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鼠行諸天萬界 > 第49章 哭
    將大師兄送回蜀山,易白便被派遣下山,先送景天走一程。

    走到永安當看到堂堂唐門大小姐唐雪見正坐在永安當后門臺階上面,把頭埋在膝蓋上面,放聲大哭。

    “嘖嘖嘖,這沒錢的人啊,傷心了只能路邊隨便找一個臺階嗷嗷的苦;有錢就不一樣了,可以在溫泉上哭,可以去酒樓上哭,可以去天上哭,想怎么哭就怎么哭。”

    “噗嗤~”

    唐雪見一下子就被逗笑,抬起頭看到易白,抹了抹眼淚。

    “常玉大俠,怎么你也取笑我。”

    易白笑了笑:“這是誰惹得美人落淚了?”

    唐雪見翻了個好看的白眼:“還不是那個死菜牙,臭景天,不知從哪里找來一個狐貍精,還會妖法。”

    “哦,景天呢?”

    “在里面和那個狐貍精勾勾搭搭呢?”

    易白進到房間隨手將永安當的地契扔給景天,讓他收拾收拾東西就走,千萬蒼生百姓的性命就在這三百天了,你還在這打情罵俏?

    景天的夢想就是當一個除暴安良的大俠,如今自己竟然是拯救世界的天人,高高興興地和易白上路。

    讓易白奇怪的是,幾人是去拯救世界的,九死一生,為什么還要帶一個一點武功都不會的凡人,一個叫茂茂的胖子。

    觀察了一會,才發現那團邪念可以從其他幾人身上吸取邪念,但是茂茂沒有。

    世上竟有至純至善之人?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有。

    在路上,他們遇到了還在生悶氣的雪見,眾人邀請雪見一同前行,雪見不滿景天一直拿她和龍葵作對比,又吵了起來。

    雪見終于忍不住大聲吼道:“你能不能站在我的位置好好想一想!”

    景天楞了一下,然后走上前把雪見擠到一邊,站在她的位置沉吟了一會。

    “吵個架,還要換個位置,你可真特別!”

    眾人:“……”

    雪見終于被氣哭了,抹著淚往遠處走了。

    旁邊的胖子茂茂急切地喊道:“老大,你還不去追?”

    景天抬抬眼,雙手抱胸,走到路邊的石頭上坐下。

    “我不去。”

    “老大,從小娘親就和我說,不能讓女人哭,因為女人的眼淚是她腦子里的水,要是流干的話,以后可就不好對付了!”

    聽到這話,易白陷入沉思,還真有點道理。

    景天一咕嚕站起來,追了過去:“豬婆要是變聰明了,以后還怎么欺負她。”

    ......

    沒走兩天,徐長卿就御劍趕了上來。

    易白佩服地看了他一眼,真是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拯救蒼生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樂的無事一身輕,易白回到妖界去吃喝玩樂。

    最近蜀山的視頻技術被龍山一群技術員玩出花來了,在身份卡上面添加了朋友圈功能。

    易白沒事的時候趴在老龍的頭上面,看看這些手下發朋友圈感覺也很有趣。

    路永遠拍了張自己頭破血流的圖片配上文字:剛才在天上飛,沒注意撞到飛船了,嚇死我了,幸好沒死,必須發一個朋友圈,不然白撞了。

    還有手下兒子死了,發個火葬的截圖,底下人問是不是在吃燒烤。

    紫魅拍了個老龍千丈龍身的照片:我們龍王這種都是虛的肉,就是吃各種肉單純的長出來的,看上去很結實,其實沒什么用!打個比方,就是我和他打,過不了一招,他就會趴在地上放血給我喝,求我不要死。

    ……

    這妖界的生活的確是單調無趣許多,一個朋友圈都能被他們玩出花來,易白考慮要不要開發個游戲,不然他們一身精力沒地方放,早晚得出事。

    “稟報大王,女媧后人,紫萱求見。”

    易白敲了敲老龍已經發育的差不多的龍角:“這女媧后人來這作什么,他不是和蜀山的大師兄處的火熱嗎?”

    正在埋頭吃東西的老龍,抬抬眼皮,管她呢,別打擾我吃東西,老龍我就快要進化完成了。

    “宣!”

    “女媧族后人紫萱拜見墨玉妖皇,拜見龍王。”

    “女媧族圣姑拜見墨玉妖皇,拜見龍王。”

    易白用尾巴從老龍爪子上面勾了點靈食回來,吃了一口,無所謂道:“無事不登三寶殿,痛快點說事。”

    紫萱還是上次見得苗族紫衣裙打扮,風情萬種。

    “這次來,我女媧族是為求取一顆永生不死的龍心。”

    老龍抬起頭來,眼神銳利:“你要我的心?”

    撲面而來的壓迫,幾乎讓紫萱腿軟快站不住,硬著頭皮繼續道:“我女媧族,萬年以來也有不少寶物,龍王可以去我族寶庫自行挑選。”

    “滾!”

    圣姑此時站出來,一身白衣蒙著面,看不清面容,身材倒是苗條有致。

    “龍王,我族女媧和神農皇關系不錯,為何你如此不講情面?”

    “呵呵!”

    老龍都氣笑了,我這么辛苦吃東西,我容易么?老墨也就想著放我點血,你來要我心?

    千丈龍身一動,一尾巴就抽了過去。

    圣姑擋在紫萱身前:“小心。”

    一道光芒閃過,妖皇宮側墻出現兩個人形的洞,女媧族兩人不知道被抽到哪里去了。

    “嘖嘖嘖,老龍厲害了,你這肉身都快趕上我了。”

    “哈哈哈,過獎過獎!這女媧族不是傻了,大地之母還要考慮壽命的問題?”

    易白爪子摸了摸下巴想了一會道:“難道是上次帶回來那個小女娃,我記得這片天地只能存在一位女媧后人,如今封印被我解開,她的壽命和力量是不是一直在變少。”

    老龍點點頭,表示明白,抓了一大把靈食塞到嘴里面,抽了一尾巴,剛才一口又白吃了,氣。

    “哎,這陷入愛情的女人啊,就是傻。”

    時間又過去了半年,每日和老龍、紫魅聊聊天,吃吃東西,無事出去欣賞妖界的美景,倒也快活。

    前一段時間看著血脈上面描述的一絲不太舒服,易白往?號上面點了一下,系統能量瞬間清空,血脈也變成了一縷。

    看到自己辛苦積累的財富一個眨眼就沒了,易白感覺有點慌,撲到老龍的靈食山上面就是一頓吃。

    還好,妖皇宮靈氣充沛,再加上搶了老龍不少靈食,能量很快漲了上來。

    “滴滴滴,您有一條短消息。”

    易白打開一看。

    “速回,長卿有難!”

    易白撓撓頭,這徐長卿今年是命犯太歲?怎么老是出事。

    正好閑的慌,肉身最近又進展了不少,哎,這身血脈實在是太強了,躺著都能變強。

    紫魅不在,外出處理政務,易白和老龍打了個招呼,給紫魅發了條短信,黑影一閃就消失不見。

    老龍長出一口氣,我一條龍竟然吃不過一只老鼠,終于沒人和我搶食了。

    “哎!這沒人和我搶吃的,這靈食感覺都少了幾分滋味。”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