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三國之董卓之婿 > 第七十章:神勇馬超
    公元192年,十月。

    單于王庭美稷城外的廣闊草原上,只見刀戈林立,戰馬嘶蹄,天空當中似乎陰云滾滾,強勁的烈風蕩起了兩軍的旌旗,一股如火山噴發般壓抑的氛圍席卷了開來,濃郁的戰火巖漿似乎會隨時涌出。

    在南面的大軍當中,牛輔策馬站在最前面,目光冷然的看著對面,但手中的飲血槍確不知為何沒有握在手中,不過縱然如此,看著牛輔身后那一張張煞氣騰騰,咬牙切齒,似乎迫不及待尋求一戰的面孔,確存托的他,比誰都危險。

    “牛輔”隨著一聲大喊后,只見對面的大軍當中,于夫羅握著一柄大刀,騎著一匹棗紅色的高大駿馬沖了出來,自信而又驕傲道:“你只有不足八千騎兵,竟然也趕來我王庭放肆,我看你是在找死”

    牛輔瞟了一眼后,緩緩策馬而出,微微沉默后,突然笑了起來,且笑聲越來越大,笑的對面漢匈聯軍一陣心寒。

    在軍陣內,賈逵嚴肅的看著放聲大笑的牛輔,眼神一凝后,嚴肅道:“魏將軍,此人真乃世之梟雄,斷斷不可讓他逃了”

    旁邊的魏續聽后,重重點了點頭。

    而于夫羅眉頭一皺,冷聲道:“你笑什么?”

    “什么時候你們匈奴,也可有這樣跟朝廷的大司馬講話了”牛輔停住笑意后,突然臉色一沉,冷聲道:“爾等不過是我大漢養的奴隸,不過是因為武帝的一份仁慈,才給了你們一點根基,但你們確以為我大漢好欺,朝廷可辱,今日本侯就是要告訴你,大漢才是天地的主宰,別說八千,就是一千,也足以砍下爾等的狗頭,祭奠衛,霍兩位大將軍的在天之靈”

    “狂妄”聽到這話,于夫羅頓時氣道。

    “你不信”牛輔冷冷一笑后,突然一拉馬匹直接回到了軍陣,望著那一張張饑渴的面孔,緩緩抽出了腰間的配劍。

    看到這一幕,呼吸聲似乎瞬間急促了許多,戰馬的前蹄開始不斷刨著草地,在牛輔身邊的馬超,微微彎腰后,緊緊的握了握手中的銀槍,目光當中已然沒有其他,只有那統帥大軍的于夫羅。

    于夫羅一愣后,連忙回轉了軍陣。

    “兄長,這牛輔瘋了,不知道的還有以為他占據優勢”在于夫羅的身邊,呼廚泉驚訝道。

    “這家伙”于夫羅看著握劍的牛輔,咬牙道,牛輔這是看不起他,或者說看不起整個匈奴。

    “奉天子令,收復草原,剿滅叛賊,開戰!!!”牛輔長劍一指后,驚天動地的喊殺聲立刻響了起來。

    “殺!!”

    只見周邊的大軍,在馬超的統帥之下,立刻從牛輔的身邊一一呼嘯而出,向著對面沖殺而去。

    “為了匈奴的榮耀,殺”于夫羅看后,長刀一指,怒吼著帶著大軍沖殺了過去。

    看著對面而來大軍,馬超那冷若冰霜的雙眸當中,透著讓人驚訝的冷靜,只聽隨著他的一聲高喊后。

    沖鋒而出的大軍,很快便化成了一根鋒利的槍頭一般,向著漢匈大軍的中軍,直刺而去,而馬超就是那最尖銳的一點。

    兩軍很快便激烈碰撞在一起,一瞬間便有數百人倒在了地上,激烈的搏殺瞬間便開始了,這是讓人心寒,又讓人熱血沸騰的肉搏戰,兩軍沒有任何陰謀詭計,只有硬碰硬的實力。

    不一會后,在戰場后方,不遠處的一座小山坡上,牛輔,郭嘉帶著數十名護衛來到了這里,待在原地不動。

    “臣私自奪下飲血,請主公治罪”郭嘉突然雙手捧著飲血槍,低頭請罪道。

    牛輔看了一眼,跟隨自己多年的配槍后,搖頭道:“奉孝,你沒錯,這把槍從今天開始,給你了”

    “主公”郭嘉一驚。

    “你昨天說的很對,大業的成敗,取決于細節,本侯如今不是一個人,身后還有萬千士兵的性命,這把槍給你了,以你鬼才之能,如果覺得必須要本侯出馬的時候,在還給本侯吧!不過本侯不希望如此,如果本侯再次拿起,那估計就是本侯的大業山窮水復之時了”牛輔微笑道。

    郭嘉聽后,看著手中的飲血,面帶崇敬道:“我主英明,嘉誓死追隨”

    “好兄弟”牛輔點了點頭后,從上往下,看著下方如地獄一般血腥的戰場,望著并沒有絲毫落在下方的鐵騎,低聲喃語道:“孟起,把你的能力都發揮出來吧!”

    此時在戰場當中,只見馬超手中的銀槍仿佛無常手中的驅魂棒一般,凡是靠近他的匈奴士兵,通通被斬殺在地,一路殺去,根本無可戰之人。

    “還我族人性命來”隨著一聲憤怒的大喊后,史降阿朵握著一更巨大的狼牙棒沖了出來,向著馬超殺去。

    馬超冷漠的望了一眼,一策戰馬,一個急速的沖刺過后,眾人還沒清楚怎么回事,只見那鋒利的槍頭已經從史降阿朵的喉嚨穿過,不敢置信的淡淡哀嚎過后,馬超隨意一甩,史降阿朵這位匈奴所謂的猛將,便好似垃圾一般,被扔了出去。

    “混賬”看到這一幕,三名匈奴將領立刻向著馬超怒火匆匆的圍殺而去。

    馬超一拉戰馬,隨著一陣嘹亮的馬啼后,戰馬雙蹄躍起,調轉方向了,同三人激戰在一起。

    銀槍仿佛舞成了一團旋風,凡是進入旋風范圍的兵器,似乎皆被一股大力給拉扯到了一邊,不僅如此,隨著數招過后,同馬超交戰的三名匈奴大將,感覺一股可怕的寒意似乎包裹住了他們,猶如西涼的寒冬臘雪一般,讓他們的動作不由的緩慢下去。

    “嗷!!”

    隨著馬超一聲大喊,似草原白狼嘯天,散發著讓人心悸的傲氣和冷意,一名匈奴將領瞬間被隔斷了喉嚨,在猛烈一抽,另外一位也被抽飛了出去。

    “不好”最后一位嚇了一跳后,剛想跑了的時候,馬超眼神一凝,整個人突然重重的一踩馬鞍,整個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之下,躍了起來,凌空鋒利的一槍,擊碎了對方的頭顱。

    鮮血瞬間飛濺而出,短短時間內,馬超便斬殺了匈奴四員大將。

    旁邊一名激戰的副將看后,立刻崇敬無比的大喊道:“將軍威武,殺,草原是我們的,我們的”

    “殺”原本隨著時間,因為人數有些稍稍落了下風的西涼鐵騎望著神勇不可擋的馬超,頓時士氣大振。

    “此何人也”不遠處的于夫羅,看著血染而不改色,身著榮耀白甲的馬超,露出了一絲驚懼。

    當馬超重新落下后,望著戰場,轉頭一掃后,立刻發現于夫羅,重重一夾馬腹后,便直接沖殺了過去,周遭的許多士兵似乎被馬超的神勇給震懾住了,動作緩慢了許多。

    “拿命來,于夫羅”馬超一聲蘊滿殺意的高喝后,戰馬突然重重躍起,人馬似乎來到了半空,望著下方恐懼的于夫羅,手中的銀槍狠狠的向其扎去。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