過來往的糜氏。

    糜氏是商人家族,魯氏雖然不富裕,但也是士人,不可能和糜氏交往,所以魯肅很奇怪糜竺怎么會推薦自己。

    對于魯肅這個有著戰略眼光的不可多得的人才,郭鵬是一定要見見的。

    或許他現在并沒有那樣的戰略眼光,但是有這方面天賦的人,只要給他施展空間,他就能成長起來,而沒有這方面天賦的人,就辦不到。

    郭鵬麾下不缺戰術人才,但是戰略人才則是要多少來多少。

    魯肅今年二十四歲,是個年輕人,身材高大,身體健碩,一身腱子肉,活脫脫一個型男模樣,看上去是一表人才,和傳統印象里那個老實木訥容易被欺騙的書呆子形象迥然不同。

    這是一個能文能武,能做行政規劃和戰略規劃的全能型人才,絕非一個書呆子可以形容。

    “魏公。”

    魯肅小心翼翼的上前,在郭鵬面前拜了一拜,郭鵬笑笑,伸手請魯肅坐在他的對面,然后為他倒了一杯飲料。

    “子仲向孤推薦子敬的時候,狠狠的夸了一通子敬,讓孤非常好奇,不知道子敬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如今一見,果然不凡,子敬平時都讀些什么書,做些什么事?”

    聽了郭鵬的問話,魯肅趕快說道:“其實也很簡單,讀些常見的書籍,平素里最喜歡的是帶領鄉人操練演武,訓練戰陣以求自保,為此,還經常被族中長者斥責,說小民是不務正業,早晚要拖累家族。”

    郭鵬笑了。

    “值此亂世,天下都不安穩,率領鄉人演武自保,乃是上策,又怎么能算是拖累家族呢?相反,沒有想過演武自保的,才終究會遇到禍事,子敬有這樣居安思危的意識,孤以為是值得稱贊的。”

    郭鵬端起飲料杯飲了一口,又問道:“之前徐州大亂,魯氏是否遭到了劫難?可有傷亡?”

    “托魏公之福,大軍及時趕來徐州穩定地方,剿滅賊匪,家人沒有傷亡,得以保存,這是魏公的恩德。”

    魯肅跪伏在郭鵬面前向他表示感謝。

    郭鵬伸手扶起了魯肅。

    “這是孤應該做的,陶恭祖狂妄自大,不顧民意,強行登位,這才導致如今的徐州亂局,孤此來,不過是應陳氏的邀請而來,為徐州平定叛亂,可是如今,陳氏卻……孤是萬萬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魯肅的眼珠子轉了轉。

    “陳氏的慘劇實在不是魏公的過錯,誰能預料到那樣的事情發生呢?只是現如今陳氏覆滅,徐州政局不穩,急切的需要一個可以穩定局面的人來擔任徐州刺史,如此,徐州才能得以安穩。”

    郭鵬咧嘴笑了。

    不說別的,就這份機警,就這份眼光,難怪能在未來叱詫風云。

    “子敬說的對啊,眼下什么問題都不是問題,只是徐州刺史這個職位的人選實在是讓孤感到無奈,孤本來想要向朝廷表奏元龍擔任徐州刺史,可是誰曾想元龍居然……

    現在徐州有名望還有做官資歷的人實在是不多了,這個時候要想選出一個所有人都能認同的人,孤也是為難不已,這件事情不決定好,之后的事情又該如何進行呢?”

    郭鵬一臉的煩惱。

    魯肅立刻說道:“此事不難,若說徐州刺史的合適人選,眼下不就正好有一人嗎?”

    郭鵬明知故問的笑道:“難道子敬想要向孤毛遂自薦?欲為徐州刺史?”

    “非也非也,肅年不過二十四,從未出仕為官,怎敢為一州刺史?肅所言者,不是他人,正是魏公啊!”

    魯肅滿臉都是正經嚴肅:“如今徐州局面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無論是誰,都無法像魏公一樣有如此威望快速將徐州安定下來,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唯有魏公啊。”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