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對著劍說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一把刀,一把劍
    大雨洗刷了倒塌的城墻,建筑。

    傳訊的戰士走在掩埋著尸體、高低起伏的碎石堆上,不知道這里發生過什么事情。

    突然,廢墟東面暴起彩色的混沌之氣光亮,直沖半空,又散開成蘑菇形態。

    那戰士連忙趕了過去,遠遠就聽見把聲音叫道:“你們不是一直不服氣嗎?一群人,帶著不滅印,竟然還要落荒而逃!簡直是荒唐透頂!回去告訴大地武王,等著我把他的都城都城變成廢墟,叫他后悔對我做的事情!”

    破天爆的彩光,只把六個王將全部推飛幾十丈遠,還有被直接轟的拋飛摔出去的。

    六個王將,都帶著不滅印,圍攻之下,反復多次交戰廝殺,始終拿不下破天刀。

    面對破天爆的威力,每次爆發根本不論人多人少,全都一起炸了。

    一個也好,六個也好,在混沌之氣爆發的威力下,全力防守也要被沖擊力推的后移相當距離,單沖鋒技能都來不及近身,又得被第二次的爆發轟退。

    只有二連沖鋒能力的在旁人幫助下能夠近身,卻又因為小霸體的緣故,根本傷不了破天刀分毫,等不到近身后出第二招,又被爆發的混沌之氣轟飛。

    結果就是,六個王將相當于一直在被動挨打,破天爆的范圍爆發殺傷力又強,被炸個結實的話,不要多少,一個萬戰將戰印的混沌之氣儲備量就被耗盡了。

    他們帶著不滅印,竟然也熬不下去。

    原本他們打算交替上陣,車輪消耗破天刀。

    但人少了更糟糕,破天爆的殺傷范圍收窄后,殺傷力更強。

    打到現在,大地武王的六個王將帶著的不滅印里的混沌之氣已經不多了,即使個個都不甘心,更覺得羞愧難當,卻也不得不退走。

    “破天刀你這個叛徒!大地武王對你何等厚重,你竟被七星武王迷惑!今天我們是奈何不了你的破天爆,但你不要以為自己就天下無敵了……”那王將本來還沒說完,一片爆發的混沌之氣彩光呈扇形飛沖過來,他不得不豎劍面前,發動混沌印的金刺,使劍身增寬,化作大盾使用。

    縱然如此,沖擊力還是把他推的后移了十幾丈遠。

    六個王將都被擊退,但卻正是他們撤走需要的,順勢掉頭就走,不敢再跟破天刀消耗太久。

    破天刀看來似乎追不上了,立定了站那,哈哈大笑道:“一群廢物!你們最好跑快點,下一座城市,很快也要變成廢墟!”

    六個王將越去越遠,破天刀看似追趕,卻沒有跑多遠,就折返了回去,在廢墟中找了個地方坐下,取了身上的干糧和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破天刀消耗的混沌之氣不少,六個王將有不滅印,混沌之氣的儲備量至少是他的十倍,長久的戰斗又得不到很好的休息,他實在需要休整補充。

    傳訊的戰士踏著廢墟的一堆堆碎石,終于見到破天刀時,眼里卻透著難以掩飾的恐懼,低著頭臉把迎星城,七星都城及別的城市的狀況說了。

    “知道了。”破天刀沒什么表情,本來十八座大小城市就沒指望能真正占領,現在還有迎星城守著,都是靠孤王。說到底,目前的戰況,依靠的就是他們兩個。狹長亂戰之地里的其他武王說是對結盟都很愿意,卻又拿些細節的問題交涉拖延時間。

    說白了,就是想觀望局勢,如果孤王和七星武王能夠應付大地武王的反擊,才有希望談論更長遠的未來,否則的話,結盟的主意再好,也只是自取滅亡。

    短期之內,他們不會得到更多助力。

    那戰士說完,沉默有頃,看著破天刀坐的碎石堆下,有沒被掩埋住的胳膊和腿,他胸膛里的激憤情緒不禁越來越濃,撐的仿佛要炸開那般。

    于是,他壓抑著怒火開口道:“這里的情況,我需要如實回稟。”

    “我說不讓你回稟了嗎?”破天刀吞下嘴里的食物,喝了口水,看著那戰士眼里的情緒,冷笑道:“這些城市我們占領不了,那就應該破壞。七星之地現在需要的不是人口,是混沌之氣。無人區域一樣可能會形成陰云境、黑云境,這些占領不了的城市里的戰士,會首先發現陰云境和黑云境,他們會把搜集的混沌之氣獻給誰?是沒有實力穩定占領城市的我們?還是大地武王?戰局沒有進入一定階段之前,我們需要把臨近的許多城市變成廢墟,這就是最好的隔離帶,也是能夠得到更多混沌之氣的保障。這就是我的理由,你盡管回去稟報!惡名我一個人背,你們就只管坐享其成,順便再滿懷悲天憫人的慈悲,茶余飯后背下里通俗我破天刀的殘忍無情好了!”

    那戰士聽著,沒有做聲,也沒有動,低著的頭臉微微抬起,注視著破天刀的眼里,還有恐懼,卻又添上了反對其言論的嫌惡。

    可是,他不能說什么,只能沉默,胸膛里激憤的情緒又讓他無法平靜的接受。

    于是他這般站著,看著,即使明知道這毫無意義,甚至可能給他自己帶來麻煩,他此刻卻還是倔強的站著,看著,眼里透出來的嫌惡越來越明顯。

    破天刀看見了,也看著。

    他吃著東西,冷冷的盯著那戰士的眼睛。

    他本以為這戰士很快會低下頭,然后回去復命。

    雨下著,在他們之間。

    破天刀吞下嘴里的東西,又喝了一大口水,那戰士仍然站著,看著他。

    破天刀討厭這種眼神,即使他本來懶得跟個傳訊的在編戰士計較,此刻仍然被點燃了怒火。

    破天刀突然過去,一把揪著那戰士的領口,怒氣沖沖的瞪著他斥責道:“我他嗎的是被六個帶著十幾命不滅印的王將圍攻!相當于被六個王將車輪消耗了十次!我是不是應該為了別傷及無辜讓他們殺了啊?還是掉頭跑回七星武王都城,對著大家說:‘對不起!我不忍心傷害無辜,只能跑回來了,等敵人打到這里的時候,我還是不能傷及無辜啊,我只能一個人離開,你們努力抗敵!’是不是?”

    那戰士說不出話來,也并不真的明白破天刀獨門絕技或者不用,用則牽連無辜的情況,他只是知道,破天刀很憤怒。

    破天刀是被這戰士眼里的嫌惡所激怒,他這些話,與其是在對這戰士說,更像是對他自己說的。

    很顯然,這戰士并不可能明白他的情況,他也不可能對人訴說破天爆絕技的無可奈何。

    破天刀一把將那戰士推的順碎石堆摔滾了下去,他居高臨下的看著那戰士爬起來,怒聲道:“你以為自己是什么東西!還敢理所當然的對我橫加評論?不滿意我的做法就滾回去,建議七星武王不要用我!不服氣我的做法,那就好好長你自己的本事,你要有本事用別的方式解決問題,才能要求我停止屠殺!別只會拿眼睛瞪人,除了吐沫橫飛,毫無建樹!你要不是七星武王座下的人,早把你殺了!你連站在我面前,瞪我一眼都是靠七星武王給的底氣!下次傳令如果還是你,還敢對我不敬,你就等死吧!現在、馬上、滾蛋!”

    那戰士滿腔不平之氣,可是,面對這些話,他又發現自己沒辦法辯駁,面對破天刀的盛怒,他也沒有開口的勇氣。

    于是他走了,踏上了回去復命的路。

    雨還下著。

    破天刀淋著雨,坐在碎石堆上,沉默的恢復著戰印的混沌之氣。

    他看著碎石堆里沒掩埋住的、蒼白的臉,沒有生機的眼睛,其實早已習慣,只是他仍然不能習慣、并且十分討厭的是,這種一個人在廢墟里的孤獨。

    然而,這就是他的獨門絕技,他至今沒辦法讓破天爆的威力收縮的更小,甚至大概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或者不用,或者就是伴隨著殘忍的屠戮。

    他若不用,那么沒有破天爆的他也就不是破天刀了;他若用,那破天刀的屠城之殘忍惡名也就不會改變。

    破天刀早已習慣了破天爆的殘忍,他只是適應不了這種孤獨。

    然而,現在他不覺得痛苦了。

    因為他的心里,不再只是裝著一座座廢墟和無數的尸體了。

    因為他離開了廢墟,背后的七星武王都城里,有他的父母、親妹妹等親人,他心里,還有等待復活的妻兒。

    破天刀望著前方,那是他接下來要去的地方,也是一座,即將被他變成廢墟的又一座不幸的城市。

    但他沒有遲疑,因為必須贏,七星之地如果輸了,就是滅亡。他其實不關心七星武王的死活,他關心的是妻兒需要復活,父母和妹妹需要安定的家。

    ‘大地武王——不管你派了誰來,我破天刀都不會輸!’破天刀從沒想過輸這個字。

    而現在,他也不能輸。

    樹林里。

    積水變成了血色。

    李天照拔出孤王劍。

    一個被穿透了身體的萬戰將,氣絕。

    另一個萬戰將拖著被風刃斬傷的腿,極力的移動著,卻走不快。

    過去的路上,血色在積水里泛開。

    李天照沒什么表情大步追上去,一劍貫穿。

    那萬戰將倒下了,仍然極力掙扎著往前爬,即使明明知道傷勢活不了,也不可能爬出奇跡,求生欲卻仍然促使他極力爬動。

    這是第十二天,李天照一個人奔走多個城市之間,搜尋大地武王的萬戰將的第十二天。

    而這個,是這十二天里,第八十八個死在孤王劍劍下的萬戰將。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