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都市商戰 > 第一首席:豪寵酷拽壞寶貝 > 第3293章 還有別人的存在
    他實在是不習慣在他睡覺的屋檐下,還有別人的存在。當然,紫若兮不能算在內。

    后來沒辦法,只能是讓秦嵐回顏遠別院,或者是到山下的別墅去住。秦嵐見紫若兮的身體也沒有什么大問題了,住到了山下的別墅去,每天沒事的時候才上來陪紫若兮坐會兒。今天看這樣子,應該是秦嵐沒在。

    張云云進了別墅以后,邊換鞋,一邊打開了別墅的燈。整個別墅瞬間明朗了起來。想他以前多少年都是這樣過來的,回來一個自己一個人面對著這么個空蕩蕩的別墅,而今天,剛才在外邊看著這黑漆漆的別墅,他竟然是有些不習慣。換好鞋,張云云到了二樓他和紫若兮的房間。一推門,門鎖著呢。

    張云云挑著眉,忽然苦笑了一下,果然是生氣了?

    “丫頭。”叫了一聲,里邊沒人應。張云云無奈的笑了一下,“餓了嗎?阿孟給你做蝦仁粥,好嗎?”他的聲音輕柔,里邊的紫若兮卻眉頭緊皺。

    看了眼身邊熟睡的林菲可,幫她把聲音隔離,確定她不會醒來才放下了心。再聽外邊張云云還在輕聲細語的說著,她的唇角終是不著痕跡的勾了一下。

    但是卻沒有去開門,讓他誤會一下自己生氣也好,畢竟這種被人閃爍其詞的感覺,并不太好受。“舅媽今天沒有過來,給你打電話了嗎丫頭?”張云云還在門外,還在問著。

    可里邊死活不理他。張云云苦笑一聲,揉了一下眉角,接著哄。“丫頭,今天譚子睿來電話了,說安逸橋在監獄里流產了,被保釋出來了。”

    紫若兮目光一閃,眼睛微瞇。

    安逸橋流產了?她居然懷孕了?那懷的應該是譚子健的孩子吧?

    現在算算她跟譚子健發生關系的時間,也有兩三個月了,居然流產了?

    紫若兮摸了一下自己已經微凸的小腹,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

    “想知道是怎么的嗎?”

    張云云依然在外邊誘導著。

    “顏遠別院開業那天,子睿本來就收到了消息,想引你一樂的,卻沒想到那天忽然發生了事情,他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再見到你。”

    “子睿說,顏遠別院開業的那天,譚子健去了監獄,到了那邊狠狠的打了安逸橋一頓。”紫若兮抿抿唇,眼中冷光閃過,安逸橋居然出來了。

    不過,出來了也好,從林妙麗的事她得到的結論,像這樣礙眼的蟑螂臭蟲還是一次性解決了比較好,不然省的什么時候死灰復燃又蹦到她面前來惡心她了。

    “她被放出來了,不如咱們今天晚上去‘看看’她?”張云云在門外,仔細的聽著里邊的動靜,可還是一點聲音都沒有,但是,聽呼吸聲,應該是兩個人的?他不由的挑了下眉。

    此時,睡在紫若兮身邊的林菲可也終于醒了過來。睡眼惺忪的看著紫若兮,見她眼中的冷意,瞬間清醒了過來。

    “紫若兮,你怎么了?”紫若兮看著林菲可,臉上的冷意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絲絲暖意,她伸手揉了下林菲可的發,“沒事,心情稍微好點了嗎?”

    林菲可甜甜的笑了一下,點點頭,“我跟你說,哭,果然是個好東西,你都不知道,我這段時間心里別扭死了,今天哭了一陣,果然好多了。嗯紫若兮,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別擔心了,好好的養咱們的寶寶,對了他會動了嗎?”

    林菲可果然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咋咋呼呼的趴到紫若兮的肚子上聽起了里邊的動靜。紫若兮無語的任由她在這里胡鬧,只要她開心就好。“咕咕”聽了半天,沒有聽到紫若兮肚子里的動靜,林菲可的肚子倒是先叫了起來。她撇撇嘴坐了起來,“我餓了紫若兮。”“嗯,那走,吃飯去,蝦仁粥,好嗎?”“好!”林菲可一下從床上跳了下來,粉嫩的臉上因為剛剛睡醒,還微微泛紅,這樣子,真是可愛的像是個小姐姐。紫若兮忍不住笑了一下,披上一件衣服從床上下來。笑了笑。很開心很高興。

    “走走走。”林菲可拉著紫若兮出門。一開門,見到杵在門口的男人,林菲可怔了一下,而后變的一臉驚悚。臥槽,這是個什么狀況!為什么紫若兮她家的阿孟會杵在這里?杵在這里也就算了,這一臉的委屈呵無奈又是怎么回事?

    難道是嫌棄她搶了他的床?“孟二爺?”林菲可試探的問了一聲。卻見張云云還是一臉委屈的看著紫若兮。而剛才站在她身后的紫若兮此時已經到了越過她到了前邊,理都沒理張云云,拉著她直接下樓去了。張云云見紫若兮那一臉倔強,完全一副張云云勿近的表情,又是一聲苦笑。

    丫頭的氣性居然這么大,這次幫易明杰幫的他似乎有點虧。而林菲可,此時也終于反應過來了,現在她要是再看不出來兩人在鬧矛盾,她就是傻子。不過,讓她覺得格外新奇的是,沒想到像紫若兮這樣的居然也會如小女孩一般的耍脾氣。

    在她的印象中,紫若兮可是從來都是成熟大方,雖然性子清冷,但是也知書達理的啊。嘖,現在能看紫若兮這樣的耍一次脾氣,也算是開眼了,在看看被甩在身后的阿孟,林菲可很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阿孟大概這輩子都沒有吃過這種癟吧?兩人到了樓下以后,紫若兮看到廚房果真放著一盒鮮蝦。可是紫若兮和林菲可兩人你看我,我看你。“林菲可,會煮蝦仁粥嗎?”

    “不會。”林菲可一臉茫然,她以為下來就能吃的。“我也不會”紫若兮郁悶的說了一句,順便問了一聲空間中的小魚兒,“小魚兒,會做蝦仁粥嗎?”“哼,那么low的東西,本座從來不做。”

    跟著兩人下樓的張云云,聽到這對話,終于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來。低沉的嗓音回檔在別墅中,震的人心口發麻。“需要大廚嗎?寶貝?”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