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歷史軍事 > 我的日本文藝生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希望還在,諸君請努力!(第三更)
    “哇,原來是這樣。”

    從郊外回來,東野強自然是累的很,陪跑村上先生,可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最為興奮的還是圭吾先生。

    這個鬼,此時已經完全的搞清楚了這次事件的來龍去脈,他是越想越是有趣。

    事件本身其實也不是很難,以村上先生的頭腦,在很早的階段就猜到了東野強想要曝光自己的身份,而且,不要忘記了,田中也是知道東野強本來的計劃。

    考入東大就曝光鬼吾老師的真實身份,于是乎,村上先生就幾乎完全可以猜到。

    村上先生的目的,就如同他所說的那樣,保留住鬼吾這個希望。

    關于這件事,東野強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他也忍不住吐槽。

    在陪跑的最后,是這么說的。

    “鬼吾黨是不是有些太中二了?”

    “這有什么問題?大家都是因為喜歡跟支持鬼吾聚集在一起的,大家也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政治要求,中二一些,也沒什么不好。”

    “你知道嘛,這給我的感覺,好像日本烤肉黨。”

    “哈哈哈……久木確實是提過這個烤肉店呢。”

    原來,久木那個家伙也出過力的。

    也許組織松散,但大家齊心合力,有杰諾斯、久木這樣的鬼吾死忠,村上先生又不差錢,便出現了這么一個結果。

    回到了常春莊,圭吾先生就再也忍不住了。

    “saikyo,我一直在旁觀,我一直在看著這一切,你知道嗎?我有多么的感動呀,我竟然能受到這么多日本人的喜歡,這么多日本人的支持,我實在是……太棒了!saikyo!太棒了!”

    東野強躺在自己的床上,看著圭吾先生在天花板上一邊說感動,一邊滾來滾去的,他也忍不住了。

    “圭吾先生,就算你已經是鬼了,可也請你要點臉吧,這小說是我寫的,就算是你協力了,可頂多算是‘我們’,現在你直接說成你自己,這什么意思呀?是不是太過分了?”

    面對這樣的斥責,圭吾先生完全不在意,反駁道:“那之前,你還不是一直在說‘我’,你也沒有過說‘我們’呀。”

    東野強不禁投出鄙視的目光,“我怎么說我們呀?別人怎么知道有你這個鬼呀!”

    這等吐槽,可是非常犀利。

    但圭吾先生抓住了機會,“嘿嘿,所以,從一開始,‘鬼吾’就不是一個人。”

    此話一出,東野強不禁微笑著點點頭。

    他當然明白圭吾先生為什么要說這些,這個鬼也是挺溫暖的家伙呢。

    鬼吾當然不是一個人,特別是在日語里,鬼是一個詞,吾是一個詞,雖然只有兩個字,但這是兩個詞,是沒辦法組合成一個詞的。

    現在,鬼吾這個名號的意涵,再度擴大了。

    那么多的,喜歡鬼吾,支持鬼吾,心中有鬼吾理念的人,他們都可以是鬼吾。

    這本來就是一樁好事。

    東野強其實一早就明白了村上先生的想法,也明白圭吾先生的心意。

    大家的支持,這才是鬼吾繼續前進的最大動力。

    但,有一件事,他一定要講出來。

    只聽東野強說道:“鬼吾之所以是希望,或者說,《龍櫻》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成功。其關鍵就在于,日本社會的當下情況,這個社會已經幾乎完全固化了,留給普通民眾改變人生,或者干脆說,向上的通道,已經很少很少。

    我們倆寫出來的《龍櫻》,這里面有許多真實的東西,最為特別,也最能吸引人的,就是這個‘通道’=考試,我們把這個主題突出了。

    圭吾先生,你應該了解了吧,鬼吾這個希望是什么,為什么那么多的日本人會心甘情愿的站出來,支持我。”

    這話,根本不是什么問題。

    圭吾先生點點頭,“沒錯,就是這樣,那么……”

    東野強卻直言不諱,“我就明說了吧,在當下的日本,還能看到‘通道’,現在還能引起大家的共鳴。

    可是在我穿越來的那個時間,也就是十幾年之后,日本這個社會是這樣的。

    大部分人佛系了,特別是男人,不單單佛系,還食草了,還宅了,還……后來的一個潮流就是,能不加班就不加班,不給加班費就絕對不加班。

    真的,這就是那個時候的日本。”

    圭吾先生聽到這里,鬼靈大震!

    “都不加班了?”

    東野強點點頭。

    不加班了,這代表什么呢?

    當然,合理,健康,遵守法規,這都沒錯。

    可背后的潛臺詞就是:

    就算是拼命的加班,拼命的干活,良好的表現,可依舊沒有上升的可能!

    圭吾先生是死于1984年的,那個年代的日本一片紅火。

    現在,新世紀了,日本確實在倒退。

    但是,按照東野強的說法,這么一對比。

    未來十幾年之后的日本,簡直是地獄一般。

    東野強并沒有停下來。

    “其實,大家都醒悟了,都知道已經怎么努力也就那么回事。于是乎,絕大部分的普通人,就是隨便打打工,不打工就靠著長輩的錢活著,沒有另一半也沒關系,反正日本這里有數不清的艾維,有數不清的二次元,有橡膠的,充氣的,各種老婆。孩子也是能不生就不生,日本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地方。”

    說到這里,東野強也不忍說下去。

    鬼都在顫抖。

    “沒有辦法嗎?”

    “寬松教育是什么呢?”

    “這……那幫混蛋在堵住上升的通道,對嗎?”

    東野強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其實,之前所經歷的,大概差不多。

    也許,東野強的說法有些夸張,但,許多的現象確實是會發生。

    日本這邊的所謂‘宅’,那可相當厲害,是真正的不接觸社會,可這樣的人士,就超過100萬,一水的年輕人。

    更多的人,干脆就是覺醒了。

    比996更可怕的是,996給足錢了也沒人做。

    因為大家都不再傻了。

    韭菜覺醒了,連小韭菜都不生了。

    圭吾先生聽到這些,他的目光有些哀怨,“saikyo……”

    “我想說的很簡單。”東野強直言,“我們是鬼吾沒錯,我們也可以成為大家心里的希望,但是,我們無法改變這個社會,我們所能做的,只能是提升我們自己。”

    這便是東野強想要說的,圭吾先生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這次事件之后,鬼吾老師這個名字自然的被賦予了更多的意義。

    但,東野強很清醒,他跟圭吾先生兩個人,并沒有這么大的能力。

    所謂,能力越大,責任才越大。

    想要改變這個社會,或者再中二一點說,想要改變世界。

    他們做不到。

    圭吾先生卻又想道:“但,至少可以影響,支持鬼吾老師的日本人吧?”

    東野強還是搖頭,“可真正關鍵的還是要他們自己努力。”

    圭吾先生一聽笑了起來,“你這個家伙,所以,你才一直不收杰諾斯為徒。”

    “我根本沒有東西可以教他。”

    “哈哈……”

    到此,圭吾先生心情又暢快了,也許之前聊的太過殘酷,但認清了許多東西,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收獲。

    那么。

    “鬼吾老師依舊可以活躍的吧!”

    “確實要感謝一下村上先生,鬼吾老師這個名號,沒有衰弱,甚至我依舊可以戴著頭盔出現在公共場合,送上我們的正義飛踢。”

    “哈哈!太棒了!就算是有人知道你就是鬼吾,可也……”

    “日本人,有時候確實很奇怪。不過,以后的話,鬼吾老師還是減少出場的機會吧,畢竟,我已經算是曝光了。”

    “什么時候東野強如此靦腆了呢?”

    “這不是靦腆好不好,我只是想以文章來取勝,當讀者們看到了鬼吾的小說,腦中一下子就想到的是正義的鬼吾老師形象,這不好嗎?”

    “哈哈……”

    到此,圭吾先生高興至極。

    可東野強心里想到是,鬼吾老師不光可以影響日本人,也會對中國人產生影響。

    希望還在,諸君應當努力。

    不求改變這個世界,但求努力提升自己。

    東野強非常想將這樣的理念傳遞出去。

    有了這樣的想法,東野強干脆起身了。

    仿佛剛剛休息的已經足夠。

    “圭吾先生,我們來寫小說吧。”

    “是哪一部?之前的那個《白夜行》嗎?”

    “你難道是屬狗熊的嗎?”

    “什么意思?”

    “我們東北有句話,熊瞎子掰苞米,最后就只剩下一個。”

    “哈哈……我聽不懂,我不管!”

    “你這個鬼,太不要臉了。當然是《叛逆》。”

    “也好也好,想到了什么呢?”

    “魯路修的身份也是有曝光的危險哦。”

    “你的意思是……就借著此次事件?哇啊!不愧是saikyo!對!zero的揭面!”

    “這一段劇情,就需要用到‘分鏡’了。”

    “哈!這可是之前就準備好的。”

    所謂分鏡,就是他們倆研究出來的手法,zero揭面的這一段劇情,距離現在寫到的,還挺遠。

    但是,靈感來了,不寫也是不行的。

    正好,分鏡可以利用上。

    東野強回看自己之前的設定跟分鏡,稿子上的東西,還有這次的經歷。

    兩者相結合,下筆如風!

    一張一張的稿子被完成,直到……

    電話響了。

    竟然是雅美的。

    東野強臉上出現笑容,可沒想到的是。

    “東野君!你可算是開機了!哼!之前的那個禮物,我可不打算給了!”

    這……你都不打算給了,干嘛還打電話來呢?

    ps:第三更送上,容黑車我這兩天稍作休息,多謝多謝!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