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歷史軍事 > 我的日本文藝生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最強的關鍵,考上東大!(第三更)
    “什么呀!歐尼醬你太壞了!”

    面對表白二字,結衣想都沒想就直接出言砸碎。

    可是話說了之后,臉上通紅。

    剛剛在猶豫來著,之前打了能有十分鐘的電話,歐尼醬都沒有接,好生氣呀。

    是沒有接,不是占線。

    到底發生了什么?

    自己還擔心來著,結果現在打過來了,說什么洗澡就算了,竟然還問……表白?

    表白個鬼呀!

    其實,結衣剛剛是真的沒找到什么話說,現在就不一樣了。

    “歐尼醬!不接我電話就算了,還胡亂編理由,還說什么表白,歐尼醬!你說你,怎么就這么不讓人省心!一天天的覺得自己老帥是不?……”

    這一通下來,可不光是日語,連帶著之前東野強教的普(東)通(北)話,都給咔咔的往出整,雖然會的并不多。

    哎呀,可舒服了。

    說完了一通,結衣就覺得有些臉紅。

    “你怎么不說話呢?”又回到了日語狀態。

    東野強這邊聽著直想笑,他這目的算是達到了。

    剛剛啊,東野強也有些害怕,結衣這丫頭到底是怎么了呢?

    不吱聲,真的很嚇人。

    現在嘛。。。

    “傻丫頭,好吧,歐尼醬先承認一下錯誤。”

    “應該的!”

    “對,對,是應該的,粟米馬賽。”

    “你好過分!還學我!”

    東野強這個家伙竟然還記得當初結衣牙齒不好的時候,漏風狀態下的發音。

    電話那頭其實已經是笑聲不斷了。

    好了,不光是結衣在笑,就連圭吾先生也忍不住在笑。

    “saikyo,你剛剛跟雅美講過的那個故事就很好,我在期待著,你有沒有新的故事來跟結衣說?你不會又把剛剛的那個故事重復一遍吧?要是這樣,那你還對得起鬼吾老師這個名號嗎?”

    圭吾先生的這個要求,讓東野強都暫時堵上了手機的話筒。

    “你這個臭不要臉的鬼!怎么還偷聽?”

    圭吾先生有理由,“我之前發誓是你跟姑娘在一起的時候我會溜掉,可現在房間里沒有姑娘啊。”

    我艸!竟然如此合情合理。

    東野強沒轍,只好用眼神懟一下這個鬼了,不能再讓結衣等了。

    只聽他說道:“傻丫頭,其實,歐尼醬已經看到了你的成長,歐尼醬真的很高興,但是有些事情,成長是雙方的,歐尼醬我還不夠,別的不說,歐尼醬也不過是在兩部戲里跑個龍套,出場的時間還不足一分鐘,這樣的成績是趕不上傻丫頭你的。”

    竟然沒有講故事!

    圭吾先生好失望呀。

    但結衣聽了,就忍不住安慰道:“歐尼醬不要這么說,歐尼醬是最帥的,一定可以……不對,歐尼醬應該是想要考大學的吧?”

    果然不傻哦。

    “沒錯,我的目標是東大。”

    “好厲害!歐尼醬,賽高!”

    完全能想象的出來,此時結衣的表情。

    東野強現在可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傻丫頭,讓我們一起成長好不好?歐尼醬會記得跟傻丫頭說過的一切,但眼下,傻丫頭應該努力的提高自己,這次《龍櫻》不就是一個好機會嘛,而歐尼醬我也需要提高自己,努力的考上東大,到時候……”

    沒等他說完呢。

    “歐尼醬,太晚了,不說了,晚安。”

    就這樣結束了。

    顯然,結衣也是明白了。

    東野強對著手機,臉上充滿著笑容。

    厲害了,雅美跟結衣先后給我打電話呀。

    以后這諾記手機,就不光是因為砸核頭而出名了,還要加上這樣的名號才對。

    被長澤雅美跟新垣結衣都打過……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對。

    算了吧,睡覺,今天一定好夢。

    圭吾先生可不甘心呀。

    “saikyo!你這次沒講故事呀!”

    東野強完全不理,臉上美滋滋。

    “你這個家伙,這算是以退為進吧!豈可修!真的是個幸運的小子!”

    東野強心里話了,你愛咋咋地吧,老子已經進入夢鄉了。

    “saikyo!你小子手段太高了!你……哦不對呀,你當初不是跟著我一起喊,女人都是大豬蹄子的嗎?”

    哦,好像這個家伙有所醒悟。

    算了算了,還是睡覺重要。

    不過,圭吾先生吃檸檬的樣子,還真的很不錯呢。

    其實,東野強也知道的,未來到底如何還不好說,但是眼下,最強的關鍵還是考上東大。

    ……

    “史上の最強!《黃昏清兵衛》橫掃日本奧斯卡!”

    “許多業內人士怒罵松竹映畫吃相難看!”

    “此番評獎是不是不公平?請看本報道為您帶來的最新內幕!”

    日本奧斯卡頒獎結束,《黃昏清兵衛》獨占鰲頭,這個結果讓許多人吃驚。

    雖然,很多日本電影的業內人士都有一定的判斷,這部電影會拿到許多的獎項,可估計誰也沒想過,會拿這么多的獎項。

    噴,這當然少不了。

    可是,畢竟這部電影已經入圍了美國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最后五強。

    于是乎,大家就先等等美國方面的結果吧,要是這部電影能摘得最佳外語片,到時候,那肯定就是風向大變。

    沒關系,槍口調轉,對于媒體來說,小菜一碟。

    而這個時候,也有一些個小消息出來。

    “瀧田洋二郎將會改編《D,N》!”

    “天海佑希首先宣布加入《D,N》,角色未定!”

    “鬼吾老師又有新作將被搬上大銀幕。”

    關于《D,N》的改編,這消息雖然沒有日本奧斯卡方面來的猛,卻也被許多人津津樂道。

    鬼吾老師的書迷們,當然非常的高興,可是,天海姐姐到底能出演誰呢?

    實在是讓人捉摸不透。

    文藝界的這些消息,占據著好多媒體的頭條,吸引著好多好多人的眼球。

    可鶴岡高校就有些不同了。

    《龍櫻》的相關消息,才是他們討論的主要話題。

    “小遙到底會出演什么角色?”

    “不會是讓遙醬演個路人吧?”

    “其實,改編的話,不一定就完全的依照原著哦。”

    綾瀨遙親衛隊,已經頗有聲勢。

    許蕭蕭跟淺野等人,異常活躍。

    可是,現實的問題卻也躲不過的。

    “同學們!你們知道嗎?學校可能要辦不下去了!”

    “不會吧?學校前兩年不是很好嗎?”

    “對,除了沒空調,這確實是非常的惡心,可是,這個學校能倒閉?不信不信。”

    “沒有空調其實就是一個表現!學校就是因為沒有錢,所以才在這種地方省錢!”

    關于鶴岡高校要倒閉的傳聞,越演越烈。

    許多人也做出一定的分析,那就是鶴岡高校確實在某些地方太過分。

    當初利用金原睛的名聲來斂財,之后金原睛跟山田莉莎都轉學了,學校的吸引了下降,校方又有人不正當的操作資金。

    都是為了錢!

    把教育當做了一樁生意!

    可是,仔細想想,這是私立高中,可不就是一樁生意嘛。

    關于這個傳聞……

    “saikyo,你說這會不會是真的?”淺野實在是很擔心。

    “東野,你有什么消息沒有?你可是大老遠來念書的,要是真的出事了,最倒霉的是你。”許蕭蕭也很憂慮。

    他們倆,想問問東野強的主意。

    畢竟,東野強雖然不合群,可最近不是被拉到了親衛隊嘛。

    還都傳說他東野強是有龍勢的男人。

    龍勢,那就是代表著運氣很好吧,也就代表著學校應該不會出事吧?

    東野強對此事,也只能搖搖頭,“我知道的也不多,而且,我們都是學生,學校真的不行了,一定會有說法的,安心讀書好了。”

    沒錯,就算是鶴岡高校倒了,也一定會有高中來接收學生的,不然肯定會出大問題。

    只是,那會是個什么高中,就不太清楚了,這一點確實是需要在意的。

    但,眼下真不如好好學習。

    可淺野卻是這么說的,“saikyo,雖然你總是一個人行動,但大家兩年同學了,真的很有感情,我是真的想跟大家一起順利畢業。三年的高中在一起,這才會有圓滿的高中回憶呀。”

    淺野的話,自然也引來了許蕭蕭的感情流露,“東野,我們倆算是老鄉,雖然我這個家伙笨的很,也總是麻煩你,但一想到要分別,心里總是怪怪的。你要是能有辦法,我家桂蘭飯店以后就對你免單如何?”

    這。。。

    東野強聽后,說真的,心里也有些感動,話是沒錯的,畢竟當了兩年同學,說一點感情沒有,絕對是假話。

    至于免單,他真的不太在意,桂蘭飯店口味太東京了,齁咸齁咸的。

    “眼下,也沒什么好辦法呀,我們只是學生,還能做什么?再說了,學校方面的情況不是也沒確定嗎?”

    東野強只能這么講,不然還能如何?

    在他看來,學校倒閉這種事情,應該不會的吧。

    三人也只能聊到這個程度,接下來就是上課了,各回各班。

    這堂課是語文課,可不想,水谷這個家伙進來了。

    “同學們!不要行禮了!”

    不行禮?

    這一句,就讓大家坐立不安。

    都不是傻瓜,肯定有事情發生。

    只聽水谷說道:“學校目前情況很不好,我不能再瞞著大家了!學校目前的資金可能支撐不到年底!我不能騙大家,你們作為高二學生,馬上就是高三,高考這樣的關鍵時期遇到這樣的麻煩事,實在是倒霉的很!我也很想罵人,那幫混蛋!

    可是,現在應該好好做打算!同學們,現在轉學還來得及,請大家……”

    沒等他說完呢,就有幾個老師沖進來。

    “水谷!你個混蛋!”

    “這家伙在散播謠言!”

    “同學們,好好學習,不要相信他所說的!”

    這個變化也太突兀了。

    當水谷跟這幾個家伙斗了一陣,不敵被帶出去的時候,同學們都傻了。

    “saikyo!這可怎么辦?”

    這一句話,不光是淺野在問,同時的圭吾先生也在問。

    我東野強能有什么辦法?

    就是這么一副表情。

    只不過,此時的他,在自己的座位上,正襟危坐,好像剛剛發生的一切,跟自己無關。

    這就是傳說中的佛系了。

    可是,淺野卻沒有放過東野強臉上閃過的短短微笑。

    東野同學有辦法?!

    PS:第三更送上!不多說了,求支持,黑車我繼續努力!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