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鼠行諸天萬界 > 第84章 冷笑
    這天界的花邊新聞最近在六界廣為流傳,虧了的福,甚至有當日的視頻到處傳播。

    也不知道是那位仙人,用的全方位無死角拍攝,天后都快氣炸了,還找不到出處。

    如今上天界已經禁制攜帶拍攝設備了。

    而旭鳳在天界的威望可以說是一瀉千里,欺負兄嫂之名可以說是坐實了,別說以后能當天帝了,這火神之位能不能保住,都是未可知。

    紫方云宮,天后到處在掀桌子,砸家具、裝飾。

    “滾,全都給我滾!”

    “報告天后,那錦覓又去棲梧宮,火神被天帝叫去御花園去訓斥了。”

    天后靈力涌動,咬牙切齒:“都是這個狐貍精,都是這個狐貍精,你娘勾搭我夫君,你勾搭我兒子,不知廉恥,好的很,好的很。”

    錦覓哪里知道人心險惡,被一棲梧宮熟識的侍女帶到一處陌生的宮殿。

    當看大門被關上,自己一人獨自面對天后的時候,錦覓才發現,自己又被騙了,狠狠敲了下腦袋,想起墨玉師兄平時的教導,自己為什么不留個心眼呢。

    天后看著眼前驚慌失措的錦覓冷笑,她有無數能干的手下,但是她還是喜歡親眼看見敵人落在自己手上的表情,喜歡聆聽敵人死前的哀嚎。

    梓芬如是,簌離如是,這錦覓亦如是。

    “錦覓仙子,哦,不對,現在該叫錦覓仙上了,你叫本座好等啊!”

    錦覓乖乖服軟,施了一禮:“拜見天后娘娘,錦覓本是去瞧老君煉丹,被仙童誤領到此,打擾了天后娘娘,那錦覓先行告退了。”

    牢記師兄的教誨,跑路要緊,哪知道回過頭就撞上了結界,錦覓摸了摸額頭,看來這遁術不管用了。

    看著錦覓,天后笑了笑:“本座一直好奇,錦覓仙上真身究竟為何物?不如這樣,乘著今日良辰,我們煉上一煉,也讓本座開開眼界。”

    說完就毫不客氣打開早已經準備好的法陣道:“業火分為八階,螢火,燭火,薪火,想來對你不起作用,我們便從第四階,純釀之火起試。”

    “想當年,你母親能挨到最后一階,琉璃凈火,卻不知道你能撐到第幾階,本座十分期待。”

    這都已經把殺意放到明面上了,錦覓感覺這再服軟也沒什么意思了。

    錦覓心頭有些興奮,但表面上不形于色,只是嘴角微勾,一副似笑非笑的冰冷氣質,這是他們家的傳統。

    按照師兄的說法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冷笑就絕對不會吃虧!

    看到錦覓那笑臉,天后感覺自己折磨仇人的快感瞬間沒了,氣惱至極。

    “笑,我看你一會還能不能笑出來,我們就直接從第八階的琉璃凈火開始吧。”

    錦覓感覺有點懵,師兄好像在坑她。

    琉璃凈火焚燒萬物,直接就將錦覓的水系術法破開,卻撞上一道禁制。

    看到這禁制出現,錦覓放下心來,這師兄施加的禁制,每次旭鳳想和自己親密的時候都會出現。

    旭鳳費盡了心思都破不開,估計能撐到爹爹趕來吧。

    天后看著在琉璃凈火中還有閑暇到處打量的錦覓,不時竟然還對自己冷笑一下,氣的嘴唇發抖。

    “老娘今天就看看你這烏龜殼能撐多久。”

    錦覓感覺這冷笑好像不是師兄說的那樣,用來對付敵人的,看起來是用來氣人的。

    不過,看著天后越憤怒,她越開心。

    “呵呵,天后娘娘,你沒吃飯嗎?”

    “要是沒吃飯,我這里還有點葡萄干,要不要來兩顆?”

    “你,你……”

    “轟!”

    大門結界突然被強行撞開,易白給錦覓設置的禁制就是禁制開啟的時候,天上就會出現一把高達萬丈的巨劍,如此明顯的標記,敵人一般發現一會攻不開都會遁走。

    水神沖了進來,看到女兒正在被天后用琉璃凈火煅燒,眼睛都紅了,連忙查看錦覓的情況。

    天帝同時趕到,感覺難以置信。

    “荼姚,這么多年來,我一直再告訴我自己,你只是脾氣暴躁一些,言語不饒人,如果不是親眼目睹,竟不知你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被當場抓獲,荼姚自知一切都完了,憤怒的叫道:“錦覓這小妖孽,完全是那人形容再生,如今更是迷亂我兒的心神,我定要除了她。”

    “弒吾愛,戮吾女,此仇不共戴天。”

    洛霖運起周身靈力,就準備將天后斬了。

    天后也不想抵抗了,心如死灰。

    一道火紅身影閃過,旭鳳及時趕到,擋在了天后面前,生受了水神一擊。

    “鳳凰!”

    錦覓心疼地喊了一聲。

    “旭兒,旭兒。”

    天后抱著倒在地上的旭鳳,傷心大叫,從未覺得自己做錯的她,有了一絲后悔。

    旭鳳竭力睜開眼睛,壓住體內傷勢,緩緩向水神道歉:“水神仙上,我母神殺害先花神,重傷錦覓,罪孽深重,旭鳳愿代母受之,只求仙上能留我母神性命。”

    天帝聽完,指著怒道:“什么?梓芬竟然是為你所害,來人,將天后壓入毗娑牢獄,削去后位,永生不得再入神籍!”

    冷眼旁觀,天后被天帝保護,洛霖深深看了眼太微,拉住想要查看旭鳳傷勢的錦覓。

    “我們走!”

    不遠處的剛要趕來的易白,看到天后落魄的模樣,心中一定,大計就要成了。

    可以先和潤玉報個喜,不然整日有月神和鄺露照顧著,實在太幸福了,哼,去當個大燈泡。

    一腳將不知道被誰關起來的大們踹開,易白大聲喊道:“潤玉,潤玉,天后被關進大牢了。”

    正在和月神對弈的潤玉看著倒在地上的大門,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月神也勾起了嘴角。

    走到潤玉面前,仔細瞅了瞅,易白發現這潤玉的臉色好了很多,眼神清明,靈力純凈,竟是從迷障中走了出來。

    潤玉無視易白的審視,靜靜看著棋盤落下一子。

    月神寒舒,清冷孤傲,思考了片刻,也隨手落子。

    易白感覺自己受到了輕視,用胳膊拐了拐一旁侍立的鄺露。

    “哎,天后被抓了!”

    鄺露無奈地看了眼易白,放下茶杯,施法將大門修好。

    “墨玉仙上,您的修為雖然深不可測,但是這心境修為嗎,與我家殿下就差之甚遠了,下次來的時候,能不能敲個門,或者你直接飛進來也行啊!”

    “我璇璣宮清寒,可沒有你這個大財主那么富裕。”

    易白感覺很是無趣,這三個完全把自己排除在外了,搞的就像是一家人似的,我才是先來的啊。

    果然,龍的性格都是博愛,沒一條好東西。

    ()

    搜狗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