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歷史軍事 > 甜蜜系暖婚 > 第65章意外還是故意?
    “不過你要是有心學習,演技一定會慢慢提升起來的。

    你有一個知名度夠高的表姐在前面給你做鋪墊,不怕紅不起來。”盧國斌看著沈心妍笑了笑。

    沈心妍覺得盧國斌真是高看了姜若瞳了。

    她姐什么尿性,自個兒還能不清楚么?

    讓她姐給自己找資源,給介紹個角色什么的,不求都沒有,哪回能主動給她這個當表妹的找個好的戲了?

    沈心妍也不求什么女二女三,可怎么著也得給她介紹個女四女五女六之類的啊,有時候讓她去演的角色,連臺詞都沒有。

    就這樣的龍套演員,她演技能提升得起來才怪了!

    看沈心妍臉上閃過的抱怨,盧國斌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你還年輕呢,好好學,將來肯定有不錯的前程的。”盧國斌拍了拍沈心妍的肩膀道。

    沈心妍露出一抹感況后,才急忙趕過來。

    “微微,你傷得嚴重嗎?”姜若瞳擠開人群后,仔細看了艾微微的燙傷,臉色一下就變了。

    “馬上去醫院,我送你去!”姜若瞳說著,第一時間就準備帶著艾微微去醫院。

    臨出門的時候,她扭頭對劇組里的工作人員說:“別讓那個化妝師走,我一會兒再回來跟她算賬!”

    這事兒鬧得動靜不小,把導演陳堅也驚動了。

    姜若瞳臨走撂下的話,他聽見了,也交代了下去,讓那個化妝師留下來承擔責任。

    這名化妝師叫yoyo,也是經人推薦介紹入組的。

    陳堅沒想到這個人第一天進劇組工作就捅了這么大的簍子出來,心里對她有些微詞。

    yoyo卻惡人先告狀,跑到導演跟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早上跟姜若瞳先是鬧了一點小小的誤會,沒想到姜若瞳居然記恨上了她。

    燙傷姜若瞳助理艾微微這件事,純屬意外!

    她不是故意的,也愿意承擔起對方的醫藥費,給與補償,但要是想要冤枉她是故意傷害對方的話,她也是不認的。

    陳導并不知道內情,也沒有親眼看過當時事件發生的情況,不好予以反駁,只是和和氣氣的跟yoyo說,等姜若瞳回來了,這件事要怎么解決再商量。

    艾微微被燙傷的事情,陳瑾珊也聽助理龔碧瓷說了。

    她挑挑揀揀的扒了幾口盒飯里的飯菜,直接合上了蓋子,冷笑一聲說道:“就她一天到晚的是非多。

    我覺得吧,這件事明顯就是意外的性質居多呀,她要鬧大,真心是沒必要。

    下午還有一場戲,趕緊拍完了大家都好收工,她要是不依不饒的鬧一場,不定得拖到什么時候開拍呢!”

    龔碧瓷看自己家藝人這么說,原本堵在嘴里的話也噎住了。

    她一聲不吭的將陳瑾珊吃剩下的飯菜收拾下去。

    陳瑾珊卻發現了她這小助理好像情緒有點兒不對勁了。

    “哎,你這是怎么了,有事兒?”

    “沒,姐,我能有什么事兒。”龔碧瓷扯了扯嘴角。

    陳瑾珊翻了個最具她標志性的白眼,不疾不徐的開口:“你是當我眼瞎啊?有事就直說,別跟我藏什么心眼。”

    龔碧瓷也了解自家藝人的性格,知道她既然已經看出來端倪,不打破砂鍋問到底,她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想了想,龔碧瓷就壓低聲音對陳瑾珊說:“姐,你不覺得微微被燙傷的程度有些厲害了么?”

    “燙傷程度?”陳瑾珊沒看到艾微微的傷勢,也不知道她到底傷得怎么樣了。

    龔碧瓷就點點頭,接著說:“我聽人說微微傷的挺嚴重的,皮膚當場就紅起來了,還起了很多的水泡。

    姐,你想,飯盒和那些湯送到咱劇組來的時候,肯定沒有剛出鍋那么燙了呀。

    而且還是刷鍋水那種湯,都打開了蓋子敞開了晾的,哪有可能會那么燙?

    可偏偏這湯就燙傷了微微”

    陳瑾珊一聽龔碧瓷這么一通分析,還真覺得有幾分道理。

    “那你的意思是說那個yoyo是故意要燙傷微微的?

    這要害一個人總得講究一個動機吧?

    她跟微微無冤無仇的,這是想干嘛呀這是?”陳瑾珊一臉狐疑不解。

    龔碧瓷哎呦了一聲,哭笑不得道:“姐,那肯定是沖著若瞳姐去的唄!”

    “你喊誰姐呢?”陳瑾珊聽了自家助理喊姜若瞳,有些不高興了。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