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鼠行諸天萬界 > 第83章 破繭
    簌離事件最后當然不了了之,畢竟涉及到天帝的家事,一方是天后,而水神又是天界基石不好處置

    天帝和和稀泥,當什么都沒發生。

    親族全部神形俱滅,潤玉最近一直呆在璇璣宮借酒消愁,幸好有鄺露和月神陪著,也算有幾分慰藉。

    易白可不敢去看望,這要是露出馬腳,被發現了,易白感覺自己會被潤玉生吞了。

    夜晚,璇璣宮,夜色清寒。

    天帝將潤玉的傷勢治好,教訓道:“動心忍性,動心忍性,為父教了你多少次了?”

    “你就是學不會,如今你和天后勢成水火,這讓本座十分地為難。”

    “天后是有些過分,但,她是奉了本座之命,你拂逆天后就是拂逆本座,洞庭湖發生的一切就當做是個教訓吧!”

    潤玉面無表情看了太微一眼,站起身道:“孩兒知錯!”

    太微轉過身,緩緩道:“本座已經赦免了洞庭水族,此事關乎天界聲譽,萬萬不可對他人提及,知道嗎?”

    “是。”

    太微接著說道:“好,那你就立一個上神之誓。”

    “潤玉,發誓”

    立完誓言,潤玉看著太微,問道:“父帝,我娘親就真的那么十惡不赦嗎?”

    太微眼神閃了閃,坦然回道:“此事已經蓋棺定論,無須在議。”

    “身為上神,不滯于物,不亂于情,修為才能精進。”

    沉吟了一會,太微繼續說道:“我倒是萬萬沒有想到,有朝一日你竟敢忤逆天后。”

    潤玉拱手拜道:“孩兒知罪,當時情急,孩兒無暇多慮。”

    天帝笑著解釋道:“為父沒有趕去,也有考驗你的意思,想不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日后,制衡天后和鳥族,就靠你了!”

    潤玉難以置信地看著太微,這幾萬年來,今天,他才第一次清楚認識自己的父親:“父帝?”

    太微嘆口氣說道:“你還年輕,等你多活幾萬年,你就會知道,人生百年,修行千載,其實在我們上神的眼里,他們都與蜉蝣無異,短短一瞬,毫無意義。”

    “滄海桑田少了他們,不會有什么變化,這便是天道無情啊!”

    聽完此言,潤玉感覺自己聽到了這世界上最大的笑話:“這幾十萬年,漫漫仙途,父帝可曾動過一絲惻隱之心。”

    天帝回到座位上,慢慢將一杯酒喝完,沉吟了一會道:“本座不憚告訴你一句話,這天帝,才是這天地間最大的囚徒!”

    看著曾經對自己關懷備至的父帝離去的背影,潤玉好冷,閉上眼睛,癱倒在地上,眼淚滑過臉龐,哈哈大笑。

    “原來,原來,我的出生,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陰謀!”

    “娘親,娘親,是我害了你!”

    “不!”

    潤玉睜開眼睛,眼底露出一絲寒光,看著天帝離去的方向。

    “他,是他,他才是這世界,這世界一切的罪魁禍首。”

    “在你心中,你根本沒有什么父子、夫妻、天倫之情,所有人在你心中不過都是手中的棋子。”

    “天道無情,父帝,潤玉受教了!”

    潤玉看著自己的手掌,似乎還有娘親身體的余溫,囈語道:“活下去,那些殺不死你的,只會更加強大!”

    沒過幾日,錦覓和旭鳳歷劫結束,回到天界,眾仙齊聚,見證封仙大典。

    媳婦回來了,潤玉勉強打起精神來到九霄云殿,易白則早早找一處偏僻的地方坐下,看好戲。

    水神風神也被易白拉了過來,滿意看著來到大殿的錦覓,不過看到一旁和錦覓神色親密的旭鳳,皺起了眉頭。

    天帝看著錦覓,似乎看到逝去的梓芬,老懷安慰。

    “你們回來了,所謂寶劍鋒從磨礪出,歷劫雖苦,但終能助你們成大器。”

    “錦覓也該是時候繼任花神之位了。”

    天后怎能允許錦覓接任花神,這樣潤玉有花神、水神、風神三座大靠山,旭鳳繼任帝位的機會就更加渺茫了,連忙辯解。

    “陛下,錦覓雖然歷劫歸來,但此番命數有變,并未嘗到人間七苦中的老苦,算是歷劫失敗,尚無資格返回天界襲花神之位。”

    水神看著這天后險惡的嘴臉,感覺從來沒有這么討厭過,緩緩道:“錦覓此番歷劫有變,皆因一天神私自下界擾亂了錦覓的命數。”

    涉及到自己的兒子,天后瞪著洛霖:“水神,你這是何意?”

    旁邊的旭鳳站出來道:“旭鳳私自跳下轉世輪盤,亂了錦覓仙子的命數,乃是旭鳳的過錯,與錦覓仙子無關,還請父帝責罰。”

    旭鳳既然擔下過錯,天帝隨意道:“旭鳳,你身為火神卻如此不識大體,那本座就罰你在棲梧宮緊閉三個月。”

    “遵命。”

    天帝繼續說道:“至于錦覓,本座現在宣布,你位列仙班,晉升上仙,既晉升上仙,理應承襲花神之位。”

    錦覓連忙拒絕道:“多謝陛下抬愛,只是錦覓資歷尚淺,玩心很重,怕不能擔此重任,況且錦覓還想與父親同享天倫,望陛下收回成命。”

    潤玉在一旁看著錦覓絕世的容顏,漸漸癡了,他好想這一切很快結束,他有很多話想要和她說。

    易白則是注意到錦覓看旭鳳的眼神,目光溫柔,臉上帶笑,這小葡萄竟然開了情!

    淡淡為潤玉默哀,這次可不是我坑你了,哈哈哈。

    人生不如意之處,十有**劃掉,每天都有

    天帝嘆口氣:“錦覓,你是打定了注意不想當花神了,也罷,畢竟你還年輕,等你成了親,定了心,再襲花神之位也不遲。”

    “說起來,潤玉和錦覓也該定個婚期了。”

    “父帝,我不同意!”

    旭鳳一句話引起眾人的注視,直視天后審視的眼神,旭鳳毫不猶豫站出來道:“我與錦覓在凡間已定終身,還望父帝成全。”

    眾仙幾乎都是驚呆了,這錦覓和旭鳳的兄長定了婚約,堂皇九霄云殿之上說出這樣的話,這臉都不要了嗎?

    “砰!”

    天帝憤怒地拍了桌子:“荒唐,旭鳳,你可知道你在說什么?”

    錦覓溫柔地看了眼旭鳳,無視潤玉心碎的樣子,同樣跪在地上:“陛下!”

    水神有點懵,這錦覓就算了,從小不在自己身邊言傳身教,不知禮數。

    這旭鳳還真的以為這世間之事,可以為所欲為,就連長嫂也堂而皇之地索取。

    天后火系靈力沸騰,這爐火純青,靈力涌到頭部,真正的臉都氣青了。

    看著錦覓那小妖精樣的身材和臉蛋,天后攥緊了手,強行忍住,才沒有直接在這眾仙面前出手,將她燒為灰燼。

    易白看到天后把注意力放在錦覓身上,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這旭鳳的生母天后就是殺害梓芬的兇手,水神自然不會同意他們在一起,三位家長同時否決,這場鬧劇便落下了帷幕。

    火神旭鳳被卸了軍職,夜神潤玉暫時統領天界軍隊,錦覓當然被水神帶回去嚴加看管。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