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鼠行諸天萬界 > 第32章 落幕
    “為什么,為什么我吞噬不了你?”

    歐陽少恭氣急嘔血,掙扎著慢慢站起來。

    百里屠蘇捂著胸口,吐口血,緩緩說道:“你我本是一體,都是太子長琴的一半仙靈,你殺不了我,我也殺不了你,我們只能同歸于盡!”

    歐陽少恭抬起頭,苦笑道:“自己被自己打敗,這種感覺確實奇妙,難道我所追求的注定毫無所得?這世間固然有令人歡喜之事,不過,太過短暫!徒然余下無盡哀傷”

    又怒道:“化為焦冥,無喜無悲,不是更好嗎?”

    方蘭生趴在地上吐了口吐沫:“我呸,真有你說的那么好,為什么你自己不去變焦冥!”

    歐陽少恭張開雙手,笑道:“我?我和你們和他們不一樣,我是這個永恒國度的主人,我要不斷的讓更多的人獲得永生!”

    百里屠蘇也掙扎著站起身,抹去嘴角的鮮血,皺著眉頭忍痛說道:“少恭,你說的并沒有錯,人生在世,苦痛永遠多于快樂,但是人至少可以選擇生死,你不能為任何人做下決定!”

    “你痛恨天庭一句責罰,毀滅太子長琴生生世世,但你一念之間,亦亡去別人生生世世,這與天庭,有何不同?”

    歐陽少恭哈哈大笑:“有何不同?對,我終于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模樣,不過,我不甘心!就算是死,我也要讓你也感受失去摯愛的痛苦!”

    說完,歐陽少恭調集全身的靈力,施展秘術。

    百里屠蘇眼睛閉上,也準備施展天墉城秘術,破碎元靈獲取更強的力量。

    突然,不知哪里來的一股龐大的靈力一下子灌滿他的周身經脈,屠蘇一個激靈,想起師尊的教導,要及時打斷別人的大招。

    沖到歐陽少恭面前,一腳印在他帥氣的臉上。

    “噗……”

    狂吐了一口血,歐陽少恭靈力徹底失控,全身經脈直接破碎,瞪著眼睛,臉上帶個腳印,倒在地上。

    天搖地動,失去少恭靈力的維持,蓬萊島要開始倒塌。

    百里屠蘇眼睛迷茫,隨后被一個大石塊砸的清醒過來,連忙用剩下的力量施展御劍之術將一直在觀戰模式的風晴雪等人帶走,離開蓬萊。

    易白伸了個懶腰:“好戲已經落幕,等我處理下歐陽少恭的元靈,我們再來商量蓬萊靈脈的歸屬!”

    龍王等人點點頭,看著這些小輩打架雖然有趣,最重要的還是各家的利益,為什么答應天墉城演這場戲,還不是為了蓬萊島這條特殊的靈脈,這可是一份利在千秋的基業。

    黑影一閃,易白跑到歐陽少恭的面前,并指成劍,輕輕劃在他的眉心,從里面出來一只小小的重明鳥,小鳥身形渙散,幾乎接近破碎的邊緣。。

    重明鳥是上古神獸,其形似雞,鳴聲如鳳,兩目都有兩個眼珠,氣力極大,能夠搏逐猛獸,辟除妖物。

    易白施展早就準備好的秘術,重明鳥身體漸漸凝實,繞著易白緩緩轉圈,隨后停在他的脖頸,好奇的用喙輕輕啄易白的耳垂。

    易白雙手捧起小鳥,輕輕拍拍它的頭,隨手一劃打開一條空間通道,將小鳥扔了進去,隨后回到船上和諸位長老商量蓬萊島分配事宜。

    至于要倒塌的蓬萊島當然是假象,只是大陣定住靈脈的余波而已。

    另一艘飛天艦船之上,屠蘇元靈已經承受不住仙靈之力,倒到風晴雪的懷里。

    風晴雪淚流滿面,緊緊抱著百里屠蘇:“蘇蘇,不要死,不要離開我!”

    百里屠蘇輕輕摸著她的臉,眼睛不眨地看著:“晴雪,我的元靈快要散了,現在我只想多留一會兒,哪怕只是片刻,也好!”

    襄鈴也在一旁抹著眼淚,大聲哭泣,方蘭生不忍轉過身,肩膀輕輕聳動。

    風晴雪抓緊屠蘇的手,認真地說道:“蘇蘇,天涯海角,黃泉碧落,我都會陪著你的!”

    屠蘇眼神開始變得空洞,喃喃自語:“韓云溪,焚寂,百里屠蘇,我這一生,此時此刻……雖有遺憾…并…無…后悔…”

    “何以飄零去,何以少團欒,何以別離久,何以不得安...”

    突然,空間被撕開一道裂縫,一道光芒沖到屠蘇的識海,隨后一道強大的靈力散發出來,風晴雪等人被沖開,驚訝至極。

    不一會,屠蘇眼睛睜開,神采奕奕,看著自己的雙手,陷入沉思。

    “發生了什么?”

    風晴雪看到屠蘇恢復,小手捂著嘴巴,沖到屠蘇面前一把將屠蘇保住。

    屠蘇此時在溫香軟玉之中,自然不再想其他,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方蘭生和襄鈴也驚喜地沖過去將屠蘇撲倒在地,大聲喊叫。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死而復活,屠蘇等人終于感覺到了事情不對勁,當時幾人看易白的眼神就不太對勁。

    易白從來不知道人的眼神可以這么豐富,劫后余生、難以置信、惱羞成怒...

    還好,易白機靈,跑的快!這個世界你什么都可以不行,跑路一定要快,茍命第一!

    事情了結之后,涵素真人正式將掌門之位傳給陵越,紫胤真人也和紅玉隱居昆侖,將執劍長老之位傳于百里屠蘇。

    天墉城掌門不能娶妻的規矩,自然是祖先害怕某一代掌門將門派變成自家的世襲私產。對芙蕖來說,能和大師兄能永遠在一起就能滿足,也不在乎什么名分,很開心。

    襄鈴被他的大伯青丘國主接回老家,做一個無憂無慮的快樂公主。

    方蘭生只好回家繼承家產,娶琴川第一富豪之女、第一美女孫月言,很快兩人就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方如沁心如死灰,安心打理諾大的家業,痛苦地承受著琴川最富有的生活。

    風廣陌則是天天跟在易白后面,兩人搗鼓怎么讓凡人踏入修行路的方法,一個想讓自己的愛人和自己長久相伴,一個想著自己的父母。

    運氣不錯,有著龐大財力的支持,兩人終于研究出一門長生決,就算是一個凡人,只要每月吃一次藥,長生訣就可以不停地吸收天地靈力,自己修行。

    副作用就是長生訣的靈力無法被控制使用靈術,只有一個作用,不停地滋養肉身和靈魂,還有就是使用的藥材比較珍貴,不過對易白來說,只是九牛一毛。

    歲月如長河無盡,滄海也變成桑田。

    很快,易白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了百年時間,對于他來說,就是這個世界的過客,自然不可能花費心思找尋另一半。

    他做不到傳說中的圣人一般,與世而移,遇情不累。

    有緣相遇,無緣相聚,天涯海角,但愿相憶。

    有幸相知,無幸相守,蒼海明月,天長地久。

    回歸!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