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鼠行諸天萬界 > 第31章 大戲
    歐陽少恭使用玉衡直接從迷失的空間將一座巨島拖了出來置于東海之上,引起的后果,不論對大陸還是東海的生態都是災難性。

    東海,平靜的海面瞬間掀起滔天巨浪,狠狠撞擊在岸邊的護罩之上。

    天墉城聯合幽都,召集九州各大門派,在岸邊布下了一座超級大陣,牢牢擋住海嘯和暴風。

    東海龍宮也早早發布第四級紅色災難警報,機靈的海族生靈個個拖家帶口,跑到海底臨時建立的結界避避風頭。

    岸邊,百里屠蘇慷慨就義,一臉嚴肅踏入易白早早準備好的飛天艦船。風晴雪、方蘭生、襄鈴也在護衛裝作眼瞎的情況下,偷偷摸上船。

    等到大船啟動以后,風廣陌帶領大批各族精英,進入另外一艘船,偷偷尾隨。

    看到百里屠蘇順利進入蓬萊,風廣陌一揮手,帶來的人族妖族,有秩序散開,在蓬萊島周圍埋下早早準備的陣符。

    島內,歐陽少恭站在曾經祭祀使用的廣場,看著眼前的一堆墳墓,眼中帶有懷念。百里屠蘇四人則在歐陽少恭設置的重重關卡中奮戰。

    蓬萊島上空,易白的大船之上,擺好宴席,東海龍王,幽都婆婆,紫胤真人,青丘國主,還有其他各個超級門派的對外話事人等諸多大佬紛紛落座。

    易白首先抬起白玉酒杯道:“這一次,本是我天墉城的劫數,如今諸位真人、掌門、龍王來此助拳,墨玉很是感動,以后有什么吩咐的地方,我天墉城義不容辭!”

    諸位掌門,長老也相當給面子的站起來。

    “哪里,哪里!”

    “墨玉真人客氣了。”

    “朋友之間客氣個啥!”

    ……

    大家都是活了幾千年的老油條,長的又好看,說話又好聽,宴席的場面很是愉快。

    不一會,眾人都被宴席中間的傳影法術吸引,開始評頭論足。

    百里屠蘇帶著一個顯微御氣的小高手風晴雪,兩個運氣通脈的‘雜魚’襄鈴和方蘭生辛苦闖關。

    “喲,這個使劍的小年輕一手天墉城劍術真是出神入化!”

    “過獎,過獎!”

    “這小狐貍是你們青丘的?雖然境界低,這一手火系法術,很有造詣!”

    “哈哈哈,龍王抬愛了!”

    “幽都秘術果然有獨到之處,鬼神莫測!”

    ......

    終于,靈力耗損不少的百里屠蘇到了歐陽少恭面前。

    歐陽少恭轉過身看著嚴陣以待的眾人,笑了笑:“你們終于來了!看看這些墓碑。”

    “有些是蓬萊人,也有我曾經的親人、朋友、愛人,甚至還有我的仇人!雖然有些墳墓是空的,但是自從我來到蓬萊,我都會為他們立一座墓碑!”

    屠蘇眾人自然樂得說一會話,好歹能回復一點靈力。

    晴雪用同情的語氣問道:“所以,你也有忘記的過去,是嗎?”

    歐陽少恭面色幽暗,穿著大紅衣袍,緩緩走到屠蘇眾人面前:“晴雪,你知道嗎?仙靈的壽命雖然悠長,但是人的身體都會老去。”

    “我活在這個世上就得尋找不同的人,寄居在他們的軀殼當中,但每次找到軀體的過程,都非常痛苦。我每占據一個身體,卻又不能對這個身體操縱自如,隨便動一動手指就像無數蟲蟻啃噬,苦不堪言!”

    襄鈴拿著五火七禽扇,瞪大眼睛,氣生生地道:“那你有沒有想過,那些被你占據身體的生命,他們會怎么樣?”

    歐陽少恭理所當然的說道:“呵,他們?當然是死了!”

    風晴雪眼睛閉上,不忍的說道:“少恭,所有的生命都會迎來終結,無論是誰都逃不過,然而所有的結束都伴隨著新的開始,而這些新的生命又像我們一樣,經歷著所有的悲苦喜樂。”

    “我想,周而復始,這才是天地間的常理吧!”

    歐陽少恭眼神空茫,似乎回憶什么,嘲笑道:“幽都對生死看的很開啊!你們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幸運之人,那是你們沒有感受過真正痛苦的別離!”

    風晴雪認真回道:“我曾經也是這么想的,但是離開幽都之后,我就不這么認為了。沒有人應該得到永生,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會珍惜相知、相許、相守的每一天。”

    “少恭,回頭吧!

    歐陽少恭指著風晴雪笑道:“你以為我會信?這些都是鏡花水月罷了,正如你所說,這時間的活物都難逃一死,我也不再奢望什么,我只要那些我曾經我愛過的、恨過的都留在我身邊,成為我記憶的坐標,也就足夠了!”

    百里屠蘇沉聲道:“那個不會說話,沒有笑容,一個完全由你操控的國度就是你想要的?你太殘忍了!”

    歐陽少恭大笑:“哈哈哈,殘忍,我告訴你,屠蘇,你什么都不懂!”

    “這數千年以來,我經歷了漫長的歲月,承受了一世世的孤寂和痛苦,就在我的仙靈即將耗盡,我遇見了巽芳。”

    “可是,你看看現在的蓬萊!”

    方蘭生怒道:“你明知道撕裂空間,將會引起海上大災,這樣會害死多少人!”

    歐陽少恭轉過身,搖搖頭,淡然道:“此言差矣,我只是想重修故土,拳拳心意,又怎么能說是害人呢?”

    “你不如抬頭問問蒼天,一場天災就要害去多少無辜人的性命!一句天命,又要改變多少人生生世世的命運,數前年來,我亦是痛心疾首,所以我才想要將蓬萊建立成一個永世無憂的樂土!”

    “不過在這之前,我要拿回我的一半仙靈,屠蘇,我們終將成為一體!”

    百里屠蘇拿起劍,指向歐陽少恭:“我命由我不由天,少恭,這是你教我的。”

    歐陽少恭看著他們,突然笑道:“怎么樣,靈力是不是都恢復了?那我們,游戲開始!”

    歐陽少恭一揮手,一道道靈力形成的光繩突然從地下冒出來將屠蘇等人束縛住。

    看到屠蘇等人怎么都掙扎不開,歐陽少恭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單純可愛的朋友們,現在明白我為什么給你們時間恢復靈力了嗎?”

    “別掙扎了,你們知道為什么蓬萊一族壽命悠久嗎?就是因為蓬萊有一條就算是在九天十地都特別的龐大靈脈,你們被靈脈之力束縛,怎么解開?”

    “來吧,屠蘇和我融為一體,至于晴雪你們,化為焦冥,無喜無悲,得到永恒,成為我永痕國度的一員吧!”

    蓬萊島上空,幾位大佬面面相覷,易白用手遮住自己的臉,偏過頭,躲開紫胤真人的死亡凝視。

    “哈哈,這小輩們,就是經歷的太少!”

    青丘國主幽幽道:“墨玉真人,襄鈴可是我的親侄女,如果你沒有什么后招的話,我就出手了!”

    易白硬著頭皮果斷地說道:“嗯,放心,放心,底下幾個小輩,哪位沒有幾件保命的重寶,再看看,再看看!”

    歐陽少恭笑完直接開啟秘術,一股龐大的靈力直接撞擊到屠蘇等人身上,瞬間幾人就重傷倒地不起。

    只有屠蘇憤怒起身,化為黃色重明鳥沖向歐陽少恭,少恭輕蔑一笑也化為一只紅色重明鳥,二鳥散發出強烈的仙靈之力,速度極快,身影不停在天地間閃現,把蓬萊島破壞地面目全非。

    劍氣縱橫,靈氣到處沖擊。

    兩人幾乎是勢均力敵的局面,不一會靈力就支持不住,雙雙從天上掉了下來。

    看到屠蘇趴在地上嘔血,風晴雪等人急忙爬過去看情況。

    “屠蘇!”

    “蘇蘇......”

    “大哥哥!“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