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夢轉千年我為皇 > 第九十四章 孫鷹來訪
    回到石桌旁,小先生盤腿而坐,手捧酒杯,在那吧嗒吧嗒的喝著美酒。

    “小先生,俗話說得好,人有人樣,龜有龜樣,你這樣人不人龜不龜的,實在是?”

    “實在是怎么了?我樂意你管得著嗎?化形成人容易,我就愛這樣,不行嗎?去去去,哪邊涼快哪邊呆著去,別擾了我飲酒作詩的雅興。”

    “好,我走還不行嗎?你慢慢喝,別喝醉了!”風昊懶得跟他理論,有這時間還不如好好地睡上一覺。

    “等等,這個給你,對你有幫助。”小先生張口一吐,三本厚約三寸的書籍穩穩的落在石桌上。

    “這是什么?嗯?《三國策》,《諸葛武侯生平錄》,《曹操傳》。”風昊掃了一眼,心里生出疑問。

    “還愣著干什么?趕緊抱走,回去后好好研讀。這可是來自遙遠地域的智慧結晶,遠勝你現在讀的那些書。對了,差點忘了,這個你也帶走。”

    “嘭”的一聲,數捆竹簡沉悶的砸到桌面上。

    “《孫子兵法》,《三十六計》。”風昊不停地眨著眼睛。他用得著這些書嗎?自己腦海中的兵法不說多,少說也有幾百種。

    “看你那癡呆的模樣就知道在懷疑我的用意。捧回去好好研讀,對你有幫助。你也是時候煉制一枚空戒了。不然,有些事做起來不方便。”

    “做賊嗎?”風昊想都不想的回了一聲。

    “滾!”小先生怒喝一聲,拿起酒杯就砸向風昊。

    伴隨著“啪啦”一聲,酒杯碎裂,風昊抱起這堆書便跑沒了身影。

    遠隔千里的群山之間,“咔擦”一聲巨響,銀色的雷電和密集的罡風交相輝映,使得方圓數里之內的地域變得一片荒蕪。

    “這么快就有強者降臨?還好只是金丹境!”界心感知到了破界者的降臨。只要不是大乘境以上修者,來到我這就得遵守我的規矩。

    “嗡”的一陣波動,洪荒界法則之力降臨。

    剛踏出空間的孫鷹瞬間被法則之力鎖定和壓制,自身境界迅速跌落,直到精魄境巔峰在得以停止。

    “幸好我沒有惡意,不然,這會我就要到地府報道咯!”孫鷹自嘲一聲后,朝廬州城方向疾速奔去。

    實力達到金丹境,可以短暫御空飛行,想要長時間在空中飛行,修為必須要達到元嬰期。

    書房內,正被《諸葛武侯生平錄》吸引的風昊,不滿的放下書籍,惱火的喊道:“進來!”

    “吱”的一聲,凱強面帶尷尬之色的進來匯報道:“少主,有客人求見。”

    “熟人還是生客?”

    “生客,自稱姓孫。”

    “孫?”風昊輕念一聲,很快他便聯想到了什么,“跟我來。”

    客廳內,孫鷹沒有喝茶,而是在閉目養息。習慣御空的自己好久沒有這樣疾速奔跑上千里了。整整一晚的急行軍,哪怕是鐵人也會吃不消。

    當風昊趕到客廳,在見到閉目養神的孫鷹后,眼神中微微露出失望。來者不是孫偉,但從面相上判斷,此人和孫偉應有血緣關系。只是不知是兒孫輩還是侄甥輩。

    感應到風昊投來的目光,孫鷹快速睜開眼,然后突兀的說道:“我會讓子燕化鴻鵠,這句話可是你說的?”

    “是我說的。還有第二句,我只認玉佩不認人。”風昊回答的相當自然,這沒有什么好遮掩的。

    “風昊,孫燕把這兩句話帶回家的時候,我感到很震撼。玉佩的由來,向來是我們家的秘辛。倘若你是一位長者,我們相信你可能是昔日的知情者。然而,你太年輕了,年輕的讓我們懷疑你是不是哪個老前輩奪舍而生或者是老前輩的子孫亦或者得意門生。

    不管是哪一種,我今天來此就是想問一聲,你是如何知道這件事的?不要有隱瞞,雖然修為被壓制,但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要多,江湖閱歷遠非你所能及。”

    “敢問前輩尊姓大名?”風昊笑臉相問,沒有立刻回答他的問題。

    “孫鷹。趕緊回答我的話!休要東拉西扯!”孫鷹沒有給風昊好臉色,一臉的不屑鄙夷。

    “孫鷹前輩,來者是客,可我這里歡迎的是善客并非惡客。我希望你是善客而非反客為主的惡客。”

    “嗯?怎么,不歡迎我嗎?我才不稀罕到你這破地方來呢!要不是為了秘辛,你就算八抬大轎請我來,我都懶得來!廢話少說!趕緊回答我的問題,我時間寶貴,沒工夫在這里瞎耗。”

    “孫鷹,你時間寶貴,我的時間就不寶貴了嗎?什么叫滄海一粟?什么叫井底之蛙?什么叫莫欺少年窮?你懂嗎?”風昊對孫鷹的稱呼變了,這也代表他對孫家的印象和態度變了。

    “呦呵!敢教訓起我來了!小子,今天就讓我來教教你,什么叫尊卑有序!什么叫貴賤有序!”

    “啾”的一聲鷹啼。修為被壓制,可武技功法還是可以使出的。

    孫鷹前一刻還坐在椅子上,下一刻便騰空而起,化成一只兇厲的蒼鷹,向風昊探爪襲來。

    “少主,小心!”凱強急了,他一個前沖,攔到了風昊身前。

    “嘭!”,“噗!”

    凱強口噴鮮血,身體倒飛而出。“嗤”的滑地聲響起,借助摩擦力,凱強終于卸完了所有力道。

    此時的凱強,后背衣衫破裂,鮮血淋淋。前胸的肋骨斷裂兩根。

    “體質不錯,原以為會一擊斃命的。”孫鷹不以為意,覺得自己的表揚對他來說是莫大的嘉獎。

    “你做的很好。原來孫偉就是這樣教后人的。”風昊聲音平靜,內心卻是怒到極點。

    “界心,我暫時不宜出手,給他點教訓,把他丟回去!”風昊將此時心中的情緒傳遞給了界心。

    “小子,怎么不說話了?怕了嗎?看來我得重新評估你了。”孫鷹嘴上這樣說,但對風昊目前的表現相當滿意。不然,自己的面子往哪擱?

    “嗡”,空間呈漣漪狀顫動起來。

    “嚓啦啦”的鐵鏈聲響起。這可不是一般的鐵鏈,而是法則鎖鏈。

    “有沒有搞錯?我只不過使用了武技而已,又沒有動用原有實力!”孫鷹對出現在眼前的法則鎖鏈大敢畏懼。

    “啪”的一聲,法則鎖鏈哼哼的抽了他一個大嘴巴。

    清晰的印痕讓嘴角流血,左臉高高腫起的孫鷹嚇得不敢再多說一句。

    “咔咔咔咔咔”五道鎖鏈緊扣聲,孫鷹敢怒不敢言。

    在空間之門開啟的剎那,孫鷹憤恨的瞪了風昊一眼。有朝一日自己一定要把眼前的場子給找回來。

    “當”的一聲磬響,空間之門快速關起。

    “孫偉,等我來了,你可不要怪我不念舊情。”風昊深吸一口氣,轉身向受傷的凱強走去。

    潤德先生說

    寫書潤德是認真的,歡迎大家來做客,請多多支持哦!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