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鼠行諸天萬界 > 第73章 兄弟情深
    錦覓去了魔界,潤玉情根深種,幾萬年來第一次放下了夜神的工作,也跟去了。

    易白只好任命地兼職起布星掛夜的工作,辛苦地按照潤玉的說明書,控制天上星辰移位,算是寄宿在璇璣宮的房租。

    魔界,潤玉和旭鳳一行人按照情報從魔界借來神器‘隕魔杵’帶著神器‘御魂鼎’去除掉窮奇。

    幾人行了一半的時候,簌簌雪花,山林間,突然傳來一陣悠揚的隕聲。

    隕聲清亮,起伏轉承,滌蕩飛揚,有山林繚繞,有飛雪相伴。

    這隕聲中回蕩著對世事變化的感嘆,卻有一種遺世獨立的瀟灑肆意。

    一行人一時聽得癡了,腳下的步子慢慢停了下來,惻耳傾聽。

    不一會,隕聲停止,走出來一位翩翩公子,清新俊逸,一身簡潔白衣,手拿骨隕。

    旭鳳、錦覓、鎏英看到來人,都把眼光放到潤玉身上,氣質真像,莫不是你的兄弟?

    潤玉看到來人,也是心中一動,好像看到了自己在這世間的影子。

    “夜神潤玉,閣下是?”

    來人臉色冷淡,看到潤玉,眼神中似乎有一絲波動:“月神,寒舒。”

    鎏英大大咧咧地上前,豪爽地問道:“原來是廣寒宮的月神仙上,聽說已經幾萬年沒有離開太陰星,今日怎么有空來我魔界,也好讓鎏英盡一盡地主之誼。”

    “正好,我們準備去對付窮奇,月神要不要一起,也算是一份功德。”

    寒舒看到潤玉也感覺心中一熱,這世間有自己一人孤寂便夠了,為什么也有其他人也這樣,不過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好。”

    “還真是冷,走吧。”

    ……

    一日過后,易白還在布星臺苦思冥想,這顆星是怎么移到那個位置,然后不和其他星辰撞到,玉簡收到一條消息。

    “旭鳳危急,速來花界!”

    易白有點懵,怎么不帶來天界,畢竟這天界有很神醫,還有不少天材地寶,不過本著朋友有難的原則,還是將星辰隨便放了一個位置,使用神通趕到花界。

    星辰漫天,一處樹蔭下面,旭鳳靠著樹,眼睛微閉,臉色蒼白,全身靈力一直向外消散。

    旁邊潤玉正不斷將體內的靈力轉換為火系靈力,渡入旭鳳的體內,此等大損修為的法子,虧他能想出來。

    魔界公主和月神寒舒在一旁護法,維持一個結界,防止受到干擾。

    黑影一閃,易白出現在他們眼前。

    “誰?”

    鎏英掏出白骨鞭警惕地看著易白。

    潤玉終于送了一口氣:“墨玉兄,旭鳳危在旦夕,我看你對火系術法研究不少,幫忙渡點靈力,旭鳳家底深厚,肯定有所厚報。”

    “哼,大丈夫義字當先,提什么厚報?你先調理一下體內靈力,逆勢而為,一不小心就會走火入魔。”

    易白走到旭鳳面前,隨手便將精純的火系靈力輸入到他的體內,反正對他來說只要系統在,靈力都是無限的,一鍵加滿。

    “哎,他這體內的是什么東西?”

    隨手將旭鳳體內一道深綠色毒氣抽了出來,放到嘴里面,易白呷呷嘴,感覺挺辣的,可以放火鍋里面加點料。

    “不要啊!”

    “墨玉!”

    潤玉和鎏英幾乎是目眥欲裂,旭鳳就因為中了一點這窮奇的瘟針之毒,幾萬年修為幾乎毀于一旦。

    如今這毒壯大不少,一下子被易白吃到肚子里面,這,又要多一個病號了。

    “規則之力+10。”

    易白眼前一亮,無視他們震驚的表情,一個吸氣將旭鳳體內的大團毒氣吸了出來,然后吞了下去。

    “嗝。”

    舔了舔嘴唇,真誠地看著潤玉他們:“哪里還有這毒?這味道還不錯。”

    鎏英上前,顫抖著手在易白身上檢查了一遍,水靈的大眼睛眨了眨:“墨玉,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來,加個好友。”

    潤玉長舒一口氣:“那便好,要是墨玉兄有什么閃失,潤玉可不好和水神仙上交代。”

    “來了,來了,夜幽藤來了。”

    錦覓歡快地就如一只哈士奇,蹦跳著捧著一根靈力逼人的藤蔓。

    黑影一閃,易白將夜幽藤拿到手:“這就是花界圣草,可治萬傷的夜幽藤,不錯,不錯,就算是我這次出手的禮金吧。”

    錦覓笑聲一止,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有點懵。

    鎏英笑出聲,這錦覓天真浪漫,還真有意思:“火神的傷勢已經被墨玉治好了,錦覓仙子安心。”

    錦覓放下心,拍了拍平平無奇的胸口:“那就好,那就好,嚇死我了。”

    事情處理完畢,易白急著將夜幽藤拿回鼠族種好,此等靈植要是能擴大規模,可以算作鼠族傳承萬世的底蘊了。

    吩咐幾人不要暴露自己的秘密后,便告辭離去。

    鼠族如今幾乎專攻種植,甚至還培養出了不少植物類精靈,看起來這夜幽藤剛拔出來沒有多久,全力栽培之下很快就扎了根。

    鼠族又多了一項營收,大家都很是開心,便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宴會。

    易白作為族長吃了兩口菜后便離開,否則這些小輩們完全放不開。

    走到一處角落,看到白玉和月嬌一虎一鼠獨自擺了一桌,上面的各種菜肴堆積如山。

    月嬌扒在桌子上面,尾巴搖的歡快,張開虎口,一口就干掉一盤菜,吧唧吧唧。

    白玉則是小口小口的咀嚼,不過腮幫子也塞的鼓鼓的,兩個爪子各抓著一只雞腿。

    易白上前摸了摸小白虎的額頭,這里還有一小簇呆毛,極為柔軟。

    小白虎正在吃飯的時候,竟然有人打擾,對著易白就準備吼一聲,想起嘴里面還有食物,只能嗚嗚兩聲,還被嗆的翻了個白眼,虎臉極為可愛。

    易白對著白玉道:“人家月嬌是虎族,吃相狂野就算了,你這小姑娘怎么也狼吞虎咽的。”

    白玉聽罷,努力將嘴中的食物咽了下去,雞腿放到一邊,擦了擦,欠了欠鼠身。

    “大王,奴家也很淑女的。”

    易白問道:“那我看那些天界仙子們都會疊詞,什么睡覺覺,吃飯飯,磨豆豆的,你會嗎?”

    白玉沉吟了一會,看到月嬌眼前一亮,雀躍道:“我也會,我也會。”

    “哦,那你說說看。”

    “別嗶嗶!”

    易白:……

    滴滴滴。

    水神:“多日不見,甚為思念,風神又新研究了幾道美食,速來與我弈棋。”

    洛霖對他也算有教導之恩,易白快速摸了一把小白虎,身影消失去往天界。

    這縮地成寸的神通,用來趕路還真是無往不利。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