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玄幻修真 > 農園似錦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啟齒
    瓜果鋪子前,每天都不斷排隊的人。 ()今天排不到我,明天排不到我,后天總能排到了吧?一時之間,京一瓜難求。

    跟靖王府關系不錯的,想方設法地走關系求購西瓜。幸好靖王妃不在京,要不然夠她煩的!她在唐古躲清閑,可苦了靖王了。你能想象每天下朝的時候,都有人在朝堂門口堵他,以前見面只不過點頭之交的,都來跟他勾肩搭背地拉關系套交情。為了能夠買幾個破西瓜!什么時候,同僚有這么多吃貨了?

    “靖王殿下請留步……”正慶幸今天沒有人在殿門前等他的靖王,打算趁著后面人沒出來早點離開,不料卻被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

    一回頭,原來是當朝的鐵面宰相袁慕凡。兩人素日并無瓜葛,因政見一個激進,一個穩扎穩打,經常在朝堂爭得面紅耳赤,平日里見面也不過維持點子的點頭之交。袁宰相并不是注重口腹之欲的人哪,此時叫住他所為何事?

    被靖王疑惑的眼神盯得老臉微紅的袁慕凡,用咳嗽聲掩飾自己的窘迫。如果可能的話,他真不想有求于人,還為了這個難以啟齒的理由。沒辦法,孝道大于天。為了讓父親能在京城多待幾日,讓他這個做兒子的在膝前盡盡孝道,他豁出去這張老臉了!

    “請借一步說話!”袁宰相把靖王請到附近一處茶館,要了個雅間,點了壺好茶。

    靖王喝了口香茗,把幫著泡茶的活計打發了,見袁宰相遲遲不肯開口,便直接問道:“袁宰相可是有什么難處?如果朱某能幫的,一定在所不辭!”

    靖王遺傳了太皇的豪爽性格,最討厭人的婆婆媽媽。

    袁宰相一咬牙,把自己所求的事一口氣給說出來。原來,袁宰相的父親,一代大儒袁斯年好不容易回京一趟,在兒子家住了沒多久,聽說京城有賣西瓜的了,非要回唐古鎮,嘴里總是念叨著:“小草丫頭家的西瓜該熟了,好久沒吃小丫頭鹵的豬頭肉了,這周不知道小丫頭又給她弟弟開什么小灶了……”滿腦子惦記得都是吃的!

    袁宰相的小兒子袁允曦,回京備戰秋闈,咱們的袁院長本來說好的,等到孫子考完再回唐古鎮的。可一聽到西瓜,坐不住了。他已經派人去唐古鎮采買了,可一來一回少說也得有個五六天的。可他父親卻越來越焦躁,一天都等不及似的,難怪說人老了脾氣越來越像小孩了。

    “靖王殿下,您看……能不能先從你家瓜果鋪種,勻兩個過來?”袁宰相萬萬沒想到,自己會有為了西瓜而去求人的時候,一張老臉臊得通紅。

    為了愛妃的瓜果鋪,靖王最近可謂是焦頭爛額,照他的意思,趕緊把那些惹事的西瓜賣光得了,都沒有想頭了,也不會得罪人。袁宰相的性格向來剛正不移,又是為了老父,一片孝心可嘉。靖王也不好拒絕,便爽快地答應了。用兩個西瓜,讓鐵面宰相欠他個人情,這買賣不虧啊!

    當即,他吩咐隨身的護衛:“去王妃的瓜果鋪,取兩個西瓜給宰相府送去。記住,別從店面進,從后院直接拿,說是本王吩咐的!”

    袁宰相感激地對他拱了拱手。靖王低頭喝了一口茶水,放下杯子道:“袁兄,如果沒有其他的事兒……”

    “多謝殿下了,改日老夫備好酒,請靖王殿下務必賞光。”袁宰相也急著回府,看看他老爹是不是又鬧著回唐古鎮了。

    靖王告辭之后,袁宰相不再停留,匆匆回到府。果然,我們的院長大人,手拎著小包袱,不顧其他人的阻攔,急吼吼地讓人備車送他回唐古。

    袁允曦見爺爺的倔脾氣又來了,也不敢過度阻攔,只是在一旁好言勸著:“爺爺,已經打發人去排隊買西瓜了。您今兒要是走了,西瓜買回來您可吃不到了!”

    “到了唐古,跟小草丫頭說一聲,西瓜你爺爺我想吃多少有多少!哪會為了一個西瓜,排了兩天隊了,還沒輪到!”袁斯年前兩天聽說京城從唐古運送一批西瓜過來,滿心高興地打發人去買,結果人家店鋪仗著有靖王府做后臺,根本不買宰相府的賬。心火燒火燎地等了兩天,連塊西瓜皮都沒等到。氣死了!回到唐古,他一定賣多多的西瓜,吃一個扔一個還有一個當球踢!

    “爺爺,珍饈樓定的雅間,今晚輪到咱家了,您要是走了,可吃不了!”袁允曦在爺爺身邊長大的,還能摸不透他吃貨的本質,要想留下他,只有用美食攻勢了!

    提起京城的珍饈樓,袁斯年更是一肚子氣,他吹著胡子道:“周家小子太不仗義了!竟然不給老夫留個專門的包間,去吃飯還得排隊等雅間!!在唐古,只要小草丫頭說一聲,我想啥時候去吃啥時候去吃,還用得著排隊?”

    余小草在唐古珍饈樓的地位,相當于半個老板,里面是有專門的雅間的。她去吃飯,或者待客,向來是不需要排隊的。不過,平時她去吃飯的機會也少,能讓她在珍饈樓請客的朋友也不多,因而平時都閑置著。

    余小草在去給小弟送加餐的時候,總會給小弟的恩師袁院長也送一份。有一次,她聽這個可愛的吃貨老頭抱怨去珍饈樓吃飯等不到位置,便大方地把自己的包間借給他用。

    也是說,珍饈樓屬于小草的那間雅間,她不用的時候,袁院長可以隨便使用。這等于袁院長在珍饈樓擁有了一個無需預約,隨時可用的雅間。這個小老頭在一干老友之很是嘚瑟了一陣兒。

    珍饈樓除了周家人,也小草這么一個專屬雅間。能夠在珍饈樓不用排隊不需預約隨到隨吃,是多么令人羨慕的一件事?袁院長老友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讓他飄飄然了一段時間。

    來到京城后,所有的優待政策都沒了。袁院長失落了……

    正當袁斯年堅持要離開的時候,袁宰相和送西瓜的人一同抵達了。

    “爹!西瓜買回來了!兒子倒要嘗嘗,讓爹交口稱贊的唐古西瓜,味道究竟如何?”袁宰相臉帶著雅的笑,似乎沒有看到老爹手里的包袱似的,讓人把西瓜抱到外院廳。

    袁斯年一眼認出下人抱著的西瓜,是余家種出來的。京的西瓜,個頭又小又難吃,西瓜還是得吃唐古余家的!

    見了西瓜,他似乎忘記了自己鬧著要回唐古的事,雙腳自動自發地被西瓜勾引走了。

    袁斯年聽到兒子的話,哼了哼,道:“等吃了你知道了!到時候可不準跟我搶啊!”

    袁宰相心哭笑不得:您當我跟您一樣啊!

    京的西瓜,是從間切開,用勺子舀著吃的。袁斯年神氣活現地指揮著下人,怎么把西瓜切成一個個三角形的塊兒,然后迫不及待地搶了一塊在手,狠狠地咬了一口。嗯,是這個味兒!甜到人的心窩窩里!

    眼角瞄到兒子驚的表情,他不無嘚瑟地道:“可惜,西瓜不怎么新鮮了!要是剛從地里摘下來,口感更爽脆清甜。”

    吃完一塊,見兒子又拿另一塊,忙阻止道:“不是說不跟你老子我搶的嗎?嘗一塊行了,怎么還吃癮了?”

    袁宰相看著至少有十五六斤重的西瓜,哭笑不得地道:“爹,這么大的西瓜,你一個人也吃不完啊!西瓜切過,放時間長了,再吃會鬧肚子的!”

    袁斯年瞪了他一眼,對袁允曦道:“允曦,給后院你母親、嫂子們送一半過去,讓她們也嘗嘗鮮!西瓜性涼,讓你嫂子注意些,別讓小孩子吃太多。”

    袁允曦是家最小的兒子,今年剛剛十七,面有兩個哥哥兩個姐姐,哥哥們都娶妻生子了,姐姐也都出嫁了。大哥的孩子剛剛三歲,正是可愛的時候,袁院長這個當太爺爺的,有什么好吃的,都會想著這個小家伙。

    袁允曦兄弟幾個背后都戲稱,也只有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小東西,能夠從“虎口”搶食了!

    因著這兩個西瓜,宰相府留住了那個嚷著要回唐古的老頑童。

    而遠在唐古的陽郡王,卻沒想到自己不過想隨手賺些零花錢的舉動,給他老爹添了多少麻煩。靖王后來寫信,狠狠地在王妃面前,告了小兒子一狀。

    此時的陽郡王,正一本正經地坐在余家種滿蔬菜的院子,悠閑地喝著茶水,欣賞著滿眼的新綠。與他的悠閑截然相反,可憐的余小草因著院的大尊大佛,在廚房里跟鍋碗瓢勺戰斗著!

    “余小草,爺想吃番茄!”春末時節,也沒多少水果吃,余家的西紅柿酸甜多汁,朱俊陽吃過的許多水果味道都爽口。

    這些日子,朱俊陽幾乎借著公事之便,天天來余家蹭飯吃。這家伙嘴巴可刁了,不是余小草親自動手,他總能挑出點毛病來。村長爺爺恨不得把這家伙給供起來,再三囑咐一定要招待好郡王爺。

    l/book/39/39845/index.html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