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歷史軍事 > 終極學生在都市 > 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打賭
    幾炷香功夫一晃而過,百里靈兒臉上的肌肉越抽越快,最后氣急敗壞的將那公輸魔方重重的砸在桌子上,發出了一聲沉悶的聲音。

    整個公輸魔方直接散架變成一塊塊碎片,那桌子好懸也差一點就被拍碎了。

    茶樓里的其他人聽到動靜紛紛抬頭看去。

    “看什么看?沒見過美女嗎?”百里靈兒眉頭一挑,殺氣騰騰的喝了句,身上靈神境中品巔峰修為的氣息展露無疑。

    大伙嚇了跳,知道這個女人壓根就招惹不起,趕緊將眼神移開。

    “該死的!”百里靈兒相當郁悶的將桌面上那碎片掃落在地上,還起身用腳將其徹底的碾壓成碎沫。

    稍微出了一口惡氣之后,百里靈兒恨恨的喝了一大杯茶。

    她很生氣,真的很生氣。

    她在生自己的氣,什么時候竟然變得如此愚笨,竟然一個小小的公輸魔方都復原不了,哪怕只是復原其中一面,這不是比那個賣公輸魔方的老頭還不如嗎?

    百里靈兒也在生公輸玲瓏的氣,有那時間你就趕緊修煉啊,發明這破玩意兒又有什么意義?能當飯吃?讓提升你的修為?難怪不過區區靈神境下品修為,當真丟人至極。

    公輸玲瓏越想越是郁悶,不行,不能就這樣認輸了!

    她出聲招呼來忐忑不安的店小二,將一袋金幣扔在他懷里:“去,幫本小姐買一個……不,十個公輸魔方來。”

    她還真不相信了,她堂堂百里家族的天驕,會征服不了一枚小小的公輸魔方。

    店小二小心臟哆嗦了幾下,在他看來不僅僅這張茶桌要被打爛了,甚至可能這茶樓都要被拆了。

    店小二很想說就算轉不出來也不用生氣啊,因為這壓根就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要知道,這玩意兒據說就連公輸家族的老祖宗都沒辦法將六面全部復原,更別說是你這個一看就知道剛玩公輸魔方的菜鳥了。

    但在看在這是一個實力極其恐怖的女人的份上,店小二還是相當聰明的將要說的話吞咽了回去,乖乖的買公輸魔方去。

    十個魔方很快就被放在百里靈兒面前那桌面上,百里靈兒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心情平靜下來。

    她打算用最專注的態度好好研究一下這公輸魔方,研究它復原的原理,在開始動手復原。

    隨即,百里靈兒拿起其中一個魔方,皺著眉頭大量起來了。

    很快的,她頭特無比,腦子混亂異常,咬了咬牙,不在去想其內部結構,而是又一次著手轉動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百里靈兒的眉頭越來越皺,表情也愈發的陰沉。

    她的耐心已經被消耗殆盡,她的專注力也早就被轉動沒了,她只覺得自己頭昏眼花的,整個人都快處于崩潰的邊緣了。

    “咔嚓!”一聲脆響,她手中的公輸魔方干脆的變成了一堆碎片。

    百里靈兒抬頭,那陰沉得極其可怕的眼睛掃了周圍幾眼,茶樓里的那些人趕緊紛紛避開她的眼睛。

    跟著進入茶樓的李澤道自是一直在偷偷的注意著百里靈兒的一舉一動,此時見她氣急敗壞又一次將公輸魔方給毀了,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

    卻又覺得,自己露面的時機差不多到了。

    當下李澤道站起身來,來到百里靈兒跟前,眼神里流露出自認為最為善意的眼神。

    感覺到有人靠近自己,百里靈兒眉頭挑了挑,竟然有人這么不知死活的敢靠近自己?這是見自己長得水靈要搭訕?

    嗯,眼光不錯,可比某個王八蛋好太多太多了,但是關鍵是,你配嗎?

    抬頭看去,冷漠的眼神跟對方那雙充滿善意的眼睛相對。

    然后,百里靈兒就像是被雷給劈了下似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圓了,腦海劇烈的轟鳴了下,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壓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是他?是他!

    雖然蒙著臉,但是這雙討人厭的眼睛,就算是燒成灰自己也認得!

    百里靈兒豁然起身,長劍出鞘,那被恐怖藍色氣旋包裹著的長劍直直的指著李澤道,渾身上下更是釋放出極其可怕的殺氣出來。

    “呃……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干么非但動手呢?”李澤道嚇了跳,心里這個無奈啊,這個女人至于反應如此之大嗎?

    “你竟然還有膽子出現在本小姐面前?”百里靈兒低聲吼道,“你當真以為本小姐不敢殺你?”

    想起之前所遭受的恥辱,她就氣得幾乎都要抓狂了。

    “你敢殺我,但是你殺不了我的。”李澤道有些無奈的說。

    “你……”百里靈兒很想一劍劈過去,怎奈何他說的是對的,她的確不是他的對手。在父親看來,他甚至已經是靈仙鏡修為的強者了……開什么玩笑?

    貿然動手的話,最后只會讓自己更丟臉。

    “你等著,總有一天本小姐一定會殺了你的。”百里靈兒咬牙切齒的說,不得不收起手中長劍。

    李澤道無所謂笑笑,在她對面那椅子上坐了下來,隨手拿起一個公輸魔方,說道:“剛剛見你氣急敗壞的將這無辜的公輸魔方給捏碎了……”

    “關你屁事?”百里靈兒怒道。這個家伙有病啊,他冒出來是為了看自己笑話來了?

    “說得你好像可以復原其六面似的。”百里靈兒說。

    “百里小姐還真說對了,我的確可以將六面全部復原哦。”李澤道炫耀一般說道。

    百里靈兒楞了下,隨即滿臉冰冷笑容:“是嗎?”

    這個家伙的確有病,而且已經病入膏肓了,不然怎么會說出這種如此不切實際的話呢?

    公輸玲瓏可以復原六面,她自是相信,畢竟公輸魔方就是她閑著沒事干搗鼓出來的。

    但是這個無恥的家伙說他可以復原六面……你怎么不說你是神域主宰呢?

    “你不相信?”李澤道把玩著手中的公輸魔方。

    “關本小姐屁事啊?”百里靈兒翻了翻白眼,轉身就想走人。

    在繼續留下來,她都想要忍不住一劍劈過去了。

    “打個賭,如果我能復原六面,你就答應我一件事情,如果不能,我任憑你處置如何?”李澤道說。

    百里靈兒身形一頓,回過神來,皺著眉頭看著李澤道:“你到底想干么?”

    這個家伙突然間冒出來,還主動提出這種賭約來,由不得讓人不懷疑他在耍什么陰謀詭計。

    當然,百里靈兒說什么都不相信這個家伙有能耐將六面全部復原就是了。

    “有件事想請你幫忙,但是卻是知道你肯定不會幫我,所以只有找你賭一把了。”李澤道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有病啊!”百里靈兒臉上的肌肉抽了抽。這不是廢話嗎?本小姐沒殺你就算不錯了,怎么可能還幫你的忙?

    百里靈兒可時時刻刻都記得,之前這個家伙是如何羞辱自己的。

    而且他還殺死了自己的母親……當然,對于這件事情,百里靈兒心里倒也沒有太多的仇恨,只因為她一出生便在老祖宗身邊長大,跟母親依瑤池一年也才見幾次面,還真沒有太多的感情。

    只能說在那種龐大的家族里,親情比紙片還要薄。

    況且認真算起來,那件事情也怪不得李澤道,在那種情況下,雙方要么你死要么我活,并不存在什么對錯。

    “看來你相信我可以復原六面。”李澤道聳了聳肩膀。

    “本小姐相信你就快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百里靈兒殺氣騰騰的說。

    竟然玩這種如此拙劣的激將法,這個混蛋當真太傻逼了。

    “那算了,當我沒說。”李澤道笑笑。

    百里靈兒眼珠子轉了轉,隨即一屁股在那椅子上坐下,殺氣彌漫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李澤道看:“既然你想賭,那就賭一把!不過本小姐可沒時間陪你在這邊吹牛,本小姐只給你半個時辰時間,半個時辰之內你要是能復原這公輸魔方六面,本小姐倒是可以答應你一個不至于讓本小姐太為難的條件,若是不能……”

    百里靈兒身體微微后仰,兩條修長的腿抬了起來交叉放在那桌面上,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你便跪下把本小姐的鞋子舔干凈如何?”

    心里冷笑不已,不管你個混蛋在打什么鬼主意,本小姐都吃定你了。

    自然不能讓這個無恥的家伙有任何投機取巧的機會,因此百里靈兒相當聰明的規定了下時間。

    就算自己真輸了,也僅僅只需要答應他一件不會讓自己為難的事情。

    當然,自己不可能輸就是了。

    百里靈兒覺得自己實在太聰明了,無論怎樣,自己都不吃虧。

    “這個……”李澤道遲疑。心里卻是樂開花了,這個女人還是忍不住入套了。更可笑的是,她還自認為相當的聰明。

    看來頭發長見識短這個道理拿到神域來那也是相當適用的。

    “怎么?不敢賭了?”百里靈兒挑釁道,“剛剛是哪個王八蛋連愚蠢拙劣的激將法都使出來了?”

    “那個,半個時辰的時間會不會太短了?”李澤道遲疑說道,“畢竟連冰雪聰明的百里小姐你,花了小半個時辰了楞是一面都沒復原出來。”

    于是百里靈兒就想吐血了,這個家伙這是在說自己傻逼?

    “既然太短了,那就三炷香功夫吧。”百里靈兒惡狠狠的說,“不賭的話本小姐可就走了。”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