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戰國萬人敵 > 257 缺根筋
    “小青,我帶你去找你姐姐。”

    李縣長站在戰車上,把御手扔下了車,然后道,“李某為公子御手!”

    “善。”

    大約是有些投趣,陳蓁竟是開心地笑著,也不怕,也不惱。

    “哈哈哈哈……公子魄力,可謂人中龍鳳!”

    “李子過獎。”

    “哈哈哈哈……”

    狂笑聲傳了個遍,李解也懶得再搭理戰敗的俘虜們,直接吼道,“都他娘的打起精神來,把俘虜押回淮中城!老子先行一步!”

    “駕!”

    一聲大喝,李解駕著戰車,直接走了。

    沙皮正在啃粽子喝水呢,一看老大走了,頓時喊道:“都有!跟上首李!”

    親衛們也在休息,剛剛卸甲呢,結果來不及重新披甲,只得輕裝持劍小跑跟了上去。

    已經跑起來的沙皮又喊道:“駕車跟上!”

    “是!”

    御手們也不傻,趕緊駕著蔡國戰車,跟著李解去了。

    剩下的義士義從們,都是一臉懵逼,好在已經打贏,蔡國人想要作妖也沒機會。

    “集合!”

    嗶——

    哨聲響起,義士們先行集合,隨后迅速地分派人物,將蔡國“玄甲旅”的裝備全部收集起來之后,派出了斥候,將舟船收集了起來。隨后將戰利品都裝上了船,順流直下,穩穩當當地前往淮中城。

    “蔡人‘玄甲旅’,居然就是如此戰敗。”

    “蔡英非是庸碌之輩啊,只可惜,遭遇吳國猛男,孰為……孰為可惜。”

    太康尾田感慨完蔡英之后,自己也嘆了口氣:“某,如何敢返回宛丘,如何敢再會君上!”

    想想處境,慘是慘了點,但尾田尋思著還有媯田這個公族子弟陪著,其實也還好。

    反正就現在的情況來說,要慘也慘不過媯田。

    畢竟,這個倒霉之前已經丟了一個公主了,現在又把李解叫了過來,鬼知道是不是二次出賣。

    也就是媯田平日里會做人,這要是有人下賤一點,說他“賣主”“背主”,那酸爽……簡直了。

    “上士,汝以為,公……公主當如何?”

    “呵呵。”

    媯田不想說話,他只知道“桃花姬”已經被搞大了肚子,至于剩下的,已經不想再繼續多想了。

    東南遠去的戰車之上,李解為御手,翩躚公子遺世而獨立,場面其實還挺不錯的。

    尤其是俊俏公子面帶微笑,真的很有殺傷力。

    戰車上,仿佛面帶春風的陳蓁,依然很平靜地問駕車的李解:“李子知吾是何人?”

    “叫什么李子,叫姐夫。”

    李縣長擠眉弄眼,心情也是相當的不錯。

    被他這話驚了一下,愣神的陳蓁掩嘴一笑:“長姐安好?”

    “正養胎呢。”

    “……”

    一直處變不驚的陳蓁,差點從戰車上跌下去,要不是李縣長眼疾手快,加上胳膊又伸得長,一把就把陳蓁撈了回來,大概是要摔個屁股開花。

    “你看你,注意點嘛。”

    “……”

    見李解一副埋怨模樣,陳蓁歪著頭,有點奇怪地看著他,因為陳蓁沒聽懂李解在說什么。

    “長姐懷有身孕?”

    “正是。”

    李縣長一臉驕傲,整個人都是飄飄然的。

    “孩子父親是何人?”

    “??????”

    一臉古怪的李解沒搞明白,啥意思?老子都這么驕傲了,應該看得出來吧。

    “我呀!”

    “??????”

    陳蓁還是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李解,“可是,李子形貌,非是長姐中意之相。”

    “??????”

    突然間,李縣長有點明白了,這個陳蓁,不,這條小青,他娘的不會是缺根筋吧。

    一個貌似女文青,實際傻大姐的白富美?

    不可能!不可能的!

    李縣長突然停了車,讓馬兒在樹蔭底下先休息一下。

    “李子何故停車?”

    “我停車是有事情要問你。”

    “李子之言,吾不知。”

    頓了頓,陳蓁忽然又問:“適才問李子是否好色,李子坦然承認,著實……有別于他人。”

    “嗯?難道你還問過很多人?”

    “正是。”

    “……”

    忽然李縣長就有點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他覺得自己會尷尬。

    “吾問過公父,公父言……”

    “好了不用說了,你是我見過的頭一個問自己親爹是不是好色的奇女子。”

    “……”

    沉默了一會兒,陳蓁這才又問道,“李子以為吾之姿容如何?可為美色?”

    “你把頭冠去了,頭發散開。”

    說完,李解又從車上扯了一個水囊下來,遞給陳蓁,“然后再洗把臉。”

    陳蓁不明所以,但還是去了頭冠,頓時滿頭烏絲傾瀉而下,那種絲滑的感覺,因為夏日的陽光,竟然帶著點光暈。

    “他娘的拍廣告也就這樣了吧。臥槽……”

    陳蓁將頭發向后收攏,然后用一條絲帶,略作打結,就形成了很傳統的中分髻。

    從水囊中接了一點清水在手上,然后打濕了臉頰,頓時紅撲撲粉嫩嫩起來,原先略作遮掩的妝容,把最后的一點夾生“英氣”給去了,剩下的,便是香腮似雪,紅唇似火。

    看著,就極為誘人。

    就這模樣,要不是還有理智,老李差點就直接掏出意大利炮。

    “李子以為如何?”

    “何止是美色,乃是罕見絕色啊。”

    “李子贊美,甚得吾心。”

    “……”

    李縣長可以肯定,這條“小青”有點問題,或許不是缺根筋,但肯定不怎么正常。

    “他娘的,難道是天然呆?”

    仔細想想,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啊,深宮里養著的女文青外加高級米蟲,不通人情世故……也不是沒有道理啊。

    唉……天然呆。

    內心喟然一嘆,但李縣長突然給自己一個耳光:“媽的智障,管那么許多,顏值高長得好看就行了,管她到底是天然呆還是病嬌,不都是拿來用的嗎?”

    瞬間回魂的李縣長又再次堅定了本心,陳國蛇精已經搞了一條白蛇,再搞一條青蛇,本來就是理所應當啊。

    自己要做操蛇勇士,還管青蛇是竹葉青還是翠青蛇啊,都一樣!

    “李子為何自傷其面?”

    哈……確定了,這青蛇果然跟白蛇不是一種風格的。

    “有蚊蟲。”

    “原來如此。”

    說著,陳蓁還抽出一條絲絹,在四周扇了扇,仿佛要驅趕蚊蟲。

    “哎呀我去,這妞……這妞可以。”

    雖然說不上來為什么,但老李感覺自己被這條青蛇給萌到了。

    “幸虧遇到的是老子啊,這要是碰上別人,豈不是要被人揩油占便宜?”

    想到這里,李縣長頓時對媯田無比的感激,“這個陳田,還真是老子的大福星,這日后,一定要給他一個大禮包。”

    大禮包的事情李縣長先不去琢磨,此時此刻,他就想趕緊返回淮中城,然后跟小青一起深入研究文學或者哲學。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