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我能看見經驗值 > 第463章 【終極大殺器!】
    “老羅,接著!小心為上,等我跟上來。”

    賀曉天迅速自儲物空間中拿出定光燈,向著羅杰拋去。

    這玩意兒最為厲害的便是破除虛妄,對于邪祟和尸體等東西殺傷力巨大。

    面對真正的人類,不說是束手無策卻也差不了多少。

    羅杰手臂伸出,穩穩當當握住拋來的定光燈。

    要說心里不感動,那是假的。

    青銅燈能力有目共睹,唯一操蛋的便是需得他的鮮血,才能燃起燈光。

    想及此處,羅副部長卻是發現,這燈咋不亮呢?

    火苗呢!

    姓賀的你個王八蛋,又要讓我大出血。

    這段時間放學的日子,怕是頂好幾個女人的一生了吧!!

    將定光燈送出,賀曉天猛地向后暴退,誰清楚空中飛騰的金色鎖鏈這有什么古怪能力?

    好不容易接連弄死了左護法、焦城之主、魔影等諸多強敵,總不能在關鍵時刻翻車吧。

    否則的話,未免過于悲劇。

    對此,八位光頭且渾身閃爍著金光的大漢,貌似早有預料。

    一個個面無表情,雙手一揮,一對比他們體型還要龐大的金瓜錘出現在手中。

    “???”

    賀曉天雙眼一瞪,早期出道整天錘人的他,終于要挨錘了嘛!

    腳下幻影連閃,人已經卻是退出數十里。

    而八條金色鎖鏈,亦是在追逐過程中,逐漸膨脹變大。

    恍如蛟龍出海,欲要擇人而噬。

    “太淵!”

    爆喝一聲,賀曉天雙手輕輕一撫,一柄造型奇異,繚繞著滔天殺機的斬馬刀,現于身前。

    他握住刀柄,不退反進,踏前一步。

    自上而下,斜斬!!

    僅是一擊,便將八條變作金色游龍的鎖鏈,俱是封閉于身前。

    賀曉天雖然不是刀法大家,但是多少有出類拔萃級別的《五虎斷門刀》傍身。

    這門刀法固然不是什么神功絕學,學會之后能夠無敵于天下。

    可是縱觀大部分武俠,各種強勢鼎盛門派,何其之多?

    走到最后,依舊滅亡,所留傳承不見多少。

    唯有那些名字聽起來很爛,極為普通的武功,江湖人人都練,長久不衰。

    無他,簡單易學,好打基礎。

    作為入門武學,最好不過!

    《五虎斷門刀》便是如此,可能沒有出現過稱霸一時的傳人,但混江湖的誰不會耍上兩招?

    賀曉天刀法誠然普通,不過有著強悍的體質與力量加成,普通刀法亦是變得凌厲兇暴。

    若是尋常人斬出這一刀,或許只能說是用招老道,反應機敏。

    可在其手中,平添了一股兇悍暴戾,令人不敢小覷。

    “吼——”

    隱隱約約間,一只黑色猛虎霸氣撲擊。

    欲要一口噬八龍!!

    “鏘——”

    太淵刀裹挾猛虎斜斬八條金鏈,一溜火星暴起。

    賀曉天心中一驚,這玩意兒的硬度好生厲害。

    要知道他的刀,僥是地藏鎮魔碑都跟切豆腐一樣輕松容易。

    那可是堅硬屬性值,高達一萬點的存在!

    結果與之火并,卻是不相上下。

    看來這幫人是有備而來,今天難以善了。

    當然,即便能夠講和,怕是姓賀的也不干。

    畢竟自己無端遭受襲擊,他若是不將全部擊殺于此,還混個屁的地魘界啊。

    只出一招,八位手持碩大金瓜錘的猛漢,已經隱約將賀曉天包圍,并且氣勢洶洶的沖了上來。

    這些人每邁出一步,大地都要震顫一下,可見實力個個不弱。

    最起碼不下于焦城之主,甚至超出。

    怎么說慘被魔影捏死的城主,都沒有如此強悍的軀體。

    “轟————”

    十六柄巨大金瓜錘砸下,賀曉天如同一條游魚,靈活自他們的空檔中鉆了出去。

    順帶著回首一甩太淵刀,狠狠斬向其中一人臂膀。

    “鏘——”

    讓人瞠目結舌一幕出現,他這一刀雖切開對方肌肉,可砍在骨頭之上時,竟然卡主,不得寸進。

    “砰!!”

    賀曉天見到幾人轉身,暗道不妙騰空一腳飛踹對方頭顱,借力向后退走。

    待到安全,這才望向被他砍傷的金身猛漢。

    只見對方右臂,無有鮮血流出。

    并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大約三五個呼吸過后,居然完好如初。

    你娘!!

    賀曉天見此暗罵一句,耍賴啊。

    人多勢眾,身軀強悍。

    上有八條金鏈輔佐,下有碩大金錘在手。

    開掛亦是不過如此吧?

    “諸位,此為邪魔,不必留手。只要有一口氣在,回到總壇不死即可。”

    其中一位金身猛漢道,擺明了吃定他!

    兩人猛地竄出,于空氣中留下一道道金色幻影。

    四柄碩大金錘一對橫空,一對掃地。

    其余六人則是作鳥獸散,再次合圍。

    高空八條金鏈劈頭蓋臉砸下,似乎是在告訴賀曉天,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吼——”

    如雷暴喝,突兀乍起。

    未能想到賀曉天還有這一手的八人,瞬間中招。

    兩耳嗡嗡作響,眼前人影模糊,腦袋更是一片混亂。

    以七千多年內力釋放的吼叫,顯然威猛。

    “不好!”

    金身猛漢們暗道不妙,另外六人齊齊將手中金錘拋出。

    “叮!”“叮!”“叮!”

    連續十二只金瓜錘落地,錘柄深入地下不知多少寸。

    隨后錘頭,宛如一朵蓮花綻放。

    金芒璀璨耀眼,十二朵金蓮連成一片。

    一道金罩騰起,封鎖四周。

    “砰!”

    賀曉天速度奇快,可卻慢了一步。

    正正好好撞在金罩之上,不知這是什么陣法招式。

    罩子韌性極高,甚至凹陷出人形。

    “崩!”

    可惜縱然賀曉天沖擊力勇猛無比,最終也沒有撞碎金罩,反倒是被彈了回去。

    兩位負責正面強攻的金身猛漢,猙獰一笑。

    任憑獵物如何狡猾,不還是要落在獵人手里?

    結果令人懵逼的一幕出現,只見賀曉天對著他們微微一笑,渾身燃燒起血色焰火,蹭的一聲消失在眾人眼前。

    《五行大遁(殘)》——火遁術!!

    觸火方可逃走,由方圓五百里內任何有火之處逃出。

    先前土遁、水遁,全部用光。

    唯有這一招火遁留下!

    關鍵時刻發動,登時讓他脫離危險。

    誠然入火和出火時會受到無法抵御的火焰燒傷,可是他賀某人不在乎這點傷勢。

    正在強行渡河,雙手高舉定光燈,四只手臂瘋狂劃水的羅杰,只覺得頭頂一片陰影浮現。

    于是,他突然想起了某個向日葵塞進他嘴里,撞碎了一嘴牙的凄慘一幕。

    “噗通!!”

    不要誤會,賀曉天自然沒有落水。

    只是騎在了羅杰的腰上,遠處望來像是他開著一艘水上摩托。

    別說,三頭六臂到是挺方便。

    瞧瞧人家的視野、速度,要是沒有能量潮汐,羅副部長妥妥游泳健將。

    ‘發動機’擺在這里,普通人跟他一比,壓根不是一個級別的選手。

    看見沒?

    還自帶探照燈的。

    “你特娘的給我下來!!”

    賀曉天有多重?

    他自己不清楚,但羅杰卻是門清。

    剛剛好懸沒有直接把他給壓沉,這是人能有的體重?

    他怕不是正背著一座大山,在危險無比的渡厄之河內游泳。

    雖然心里無數麻麥皮閃過,但是羅杰不敢停下。

    誰知道下一秒,會不會出事?

    運氣,他姓羅的這輩子都不會相信所謂的運氣了。

    這兩個字跟他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凡事能往最壞的方向想,他就要時刻做好準備。

    保不齊,突然就gameover。

    渡厄之河岸邊,八位金身猛漢面面相覷。

    妮瑪!!

    我們都把大招亮出來了,結果你丫一聲不吭跑了。

    這種感覺,幾欲讓他們吐血。

    “追不追?!”

    其中一位問道,渡厄之河的邪性,地魘界有目共睹。

    “怕什么,我們小心一些。而且他既然敢強行渡河,我等又有何不可?”

    貌似是老大的金身猛漢,陰沉著一張臉道。

    “嗖!”“嗖!”

    做下決定,八人不再拖延,各自撿起金瓜錘,飛速鉆入河內。

    賀曉天聽到聲響,轉頭望去。

    這幾個人果然如同他所料,一起入河追殺。

    他利用火遁脫身,并不完全是束手無策。

    而是想要拉平他們的人數優勢,一群家伙兵器齊全,他傻啊留在原地跟人死磕?

    那不是莽夫,而是大傻子。

    渡厄之河危險無比,到處都隱藏著致命的獵手。

    按照道理來說,他與八位金身猛漢遭遇危險的概率是一樣的,無非比的就是誰倒霉。

    “老羅,接下來我要做一件非常對不起你的事情。你能原諒我嗎?”

    化身游泳健將,正在瘋狂劃水渡河的羅杰,聞言頓時心生不妙。

    “我拒纟......”

    話未說完,賀曉天猛地翻身鉆入河內。

    隨后羅杰就感覺一股大力自腹上傳來,緊接著他發現自己騰空了。

    “???”

    正當羅副部長一頭霧水時,賀曉天怒喝。

    “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終極大殺器,詛咒之杰!!”

    隨后拖著羅杰的右手,青筋暴起猛地一把將之投擲出去。

    “嗖!”

    向著八位金身猛漢破空飛射的羅杰,滿臉麻麥皮。

    你特娘的居然賣隊友?!

    我鄙視你個王八犢子。

    雙腳踏水而行的八位光頭:“!!!”

    這是幾個意思?在侮辱我們?

    賀曉天一把將自空中翻飛的定光燈攥在手心,塞進一旁的人臉向日葵嘴中。

    “全力向前游,等會兒我來找你!!”

    向日葵也不敢反抗,只能賣力的劃動自己兩片葉子。

    飛至金身猛漢前的羅杰,一臉生無可戀。

    那么大的金瓜錘,一瞬間不得把他砸的四分五裂?

    “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啊老羅。”

    話音落下,就見渡厄之河內,一個巨大的陰影自河底浮起。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