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歷史軍事 > 我的日本文藝生活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我開動了!本木與《入殮師》(第二更)
    6月17號,注定有一個特殊的夜晚。

    魔都國際電影節的開幕,在日本這邊也多有報道。

    鬼吾老師的兩部小說改編的電影同時進行首映,一時傳為佳話。

    更別提,東野強與雅美還有結衣,三人一同出現在紅毯之上。

    不用看直播,便是網絡上以及新聞里的圖片,就足夠吸引眼球了。

    真的很搭配。

    三人都是這么的高挑。

    別的不說,至少在日本人心中,他們三人出現在國際場合里,并沒有給日本丟臉。

    只是,有人免不了吐槽。

    巨人族。

    好吧,更多的是在說,本來身材很是出挑的長澤雅美與新垣結衣,在東野強的身邊,頗有小鳥依人的感覺。

    但是,有的人并沒有過多的留意這來自鄰國的新聞。

    本木雅弘,當然也非常的關注鬼吾老師的消息,可是眼下,他更加的需要專注鬼吾老師的作品。

    是新作!

    激動,真的非常的激動。

    本木雅弘他都很難形容自己在得到這個文件袋的時候是何種心情。

    從久木先生那里接到這個文件袋,久木先生并沒有說什么。

    只是這沉甸甸的感覺,讓本木雅弘馬上就明白,絕對不簡單。

    直到看見了這三個字。

    《入殮師》。

    卡米薩瑪!

    本木雅弘的心中吶喊,這并是在稱呼鬼吾老師。

    但是,本木還是對鬼吾老師非常的感激,竟然如此之快的就寫成了這部小說,實在是太感謝了。

    當初自己的一個不成熟的想法,還惹了鬼吾老師的不高興,但后來的發展,實在是超出了想象。

    鬼吾老師竟然利用此事,來幫助他人,坂井小姐的病現在已經是大好了,而且,許多的經歷,回想起來,實在是讓人心情舒暢,又略略激動。

    能遇到鬼吾老師,就連自己的人生都變的不同了呢。

    本木還沒看,就先自己來了一段暢想,也實在是不容易了。

    懷著這樣的心情,本來就謹小慎微,非常注重禮節的本木影帝,小心翼翼的將稿件拿了出來。

    “我開動了。”

    雙手合并,拜了下去。

    這是日本人吃飯之前的禮數,事實上,這個禮數也可以不做,但通常在吃飯的時候要來這么一下,就好像信仰某宗教的人,在餐前要禱告一樣。

    而這個禮數,其實也可以用在別的地方,就如同這樣。

    本木覺得,必須要正式,必須要懷著敬畏之心,不然就對不起鬼吾老師如此相待。

    翻開來,發現里面有一行字。

    “感謝本木君給我的靈感,當日之事,實在是抱歉,我當時覺得自己對此類型還沒有足夠的把握……”

    這一番話,竟然是對自己說的。

    本木雅弘熱淚盈眶。

    鬼吾老師,您太謙虛了!

    也許,只有如此的鬼吾老師,才能取得這樣的成功吧。

    本木抹了把眼淚,就開始鄭重的閱讀了。

    《入殮師》,開篇第一句話。

    也許并沒有那么糟糕。

    如此單獨的一句話成為一段,而且,與下面的文字還空了一行,這確實有些奇怪。

    但也真的吸引人。

    到底是什么糟糕了呢?

    接下來是這樣的。

    太陽還沒有完全的落下去,但是,小林大悟感覺自己眼前的路,發黑。

    真的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可這個事情……

    怎么跟美香說呢?

    可不跟美香說也不行的呀。

    這,這。。。

    小林大悟回到家的時候,整個人還處于混沌的狀態,直到自己的妻子美香,捧著晚上料理的食材出現。

    “大悟,哈……快看,今天吃壽喜鍋,哈哈,我買的牛肉唉,松阪牛肉,怎么樣?哈哈……高興吧!”

    “松,松阪牛?”

    “對呀,你不是最愛吃的嗎?”

    “那個……美香,那個……”

    “大悟,你怎么了?看你的表情,怎么跟失業了似的呢?”

    “哦,沒有沒有,我怎么會失業呢,哈哈……你老公我可是不錯的大提琴手啊。”

    “對的嘛!”

    小林大悟當然就是男主人公,而他的妻子叫做美香,這都是目前可以確定的信息,其中最為關鍵的,當然就是失業的問題了。

    肯定失業了。

    本木已經完全可以確定這一點,但是,為什么鬼吾老師要這么寫呢?

    入殮師,那就應該是殯葬業的事情吧。

    男主人公失業了,可又說自己是大提琴手。

    這個。。。

    其實,還有更加關鍵的,那就是,失業這個問題,到底怎么說呢?

    對了,之前的那一句,沒那么糟糕。

    應該就是在提示,小林失業了。

    怎么辦?

    怎么講呢?

    事實上,本木糾結這個問題,是因為他自然的想到,鬼吾老師還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東大生,他這樣的天才人物,而且是東大的學子,無論是這個時候,還是以后,他都不可能有什么失業的困擾。

    所以,根本就不可能體會到這種心情的吧。

    鬼吾老師能寫的出來這種感覺嗎?

    其實,小說中的小林大悟也在糾結。

    不過,最終,小林大悟還是找到了方法。

    “美香,那個……我有個朋友。”

    “啊?是哪個朋友?以前的同學嗎?”

    “不是,我這個朋友是跟我一個樂團的,只是他最近遇到了麻煩事。”

    “什么麻煩事?是需要我們的幫忙嗎?”

    “對,真的是需要幫忙,我的這個朋友,他是真的很愛音樂,他的水平也許不是特別的出色,但是對音樂的心意是真誠的。他既然這么愛了,那就得有所表示,對吧。”

    “大悟,繼續說呀,他怎么表示了?”

    “為了音樂,就需要有足夠好的樂器對吧。”

    “當然了。”

    “而樂器都不便宜的。”

    “沒錯沒錯……哦,我知道了,他是買了一個好的樂器對吧,但是,他其實沒有多少錢,所以……”

    “對,他貸款了,貸款的數額……”

    小林大悟此時伸出一根手指來。

    “一百萬?”美香的臉上出現了驚容,“這么貴的嗎?”

    小林大悟臉色尷尬,只好說道:“是一千萬。”

    “哈?!”美香驚的臉都變形了。

    “一千八萬。”小林大悟再度強調。

    “什么?!”美香大吃一驚,但是,美香并非是個笨蛋女人,她馬上就想到了一個可能。

    “你說的這個朋友是不是你?”

    這。。。

    看到此處,本木雅弘忍不住笑了起來。

    太有意思了,而且,這個寫法,也太真實了!

    一個失業了的丈夫,而且在外面還欠下了巨款,那么,他到底應該怎么跟老婆說呢?

    就這么一段描寫,本木覺得,鬼吾老師足夠被稱為天才了。

    藝術是來源生活的,鬼吾老師這么年輕,他不可能有這樣的生活經歷,甚至他現在恐怕只有女朋友,還沒有妻子呀。

    當然,本木雅弘在心里也是明白的,鬼吾老師恐怕不止一個女朋友。

    那當然就更不可能有這種經歷了。

    可就算是這樣,依舊能寫出如此程度的。。。

    有趣而且真實。

    當然了,本木雅弘是完全不知道,‘你說的這個朋友是不是你’在東野強看來,根本就是一張JPG。

    只是看到這里,本木雅弘就可以確定,這絕對是一部佳作,絕對出色的小說。

    但,好像沒有什么入殮師相關的劇情呀。

    那么,什么時候這個入殮師……等一下,明白了,會不會是因為欠了這么一大筆錢,于是,男主角被逼無奈之下,就從事了入殮師這個職業呢?

    經過了這一番旅程,本木雅弘也是非常了解的,入殮師的收入很高很高。

    或者這么說吧,就日本來講,殯葬業的收入都是非常高的。

    應該就會是這樣的發展吧。

    想的是挺好,可等本木雅弘接著往下看去。

    嗯?

    “大悟,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說有一封信要交給媽媽,但是,媽媽不是去年就去世了嗎?”

    “這……”

    一封信,給去世的媽媽的?

    這是什么信呢?

    可正因為這封信,小林大悟與美香二人,從東京回到了鄉下。

    本木讀到這里又糊涂了,竟然有如此意外的發展。

    回鄉下老家了,那之后會如何呢?

    等一下,那封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這部小說的篇幅大概在10萬字左右,可現在還僅僅是一個開頭,如此就出現了這么多的問題。

    本木雅弘,估計是無法入眠了。

    ……

    深夜,魔都。

    馮曉鋼從影院里走出來,腦中還是在回憶著剛剛電影里的情節。

    “這幫小日本,有那么點兒意思。”

    作為有名的小鋼炮,他是得誰噴誰,對于日本,他多少有些看不上,但也承認日本的電影在某些方面還是有獨到之處的。

    以目前的情況來說,馮曉鋼至少能確定一點,那就是日本的電影真的在走下坡路,而中國的電影正在上升。

    這種上升最為明顯的就是商業方面。

    國內的電影市場,就這個潛力,目前來看大有可為。

    但是,剛剛看到的這部《新參者:彷徨之刃》,確實是有那么點兒意思。

    這部電影諷刺力度可真的不小。

    警察不能保護好人,反而是要保護那些個罪犯。

    而媒體則是非常的下作,對受害者進行……這就是大吃人血饅頭吧。

    可一想,我們國內的許多媒體,也好不到哪去。

    也許不能寫的那么se,可那是因為有底線在攔著。

    馮曉鋼現在當然是無法想象,未來會有個打車軟件,發生了一起很惡略的犯罪事件,而當時有些個所謂的‘自媒體’,寫出來的東西已經不比這電影里描述的日本媒體遜色了,也是那么的下作。

    《彷徨之刃》里關于媒體的情節,引發了馮曉鋼的共鳴。

    這恐怕是任誰都沒有想到的吧。

    那么,作為評委會的副主席,馮曉鋼對這部電影的獲獎前景。。。

    “嘿嘿,估計也就那么回事吧。”

    馮曉鋼心里明白,這次的電影節恐怕還是要以歐洲的電影為重點。

    卻在此時,有人迎面走來,認識。

    “嘿呦,這不是假星爺嘛。”

    “啊?馮導?”

    馳星周跟馮曉鋼之前因為星爺有過一面之緣,此時見到了,不打招呼是不可能的,而且啊,還有一事。

    “馮導,你是看過了那部《彷徨之刃》?”

    “是呀,哦,你也想看看。”

    “對呀。”

    “那可要等了,咱們不如去喝個酒。”

    “也行。”

    “走走。”

    這兩人便喝去了。。。

    PS:第二更送上,真心感謝大家的支持!黑車今天早了一些,一定會繼續加油的!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