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歷史軍事 > 我的日本文藝生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棋子變棋手!(第三更)
    夜,六本木。

    東野強依舊站在落地窗前,但此時,他的手上多了一個電話。

    “saikyo!你這也太狠了吧!這一招也太棒了吧!”

    “哦?圭吾先生,你在說什么呢?”

    “我說什么你還不知道?你這個小子!哈哈哈……”

    “咳咳,我知道什么呢?”

    “saikyo!不要再嘴硬了,你心里都要樂開花了吧。”

    “圭吾先生,我真的不知你在說些什么。”

    “你這個家伙,連手機都準備好了,還不是在等待著什么?”

    “哦?”東野強此時露出了狐貍一般的笑容來,“那你說我在等什么呢?”

    圭吾先生一聽,真給氣笑了,“saikyo,你呀,哈哈……還是這個性子,要等真正的結果出來,萬無一失才好慶祝勝利,對不對?”

    這話說的,東野強都不禁臉紅。

    圭吾先生這回可算是占到了優勢,自然要乘勝追擊,繼續講道:“saikyo,其實你之前已經完全確定了對不對?哈哈,渡邊老師這次就是想利用一下你還有《白夜行》,以此來對石原那老家伙發動攻勢。”

    東野強只好輕飄飄的還了一句,“沒人喜歡被當做棋子的。”

    “沒錯!”圭吾先生拍手道:“當然沒人喜歡被當做棋子,沒人會喜歡利用,而且,你這個小子之前就已經說好了,要反過來利用一番,于是乎……”

    “我只是抓住這個機會而已。”東野強一副要繃不住的謙虛表情。

    圭吾先生直接吐槽,“你這個家伙,壞的很!”

    現在已經是很清楚了,東野強就是在等待這個機會,那就是,當渡邊純一等人向石原老賊發動總攻的時候,他就可以反過來利用了。

    如此,棋子就可以變成旗手!

    至于道理嘛,也是非常的簡單,以日本文學振興會目前的狀態,石原老賊大權在握,而且,他還是強硬的政治人物,這樣的家伙實力太強了。

    渡邊淳一名聲是大,但光憑實力來說,完全不是石原的對手。

    就算是有其他勢力支持他,可這也是不夠的。

    那么,真正的攻勢就只能是一個。

    利用輿論來討伐石原。

    石原的優勢是政治,但當面對輿論討伐的時候,這個身份就是劣勢了。

    可以說,渡邊淳一的這個計劃還是很厲害的。

    但是,當真正發起總攻的時候,也就是利用輿論的時候,那么,就會出現一個情況。

    讓直木賞這個日本文學界最高大獎,也會同時的受到攻擊。

    這就是東野強的機會。

    哦不對,是鬼吾老師的機會。

    因為只有在這個情況之下,鬼吾老師才可以說出這樣的話。

    這樣的直木賞,我鬼吾不在乎。

    這話其實很容易講,但是,在之前,他若是這么講,那就完了。

    那叫大言不慚。

    會引起其他人的反感的!

    你鬼吾就是一個裝逼的家伙,好吧,也許日本人對裝逼研究的還不透。

    所以,只能這個時候講。

    這個時候如此講,不但不讓人產生反感。

    反而會讓大家更加的支持鬼吾老師。

    這也是為什么,東野強在看到了這個情況之后,馬上就給久木打電話。

    而現在,他還是在等電話。

    那么,這等的又是什么呢?

    鈴!鈴!

    電話,果然來了。

    “老師!佐野主編來電,文學振興會將出現大變動!”

    “哦,是石原請辭了吧。”

    “老師!Bingo!”

    電話是久木打來的,而在聽到了這話之后。

    卡米薩瑪!

    果然,一切都在你的預料當中!

    而緊接著。

    “應該是渡邊老師接任石原的職位,而《白夜行》……”

    久木聽到這個話,他心跳加速。

    “肯定無緣本次直木賞,沒錯吧。”

    此話入耳,久木眼睛都發直了。

    “老師!確實如此!”

    太神了!

    卡米薩瑪!

    久木此刻對東野強的崇拜已經達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恐怕也只有神明才能猜的這么準。

    但實際上,在東野強這邊來看,這些算是可以預見的事情。

    “沒關系的,這個結果我在電視上已經說過了,就這樣吧。”

    “老師,難道就不……”

    “沒有必要,這一次直木賞,到這里已經可以了。”

    “哈依!”

    說完,便掛了電話,久木不想打擾鬼吾老師休息。

    事實上,鬼吾老師哪里能夠休息呀。

    呵呵……

    東野強此時面對東京的夜景,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石原你這老賊,真個活該!

    圭吾先生實在是有些詫異,因為按照他所想象的,這次應該能取得更大的成果,也就是說,直木賞也應該給《白夜行》才對呀。

    “saikyo,為什么?為什么沒有拿到直木賞呢?”

    東野強聽后,笑聲停下,但臉上難掩高興的神色,說道:“圭吾先生,你還是不太懂政治。”

    不懂政治?

    圭吾先生撓撓頭,他死的有些早,而且,本來就是個推理小說家,對于政治這個玩意,確實是不怎么精通。

    東野強嘿嘿一笑,“我也不是那么懂政治,可是我看過太多這種事情了。圭吾先生,石原這老賊請辭,他能就這么心甘情愿?按照政客的標準操作,他一定要做一些利益上的交換,我估計的就是,他的下臺,置換的應該是《白夜行》不能獲得直木賞。”

    圭吾先生有些不明白了,“為什么呀?那個老家都走了,還是自己走的,他干嘛非要這么做呢?”

    在這個鬼看來,確實很是奇怪。

    可東野強則是說道:“很簡單,要明白,石原這個家伙為什么會下臺?因為現在這么一鬧,直木賞有了聲譽方面的問題,雖然之前已經出現過幾次小的狀況,比如,我們的《秘密》,還有《蛇舌》以及《欠踹的背影》這兩部作品。”

    圭吾先生一聽,基本上就懂了。

    之前這幾部作品,都可以說是直木賞遺珠,沒有獲得大賞,卻在銷量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說是打了直木賞的臉也沒錯。

    可這些,還不是什么大問題。

    眼下的情況,可真的是太嚴重了,一個已經頒發了一百多期的獎項,在你石原的任內出現了這么嚴重的聲譽問題。

    石原難辭其咎。

    “從政治角度而言,文學振興會的會長一職,已經是石原的負資產,他當然要拋棄,可是,這個負資產若是貿然拋棄,那恐怕會有后患。所以,石原應該是以自己辭職來換點東西,這才是正確的選擇。

    要知道,他其實可以不要臉的就那么繼續留任的,反正別人拿他沒辦法,這個文學振興會本來就是個公益性質的團體,屬于官方的。

    于是乎,交易的東西便是這樣了。《白夜行》此番不獲獎,那么,至少可以證明一件事,現在的直木賞鬧劇,他石原并非是主因。”

    到此,圭吾先生真的完全懂了。

    “這個老混蛋!竟然這么聰明!這樣一來,沒人能再利用此事抓他的把柄了。”

    東野強笑著點點頭,“正是如此,所以,我一早就有這個判斷,而渡邊老師也會答應的,他年紀也不小了,此番不答應,以后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

    圭吾先生吐槽道:“那你都猜的這么準了,為什么還等久木的電話?”

    東野強還能說什么呢?

    “圭吾先生,畢竟很多事情,會出現意外的嘛,哪有那么保準的,萬一石原這老家伙臉皮足夠厚,非要一直占據文學振興會會長的位子,我又有什么辦法?”

    沒錯啦,就是有可能出現意外嘛。

    不過,想到這個意外嘛。

    東野強此時腦中卻想到了自己穿越的那一年。

    2019年,上半年我們還在慶祝絕世好簽,大贊錦鯉發威,還調侃某某打球像XXX。

    誰能想到下半年,就來了個‘琦木楠熊的災難’。

    圭吾先生想吐槽也是不行,但還是覺得有些可惜。

    “不甘心呀,這次《白夜行》的機會明明很好。”

    “圭吾先生,雖然沒有拿獎,但是也搞掉一個老混蛋,絕對算是成功的吧。”

    “還是不甘心。”

    “喂!這部小說在原來的時空里,就是你寫出來的時候,什么獎都沒有拿到。”

    “這……那以后呢?渡邊老師上臺了,我們鬼吾老師應該會馬上拿到直木賞的吧?”

    “圭吾先生,這我可不敢說。”

    “啊?”

    圭吾先生忍不住犯了小孩的脾氣,可又知道東野強說的很有道理。

    而東野強真的是很高興,那老賊終于被干掉了。

    不過,他也算是清醒,知道渡邊老師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圭吾先生,我們還是繼續寫小說吧。”

    “好!”

    長路漫漫,無須著急。

    《新參者:箱根驛傳》,又再度開動。

    東野強的筆下,加賀恭一郎,輕快的跑在箱根的山間。。。

    PS:第三更送上,今天這球,黑車我實在是……其實之前那場就被氣壞了,贏到手的丟了。可黑車我也知道自己毒奶,所以,一直忍著也沒說什么,好辛苦的,結果……實在無法不吐槽。我不多說啥了,黑車還是好好碼字,今天還剩下一個辦小時,努力沖擊4更!感謝大家的支持!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