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怪物被殺就會死 > 第四十章 《情商》
    2014年,8月7日,早7點35分,洪州洪城。

    某位年輕超凡者覺醒的一個半星期后。

    如今雖然是八月初,但對于高二進高三的學生而來,如今也快開學,諸多復習結束,寫完暑假作業的學生大多也開始提前聚會,互相碰面交流,比如暑假作業寫得如何,重點復習了哪些,諸如此類的繁雜瑣事。

    但是,某位被國家安全局和本地巡捕同時關注的獵魔人,最近卻一直都沉浸在狩獵小型超凡魔物,煉制兵器,練習冷兵器技法這些事情中,實在是無暇分心。

    【神圣幾何】的修行并不復雜,主要是需要因人,因種族而異,每個心智具體的修法都各不相同,不到一定等級很難互通經驗。

    對于蘇晝來說,修行神圣幾何,無非就是將體內竅穴經絡內的一個個零散靈氣點全部貫通,化作或大或小的圣三角結構,而無數圣三角構成一個大圣三角金字塔,便是這一級別修行至圓滿。

    以蘇晝的修行天賦和肉體天賦,他操控靈力構筑靈氣圣三角,加強自己的體質,靈氣和靈魂這點并不困難,而他的體質之強,哪怕是在靈氣還未復蘇的現在,他汲取靈氣的速度也足夠他修行所需。

    而這就是絕大部分修行者的困難所在,他們要不是沒辦法控制好自己的靈力,構筑體內靈氣結構,成就超凡,要不就是汲取靈氣的速度太慢,明明境界早就夠了,但實力卻上不去。

    但是,就算蘇晝天賦無比出眾,可這么一修行就是半天,吃飯睡覺又是半天,哪來的時間去和其他人交流?

    “他還在復習呢。”

    “哦,我信了。”

    為了代替自己的朋友向同學解釋為何他不出席,不擅長撒謊的邵啟明也算是為理由想破了腦袋,但好在大家都敬學霸一份面子,算是信了這件事。

    直至今日。

    “這青色的靈氣比起一開始濃了少說兩三倍啊,雅拉、”

    剛從河邊早餐店,拿著一疊電子器材廣告出來的蘇晝抬起頭,發出了只有吃飽喝足沒事干的超凡者才能發出的明媚感慨:“我感覺自己躺著都能變強!”

    “錯覺。不要沉浸在靈氣復蘇到來的虛假強大中,你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為未來壘實基礎。”

    而紅寶石一般的小蛇從蘇晝的耳畔出現,它嘆氣道:“前幾天粗糙煉制完你的那柄十字長槍后,最近你一直都在學習器械戰斗——這不是壞事,但是不要忘記修行的根本在于自身,說好的繼續尋找邪魔獵殺,結果也就每天晚上去殺一些靈氣生物,普通怨靈來玩……這可不好,你的智慧果成長進度可是不怎么喜人。”

    “我知道,雅拉,但是比起在充滿了攝像頭的城市中到處亂跑,碰運氣尋找邪魔的蹤跡這種危險的舉動。”

    對于蛇靈的埋怨,進食機器將廣告收在褲兜中,舒展了一下雙臂,然后便騎上自己的自行車,朝著自家小區駛去:“我有一個更加簡單且節約時間的方法來找到邪魔!”

    “哦?”雅拉不禁發出好奇的聲音:“那是什么?”

    而繼承了家族巡捕之血的蘇晝目綻精光,他在心中傲色道:“很簡單。”

    “問我爹。”

    問爹。

    問一位身為刑偵巡長的爹。

    “這的確是個好辦法,但你難道就不會感到羞恥嗎!”

    雅拉不禁吐槽道:“對哦,你家的教育似乎就是倘若遇到什么問題,直接打電話叫警察,不要自己動手——但我猜他們一臉擔憂對你說這話時,想的絕對不是現在的場景!”

    “都差不多,都差不多。”

    一人一蛇交流間,已經抵達家中。

    不知不覺,八月已經過去七天,也是蘇晝覺醒,并驅逐了文姨和邵啟明身上詛咒后的第九天。

    這一段時間,改變的不僅僅是蘇晝,還有整個世界。

    因為出門時就沒有關電視,所以一進家門,他聽見的便是正兒八經普通話口音的正國中央臺新聞播報。

    “……有關于新式書院改革是必要的。中央委員會確定,將會在未來數月中,于天州天都,滬州魔都,陜州安城開設三所全新專業的甲等特殊書院,并在已有的七百二十所書院中,加設一門全新專業……”

    “咦?”這消息頓時就震驚了即將成為高三學生的蘇晝,他震驚道:“全新的甲等書院?開設全新的專業?!這可是正國開國三百年來頭一次啊!”

    “哪怕昔日隴州酒泉書院從乙等的‘火箭專業技術’書院升格成甲等的‘宇宙探索專業’書院,也是頂替了另外一個技術落后的甲等書院……還有開設全新的專業,雖然并不罕見,但是配上之前的新書院,這難道是全新的諸圣渠道嗎?”

    “這還不簡單。”雅拉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它為自己的立約者解釋道:“你仔細想想,幾個月后靈氣復蘇是不是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想象一下,這個書院可能面對的是什么人吧。”

    “超凡者?像我這樣的年輕超凡者,亦或是有超凡天賦的人!”

    蘇晝最多就是有些時候想的東西稍微少了點,但被提醒后思考的速度還是很快的,他恍然大悟,很簡單就明白這新三家書院究竟是怎回事了。

    “也對,中年人覺醒超凡力量,一樣要養家糊口有牽掛,小孩子覺醒除非能力極強——實際就是不可能,靈性可是看生命力和靈魂強度的力量,小孩子這方面弱得很——不然也沒什么危害,只有像我這樣半大不小,從中二到高二都自以為是的青少年,才是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比起日夜提防,不如開設書院與專業官方收納。三家甲等書院接納天賦極好的未來諸圣種子,其他的書院附屬專業也能普及超凡知識,加以管束,免得這些自以為是的青少年到處用能力搞破壞,弄得全世界一片焦頭爛額。

    當然,這些分析,也就只有知道靈氣復蘇的人才能推斷的出來,絕大部分普通人都蒙在鼓里,最多就是隱約猜測這天下估計要有大變。

    “倘若真的是全新的超凡專業甲等學院……”

    想到此處,蘇晝不禁開始遐想,但也有些為難:“對我來說,肯定是進入這種專業學院比較好……但是這樣的話,說不定就要和啟明分開了。”

    “不談這么多年兄弟情——沒有啟明的資金支持,我拿什么除魔吃飯!”

    無論是武器,還是夜行衣套裝,亦或是其他的亂七八糟的裝備啊伙食費啊等一系列東西,那都是要花錢的,雖然蘇晝自己不是不能解決,但倘若可以讓兄弟幫忙,那為什么非要自己動手呢?蘇晝·胖虎如此想到。

    雖然現在,蘇晝也從雅拉那里學會了一點基礎的煉制手法——比如說把木蜈蚣的兩個大顎外加毒刺煉制成一個十字形的槍刃,強行安在木質槍桿上這種事,但還遠遠不夠自給自足啊。

    話又說回來,也幸虧木蜈蚣本質上是木屬邪魔,不然以蘇晝那頗為粗暴的煉制手法(指直接用神通魔火黏上去),十字槍刃根本沒辦法按在木桿上,也正是因為如此,那塊陰晦晶體至今還沒用掉,免得浪費。

    “不錯啊,你們這個世界,有點水平嘛——不僅僅是正國,歐羅巴聯盟,美洲聯邦,羅斯國,扶桑與其他零散國度,也都開始相應的改革。”

    而雅拉卻沒有在意自己立約者的煩惱,它從蘇晝的口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機(邵啟明實名贊助)然后自己用尾巴戳來戳去,查找新聞,心中頓時了然:“對靈氣復蘇處理的相當得當,不像是有些世界,非要高壓壓迫……當然,這也有可能是你們這個世界古代本就有超凡傳承的原因。”

    “我都能預判出來,他們采取的措施是什么了:對于已經暴露的民間超凡者全部懷柔接納,未來可能覺醒的超凡者統統給出上升渠道——犯罪者除外。”

    “哪怕真的就是弱的要死,只能用于搞笑的能力,也愿意捧成人氣明星,千金馬骨……這扶桑國的偶像身上,還真有不少身上帶著靈氣痕跡,而她們的能力恐怕就是放一些七彩光。”

    “不管了,反正距離高考,時間還長的很。”而此時,蘇晝也懶得思考有關于選書院這種比較遙遠的事情,他掏出手機,對自己老爹發起微信來。

    【老爹你最近又在忙什么啊,每次都深夜回來,不是說719殺人案已經破案了嗎?難不成是老城區的那幾場殺人案?】

    【我最近的手藝又有進步,想讓你嘗嘗。】

    發完之后,蘇晝便開始掏出課本背起重點——畢竟是個學生,這點他還沒忘呢——而過了許久,手機震動,顯示回復。

    【乖兒子,爸爸我很開心,但最近實在是還有其他案件要忙……你猜的對,最近這段時間小心點,別去老城區萬壽宮商城那邊。】

    說實話,當蘇晝看見‘爸爸我’這三個字的時候,心中的杠精本能就有點要發作的跡象,但想到對方真的是他爸后,就有點說不出古怪滋味。

    不過不管怎么說,消息是很輕松的就騙……不,是探索出來了!

    “搞定,雅拉,全新的邪魔亦或是妖邪魔怪,他的行動范圍估計就在洪城老城區萬壽宮旁邊。”

    在微信上裝乖寶寶說‘好的老爸’后,蘇晝便關上手機,意氣風發道:“至少也是一起殺人案。”

    “生于巡捕之家倒還真是方便。”雅拉頗有些無語,它也自然理解其中門道——719重大連環殺人案之后,全城巡捕基本是草木皆兵,不敢于太歲頭上動土的小賊早就被嚇得瑟瑟發抖不敢有所動作,膽大包天的大盜也不會閑得無聊非要和神經過敏的官府對陣。

    倘若在此之后的短時間內還有類似的超凡殺人案出現,那么就意味著這個城市中仍然有著妖邪存在。

    “最近零零碎碎的,的確有一些奇怪的死亡案件,但那些死亡地點都是機密消息,我們要探查是絕對探查不到的,而這次情況也和上次木蜈蚣不一樣,靈氣復蘇大勢已顯,我爹估計已經接觸了超凡力量,簽了相關保密協議,應該不會那么輕易告訴我。”

    此時的蘇晝,露出一種意外熟練的表情,他侃侃而談:“既然他特意叮囑我別去萬壽宮旁邊,基本就確定兇手的活動范圍就在那附近。他當然不可能告訴我這和案子有關,但是叮囑親屬,要對方小心這種事,也算不得違規啊。”

    “那你準備現在就出發去看看情況嗎?”

    雅拉微微瞇起眼睛,它算是看出來,眼前的這個家伙在這方面估計是慣犯了,怕不是過去就曾經這樣套話過……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而對于這個問題,蘇晝點了點頭,然后又搖了搖頭:“現在不去,我先把啟明給我的這篇重點背完。”

    “等到下午,我正好去老城區的電子街去買臺新筆記本電腦,順路觀察靈氣痕跡,看看究竟是邪魔還是普通的妖怪,它又究竟干了啥事。”

    “咦,你為什么要買新電腦?”

    雅拉先是點了點頭,然后睜大蛇眼:“難不成是為我買的?”

    “哇,我算是理解你的高魅力是為什么了,《情商》可用啊!”

    “也算是一個理由,不然每次你查資料都要用我的電腦,我也麻煩……當然,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打折啊!”而蘇晝從褲兜中抽出之前被折疊起來的廣告單,他的目光火熱:“70%off,這誰能忍?!”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