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鼠行諸天萬界 > 第102章 異火大盜
    藥族,這是一塊獨立于斗氣大陸的空間,由藥族的先祖一位斗帝強者開拓,在歷代斗圣強者的擴張下,就算是容納幾百萬藥族之人也很遼闊。

    今天是藥族族長的孫女藥姍的生日,一位男子蒙住她的眼睛,用熟悉的聲音說道:“寶貝跟我來。”

    輾轉半小時后,男子說:“睜開眼睛吧。”

    藥姍看著周圍陌生荒涼的一切,滿懷期待地問:“然后呢?”

    男子沒有回答,從女孩身上拿出報警的玉簡遞給女孩。

    女孩臉蛋通紅,羞道:“這荒郊野外的,不太好吧,再說這報警玉簡只有在生命危險的時候才會激活,一般的進進出出沒關系的。”

    男子冷冷地說道:“通知你爺爺,就說你在我手上。”

    九幽風炎、龜靈地火、火云水炎到手,易白解除變化效果飛快跑路。

    炎族獨立的空間,易白繼續變成熟人敲悶棍,獲取到八荒破滅焱、紅蓮業火、火山石焰、九幽金祖火的本源。

    這個時候易白才發現,自己的千變萬化的技能是多么牛逼。

    簡直是偷盜搶劫,殺人越貨,敲悶棍,偷香竊玉,無惡不作的最佳技能。

    反正這些遠古八族一個個家大業大的,易白也只是截取一點異火本源,養個幾百年就恢復了。

    按照往常的規矩,易白是想交易的,不過這些大勢力一個個鼻孔都快朝天了,根本不鳥他。

    再加上自己家大業大,強攻的話,以遠古八族那暴脾氣拿天目山脈開刀就不好了。

    易白心安理得地拿著搞到的本源,繼續自己的閉關享樂大業。

    遠古八族之間本來就是矛盾重重,如今又發生了這些事,互相猜疑,特別是最強的古族和魂族,都懷疑是對方干的,見面就要噴兩句。

    天目學院還是一如往常的熱鬧,上課聲,各類魔獸的哭聲,慘叫聲,打斗聲不絕于耳。

    每一屆的畢業生都越來越優秀,很多優秀生尤其對回來當老師特別感興趣,特別是收到錄取通知的時候,笑容逐漸變態。

    初三年級,正在上課。

    劉白在紙上面認認真真地寫下‘我喜歡你’四個字,然后跟他的同桌葉欣藍傳音道:“哇!我這幾個字好漂亮啊!你快來看!”

    葉欣藍看了一眼,笑著回道:“這還叫好看啊,看我給你寫幾個字。”

    然后劉白就看到她在那張紙上面認認真真地寫下:“我也喜歡你。”

    隨后抬起頭,素手輕輕撥開劉海,望著劉白,目光如水。

    心湖起了一絲波瀾,劉白默默在桌底下握住她的小手。

    后排的阿三看的很酸,從書桌里面拿出一塊檸檬放到嘴里面,更酸了。

    坐在阿三一旁的唐火兒大眼睛閃了閃,好奇地問一旁認真聽課的君墨竹:“竹子,為什么好多男孩子喜歡讓女生叫他爸爸啊?”

    君墨竹眉頭一皺,上課為什么不認真聽講?默默撥開火兒抓住自己的衣角。

    阿三一聽,連忙喊道:“這個我知道,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阿三!”

    教室突然靜了下來,隨后就是哄堂大笑,金石作為天目學院的副校長親自上課,竟然有學員破壞秩序,其他學員成績好,談情說愛自己也懶得管。

    你一個留級生竟然還這么囂張?

    一掌便將阿三打了出去,隨后就是一套組合拳,過了一會,看到阿三已經鼻青臉腫,奄奄一息。

    金石拍拍手,招呼一旁早已經等待好的醫生:“抬走,慢慢治,有些特效藥也可以嘗試下。”

    醫生擺了個明白的手勢,表示自己一定要好好招待他。

    唐火兒瞥了眼阿三,便繼續糾纏君墨竹問道:“竹子,剛才阿三是什么意思啊?”

    君墨竹沉吟了一會,感覺阿三的話似乎大有深意,看來自己還小看這個同桌了。

    “我也不太懂,等我回去想好了,再回答你,先上課!”

    唐火兒撅起嘴巴,失落地趴在桌子上:“好吧!”

    學生的生活總是那么無憂無慮,當然天目學院的學生可能還會有那么一點血腥,畢竟大家都是魔獸嗎,皮糙肉厚的,捶一頓也能多鍛煉肉體。

    山頂,享受凰靈兒的按摩,易白看著系統面板上火系法則99%陷入沉思,難道是自己的打開方式不對?

    閉上眼睛,吃幾顆凰靈兒剝好的核桃和松子,再喝點果汁,睡了一會再次打開面板。

    ????_??`

    易白揮手讓凰靈兒下去,吩咐道:“讓小石進來。”

    “金石拜見大王。”

    看到大王隨意躺在哪里,金石卻感覺到分外安心,幾十年間,鼠族的實力可以說是爆炸級提升,以前就算斗宗也能隨便來欺負兩下。

    如今就連斗尊想吃個竹鼠也要到鼠族自家的燒烤店來,要是私自抓捕鼠族被發現了,很可能第二天早上起來,自家內褲是什么顏色,和老婆什么姿勢都被人爆了出來,當然還有視頻。

    想來天目山脈報復,還沒進去就發現自己一身斗氣完全用不出來,站在門口挑戰,結果人家隨意派出來一隊人,自己一個都打不過。

    最后只好灰溜溜的道歉,并且還要獻上賠禮,至于那些傷害開啟靈智的天目山脈一系的鼠族,如今的墳頭草已經幾米高了。

    當然只要遵守天目山脈的法律,有一把子力氣,不懶,日子過的還是很舒服的。

    要是有什么特長的話,那日子就過得更舒坦了,像什么吹簫,以靜制動,七上八下,深入淺出,一瀉千里……

    易白抬抬眼,這躺下就不想起來了,懶洋洋地問道:“最近有收集到其他異火的情報嗎?”

    金石思考了一會,拿出玉簡翻了翻資料回道:“魂族有點特殊,內部空間我們鼠族只能摸到位置,進去就比較難了,情況未知,至于古族的金帝焚天炎被古薰兒帶出了中州。”

    “古薰兒?”

    金石點點頭:“就是那個擁有古族神品血脈的絕世天才,如今被古元那老東西派到沒落的蕭家,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易白從躺椅上爬起來,伸了個懶腰:“感覺都有點生銹了,正好出去轉轉,看看異域的風景,這邊的事,你自行決斷吧,穩妥為主。”

    金石彎腰,低聲道:“能為大王分憂是小鼠的榮幸。”

    “小凰,出去玩嘍!”

    ‘唳!’

    一聲鳳鳴,身長超過四十米,又長胖了不少的凰靈兒飛向天空。

    遠遠傳來一聲疑問:“小凰,我怎么感覺你胖了不少?”

    “胡說,我只是變強了!”

    ://8/54_54794/401832311.h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8。8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