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網游科幻 > 長樂歌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拜年巧遇
    大年初一,拜年吃酒才是正經。

    那廂間,官員下朝后,便呼朋引伴,匆匆而去。

    陸信也和陸尚,在陸修等人,以及陸閥一眾官員的陪伴下,從應天門出來。

    按說,之前上朝時沒時間說閑話。這會兒下了朝,各位閥主總要過來道聲賀,說幾句客套話吧。可夏侯霸帶著裴邱、謝洵徑直離去;梅怡也看都不看陸信一眼,便上了馬車。只有崔晏和衛康等在應天門外,含笑朝著陸閥新舊兩位閥主抱拳道賀。

    “多謝多謝,往年承蒙關照,往后還請繼續關照。”陸尚也含笑還禮。

    陸信也依然保持著一閥之主的風度,仿佛絲毫沒受那些人的影響,十分客氣的向兩位老前輩見禮道謝。

    “別在這兒杵著了,沒別的事兒,就一起到我們那兒喝一杯去。”陸尚盛情邀請兩位閥主。

    “我倒是沒什么事兒,就看老令君的了。”衛康笑吟吟的看著崔晏,仿佛絲毫沒有因為衛慶的禮部尚書被奪,而心生不快。

    “老夫確實有點事。”崔晏先是面露難色,旋即話鋒一轉,拉著陸信的胳膊道:“不過是找陸閥主商量兒女親事來著。”

    “哦,哈哈哈……”眾人聞言不禁大笑:“那這酒,更要喝了。”

    “走走,同去同去。”諸位閥主和閥中高層便分頭上車。

    上車時,陸信看看左右,沒瞧見陸云的影子,便問跟在后頭的陸松道:“那小子跑哪去了?”

    今日大朝會,在京的官員都要參加,陸柏陸松等人自然不能缺席。就連陸云,雖然沒有官職,但是皇帝欽點的圣品,享受五品官的待遇,當然也要來給皇帝拜個年了。

    “呃……”陸松眨眨眼道:“剛才下朝時還瞧見他呢,怎么一轉眼就不見了呢。”

    “閥主,別聽他胡說,”陸柏就正經多了,忙沉聲稟報道:“陸云和大皇子約好,出去拜年去了。”

    “哦……”陸松原本還擔心,陸信會讓他們把陸云尋回來,沒想到閥主只是點點頭,便上了車,根本沒有要干涉陸云的意思。

    “我怎么就沒有這么好的爹啊?”陸松羨慕的看著陸信的馬車緩緩向前駛去。

    “小子,你皮癢了是吧!”誰知這話,卻讓陸俠聽了個正著,提起醋缽大的拳頭,就要收拾兒子。

    “大年初一就開張啊……”陸松怪叫著落荒而逃。

    。

    大皇子那輛外觀樸素,內里奢華的馬車上。

    紅光滿面的皇甫軒一手持壺,一手端著杯鐘乳酒,激動的看著陸云,嚷嚷道:“你小子,嘴巴扎得真嚴實。昨天知道你爹成了大宗師,把我激動的一宿沒睡啊!”

    也不知是鐘乳酒的作用,還是因為人逢喜事精神爽,素來穩重的皇甫軒,手舞足蹈的像個大馬猴。

    “家父二十九才出關,出來還沒說話出門了,然后就遇上那檔子事兒,我知道的也不比你早。”陸云微笑著解釋道。

    其實這幾天,他的心情也十分明朗。雖然當初進京時,陸云便定下了幫助陸信奪去陸閥閥主的計劃,但哪怕是最樂觀的估計,三五年時間總是必不可少的。誰能想到,自己的皇祖母和叔爺爺仍在世上?還送了個超級大禮包給自己?

    結果不到一年時間,陸信一步登天,火速當上了陸閥閥主。這意味著陸云終于有了陸閥的全力支持,能做的事情一下就多了起來!比如今天他要去做的事……

    這真是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好吧好吧,你說什么就是什么。”皇甫軒現在將陸云奉若神明,以至于馬車兜兜轉轉,走了好長時間,他才想起來問一句道:“咱們這是要去哪?”

    “天師府。”陸云輕聲答道。

    “啊……”皇甫軒面色一變,有些結巴道:“不,不對吧,天師府就在紫微宮左近,咱們早就該到了。”

    “不是得等你酒勁過去嗎?醉醺醺的上門,污了道家的清凈之地。”陸云拿起銅壺倒一杯水,遞給了皇甫軒。

    皇甫軒接過水杯,猛地喝了一口,便使勁咳嗽起來。

    好一會兒,他才苦笑著對陸云道:“聽說那位天女,對誰都不假辭色,什么裴元紹、崔白羽登門求見,都吃了閉門羹,咱們大過年的,就別找不自在了。”

    “正是因為過年,人家才不好閉門謝客。”陸云白他一眼道:“你的幾個弟弟都已經去拜過年了,這會兒差不多該出來了。你不露個面,也不合適吧?”

    “唉,那好吧……”皇甫軒認命的點點頭。

    陸云搖頭笑笑,敲了敲車廂壁,車夫便不再繞圈子,徑直駛往天師府去了。

    。

    不一時,馬車到了天師府門前,車夫趕忙跳下車,將錦墩放置好,打開了車門。

    “下車吧。”皇甫軒深吸口氣,整理下衣衫,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不著急,再坐會。”卻被陸云一把拉住。

    “你還等什么?”皇甫軒不解的看向陸云,便見他指了指停在天師府門前的另外幾輛馬車。那些馬車上,皇家和夏侯閥徽章,在日光下相映成輝。

    “他們還沒走……”皇甫軒一陣頭大如斗。

    “沒走就對了。”陸云哈哈一笑,看到天師府門洞中有人影晃動,他才施施然下車道:“我等得就是他們。”

    “唉,這大過年的……”大皇子和陸云廝混久了,焉能不知這魔星的性情?苦笑著跟下了馬車。

    等到兩人下來馬車,正碰見那三位殿下和夏侯榮光、榮耀幾個表兄弟,一大群人從天師府出來。

    兩幫人一邊要進門,一邊要出門,正好堵了個正著,誰也沒法通過。

    夏侯閥的武士跋扈慣了,見有人竟敢擋三位殿下和自家公子的去路,馬上揚起馬鞭驅趕道:“好狗不擋道,滾一邊去!”

    “狗才安敢放肆?!”陸云這邊的車夫,也揚起了馬鞭。長鞭如電,后發先至,直接將那武士連人帶鞭卷飛起來,摔到了天師府門口的大石獅子上。

    那武士登時昏死過去。

    這下,三位殿下和夏侯兄弟全都變了臉色。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