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怪物被殺就會死 > 第二十三章 追蹤 (周一求推薦票)
    2014年,7月27號,下午2點47分,撫河北道。

    手中拿著3串法式熱狗(1020大卡)邊走邊吃的蘇晝偽裝成一位貪吃的學生仔,一點一點的靠近距離自己家最近的案件現場。

    因為案發現場靠近洪州博物館和洪城圖書館,所以即便是發生了惡性案件,周圍的人流也不少,蘇晝混在其中,無論是年齡還是姿態都非常沒有嫌疑,無論是誰都無法識破他這悠哉吃零食逛街的偽裝。

    “感覺到邪魔氣息了。”

    從蘇晝的耳畔探出頭來,雅拉直截了當的說明,令蘇晝知曉,這案件的確不是什么變態殺人犯做出來的,的的確確就是邪魔的手筆。

    他微微點頭:“好,我知道了——能具體知道是什么類型的邪魔嗎?”

    “味道太淡,只能確定是老熟人之一。”蛇靈瞇起眼睛,似乎是詳細感知了一下,但最終還是不能確定,一無所獲。

    不過它也不在意,而是提示蘇晝:“體會一下,這就是邪魔的氣息,以后說不定需要你自己去判斷。”

    “嗯。”

    咬一口熱狗,番茄醬酸甜可口,蘇晝一邊咀嚼著,一邊閉眼感受雅拉口中的‘邪魔’氣息……再次睜開眼時,他已經開啟靈視。

    他能看見,在犯罪現場周邊,有好幾輛警車,被黃膠帶封鎖,尸體早就被帶走,但是現場仍然有警方正在勘測分析。

    除此之外,還有一條很單薄的褐色靈氣軌跡顯現在現場中,很是顯眼。

    “看見了,我有點感覺了,有種很淡的腥味……像是蟲子?但莫名的有種植物一般的靜謐感。”

    蘇晝不是開玩笑,他真的感應到了一絲混雜在‘人味’中的‘甜腥’,而這味道還帶著一種古怪的宏大悠遠感,聞到的時候,仿佛置身于宇宙星空中扎根冥想……甚至是在更加廣闊的時空中。

    “這就是靈魂和神性的味道。”

    蛇靈指引著蘇晝繼續感受,它諄諄教誨,語調和緩:“每個人靈魂的味道都是不同的,每個種族也都是,比起普通人,超凡者的味道更加濃烈。”

    “而神性的味道,更是能令普通人產生通感——看見就能聞到氣味,聞到就仿佛親手觸碰,觸碰就能品嘗到什么味道,甚至令人感覺自己位于神境之中。”

    這頓時令蘇晝若有所思:“說來也是,怨靈的靈氣碎片是有一股辛辣味,想來那就是充滿怨念的靈魂的味道吧。”

    也不知道雅拉說的,帶著神性的邪魔核心味道如何。

    回憶了一下怨靈的味道,幻想著神性的味道,蘇晝感覺口中生津,他又咬了一口熱狗,然后干脆回頭:“看來這個邪魔實力比怨靈要強個少說幾十倍。嗯,已經記住這個味道了,回頭再來詳細看看。”

    “你記住的到底是熱狗的味道還是邪魔的味道啊?”

    “沒事,都一樣啦。”

    2014年,7月28號,凌晨0點17

    邵啟明定制的夜行衣和面具已經準備妥當,在下午便有專門的快遞人員送貨上門,名義上是送了蘇晝一箱子書和雜志,還有各類影視周邊,而裝備就隱藏在其中。

    不得不說,邵啟明想的就比蘇晝要全面太多了,這一套裝備不僅僅有藏青色的夜行衣,口罩兜帽之類的,甚至還有夜視鏡,有著許多掛扣的武裝腰帶,防滑反指紋的輕薄手套……再加上柔軟無噪音的潛行鞋,裝東西的壓縮硬化塑料袋,一套萬能的開鎖工具,攀爬用的掛鉤等等裝備,蘇晝甚至產生了‘我也能當怪盜!’的錯覺。

    “不是,我是去行俠仗義斬妖除魔的,怎么搞得我好像是要去當特工一樣?”

    “這套裝備也太古怪了吧!”

    雖然嘴上是這么吐槽的,但蘇晝還是很快換上了全套。

    “真棒!”

    大概是因為文姨以前給自己買過衣服,留下了數據,蘇晝感覺這一身夜行衣真的是非常貼身合適,而且全套裝備配備起來,的確非常專業,可以省下他不少麻煩。

    熟門熟路的沿著監控死角跳樓離開,斜背著槍桿,蘇晝繼續順著林間小道疾馳——他在白天閑逛的時候,早就找到了一條足夠隱蔽的路線,可以直抵案件現場。

    蘇晝不敢保證自己的行蹤完全沒有暴露,但是他能保證,無論是什么監控,最多只能看見有個模糊的黑影如同幻覺一般閃過。

    一路上,蘇晝的行動宛如疾風,他從樹蔭下穿行,以樹干為支點跳躍,攀爬在樓房墻壁側面,在低矮建筑的樓頂跳躍奔跑。

    蘇晝甚至攀爬至高樓的頂部,然后朝著不遠處的其他較矮建筑邁步一躍,憑借著‘風助’的力量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弧線,輕飄飄的落在樓頂頂部。

    跑酷?不,跑酷根本無法比擬。

    這種毫無阻礙的奔跑,隨心所欲前進的感覺,對于人類來說,恐怕是僅次于飛翔的自由。

    “我渴望的,就是這樣的生活……”

    簡單的感慨一閃而逝,很快,蘇晝便已經潛入到撫河北道周邊。

    順著風聲,躲藏在樹蔭中,能看見警戒黃條仍在,不過現場已經沒有多少人了,該勘測的信息都已經勘測完畢,只剩下兩位估計是蹲守的巡捕在一旁的車中監控。

    但這只是表面的假象。

    蘇晝微微瞇眼,不用靈視,他單單是‘聞’就能聞出周邊還有至少三位隱藏巡捕的味道。

    “看來官方也知道事情不對,這監控力度很大。”

    蘇晝當然來不是來和巡捕作對的——他閉上眼,再次睜開,靈視開啟。

    而褐色的靈氣軌跡,就這樣出現在眼中。

    白天因為人太多,沒能看清楚的軌跡此時變得更加稀薄,看來再過幾天就會消失不見,不過現在卻足夠蘇晝分辨出其來源了,他能看見,這條軌跡一路盤旋,最后直接沒入一旁的河道中,然后在河道中盤旋延伸。

    “果然是水中魔物——亦或是說,至少會游泳。”

    蘇晝定晴一看,還能隱約看見靈氣在水中的蹤跡。如果不是水體遮光,再加上褐色的靈光真的很不顯眼,他感覺自己應該是能看清楚靈氣軌跡直接通向何處的。

    不過現在也沒差,大致判斷了一下方向后,蘇晝便閃身離開,準備從人比較少的側面繞圈,再去追蹤邪魔的蹤跡。

    而在行動的途中,他想到了一個問題,不禁有些憂慮的問道:“雅拉,既然我能看見別人的靈氣軌跡,那別人也能看見我的吧?”

    說這話的時候,他就回頭看向自己身后——結果并沒有。

    “完美之軀是開玩笑的嗎?除非你重傷,還必須是斷手斷腳那種肢體不全的重傷,不然的話,你的靈氣波動基本都鎖在體內。”

    對于蘇晝的問題,雅拉的語氣簡直就是一聲聲嘆息:“如果不是這樣,我早就提醒你了——這點應該是早就該想到的,我原本以為你之前就察覺了,沒想到并沒有。”

    “看來你真的需要吃一枚智慧果提升提升。”

    “哦。”蘇晝倒是頗不以為意,反正他自己知道自己還年輕,人生經驗不足,思維有錯漏是很正常的事情。

    倘若是別的還能杠一下,但這方面就沒啥必要的了,反正就和雅拉說的那樣,未來有智慧果嘛。

    而就在少年已經開始直接追蹤靈氣軌跡,尋覓邪魔老巢所在之處的時候。

    其他案發現場,也有另外一批人正在仔細分析。

    陰天神隱說

    推薦一本朋友的幼苗,眷者駕到!

    奈爾大概從來也不會想到,有一天會有一個光球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他的世界也將就此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我需要你的幫助。】

    【做我的眷者吧。】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